山海會:土地公是迷信嗎?

土地公是迷信嗎?

 

山海會

2022.10.13


不少人因為學了佛法,尤其是學了四念處,就把諸如土地公的民間信仰視為怪力亂神,以為這些都是振興佛教所必須推翻的偶像。這些人的看法我當然理解,也明白他們的用心。但我不能不表明自己為何並不贊同。而且我的不贊同並非一種政治考量,而是基於我對大乘佛法的了解。

因為菩薩道把「尊重稱嘆一切善法」視為菩薩行者的基本修行,而不會在乎這個善法被稱作什麼名字。換句話說,菩薩行者不可說基督教就只有愛心沒有智慧,也不可說因回教有一夫多妻制就不是善法。因為佛教緣起觀的修行立場應是不以自己的標準去衡量他人,也不會因一個教說「有瑕疵」就對其全盤否定。

諸葛亮尚且對後主說:「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菩薩行者必須要能稱嘆他人的「點滴之善」,雖對其「點滴之惡」也不應糊塗。如果做不到,就不是菩薩道的修行了。因為一定在內心裡還有一種觀念的執著(法執)。這就是法念處的實際修行處了。

所以對如土地公的民間信仰,若依我看都是佛法。因為大乘教的立場是「一切善法都是佛法」。有人說這些信仰常被人利用為騙財騙色的工具。要說它們是善法,有何根據?我就要指出所有這些民間信仰其實都是在用一種方式讓人「深信因果」。而因果法則不但不違逆於佛法,它其實就是大乘佛教所特別揭櫫的空義,也就是四聖諦(苦、集、滅、道)的體現。。

要一般人由空義入手而得解脫,是比較困難的。四聖諦也不大可能為大多數人所理解。但大多數人都能了解因果,也可因此而有心靈的落腳處。他們就是透過這些民間信仰里的神話傳說來建立自己生命里的因果秩序。中國過去的老百姓大都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但到了今天,相信這些東西的人已經很少了。因為那是唯心主義的封建迷信,應被打倒在地⋯

但今天的「中國心靈」里存不存在價值失序的中空現象,也就是有一個程度的價值失落呢?雖只是根據個人遠距離的觀察,我以為答案是肯定的。

這不代表我就否定了唯物辯證法,而是指出辯證法需要比較高層次的思維能力,故一般老百姓是不大可能由此「安心」的。就好像一般人不大可能由大乘空義而安心一樣。在這個了解之下,符合因果法則的民間信仰如果能讓大多數的人有「心靈落腳處」,就不能說它們都是牛鬼蛇神,而必須被打倒在地了。

但有沒有人的確是在騙財騙色,是在利用這些民間信仰而自高與自肥呢?答案當然也是肯定的。這些人就是牛鬼蛇神與人民公敵了。但這絕不等同於所有的廟公廟婆都是壞人。如何建立衡量好與壞的標準,就是佛教現代化的討論範圍了。

例如有人自稱有神通,能幫你看前生後世,並能「化解」你的災難。或者是讓你感覺某種修行能治百病,甚至絕症。這些就都是牛鬼蛇神了。我個人是一向反對任何佛教團體積累大量財富,以為這不合佛法,也會是腐敗的滋生溫床。

土地公的另外一個名字,就是「福德正神」。我在家附近的土地公廟裡就看過對此名稱的一個形容,是:「福而有德千家敬, 正則為神萬世尊。」這哪裡是迷信?我看這裡頭其實有中華文化的精髓,包括了佛家的因果法則,與文信國的「天地有正氣」。孫文「仰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的書法遺迹也在其中⋯

所以我不但不把土地公等民間信仰視為邪教,反而以為那就是過去時代里的佛法現代化。因為那裡頭有對因果法則的信仰。我一點都不以為應把它們推翻或打倒在地。

我把土地公視為普羅大眾的心靈社會主義。因為他正視了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我以為佛教現代化不應落入舊社會裡不少讀書人的菁英主義偏差,故絕不可輕視民間信仰。我支持佛法應為廣大的法界眾生而存在,而不僅是一小撮人到達某個境界的終南捷徑。

 

轉載。


【免責聲明】【版權協議】【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經典翻譯PDFs下載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