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念处随笔——国无疆界分

念处随笔——国无疆界分

苟嘉陵 

2022年9月9日


盛永立先生多年来研究三民主义,认为中山先生的思想体大而精深,实乃人类的先觉者。我最近看了他写的四句诗,深感他对三民主义的体会实属精到,而且特别适用于现代。今恭录于此和大家共享,也略陈我个人由佛教思想出发的管见。

永立先生的四句诗是:

全球一体化,

资源共分享,

人无种族论,

国无疆界分。

这四句不只是体现出了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博大襟怀,也表现出了一切众生皆为“同体”的大悲精神。可惜的是欧洲自文艺复兴与产业革命以来,虽历经了两次大战,却仍不能痛定思痛,而又在本世纪发生了俄乌战争。人类本来已经是在朝着“全球一体化”的道路上前行。但现在,又被迫喊停了。

理论上说,欧美诸国已然享受了工业化的果实,也分享了许多开发中国家的资源,理应帮助其他国家工业化才对。但很显然,这个理论已经由理想变成了梦想。因为产业革命与科学研究,并没有使欧美诸国能有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眼界。科研已经延长了人类的平均寿命,科技也拉近了人与人间的“物理距离”。但欧美诸国无法带领人类走出战争的阴影,也无力拉近人类的“心灵距离”,已经是颇明显的事实了。

这里头的原因也许颇为复杂,但如以佛法来看其实也很简单。即人类虽已能驾驭物质环境到一个程度,但对自身贪、嗔、痴的驾驭能力,却还停留在犹如石器时代的阶段。故人类的“相杀能力”已因科技的进步而大幅提升,表现在核武、飞弹与无人机上。但在心智上,人类却仍深深染著于自我与自私,动辄要与人扳手腕,争地盘⋯一言不合就会互殴,乃至相杀相残⋯

但事实是人类是一体的。任何一国的贫穷与灾难,都会影响到其他国家。无论是因贫穷制造的毒贩,还是战争制造的难民。所以我以为今天的人类必须要能超越只顾自己的适者生存法则,强者为王的斗争心态,与只顾自己国家利益的爱国主义(patriotism) 思想,而把全体人类视为一个整体。因为这些思想在今天,已然不能因应人类的实际需要了。

对自诩为民主灯塔,且是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我可以说是颇为失望。因为在今天,美国国内最有力的政治口号竟是“美国优先”。再不然就是“让美国再度伟大”(MAG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可以说是非常肤浅。所以我几乎已经放弃期盼美国能引领世界走向和平了。

美国文化里缺少天下为公的眼界。钱币上虽镌刻着“我们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但并没有如基督所教地“爱你的邻人”。中南美洲的毒贩猖獗若此,甚至形成了庞大的毒品卡特尔,其实都是极度贫穷造成的。

美国虽没有需要为他国的贫穷负责,但这难道不是美国在智慧上的缺憾?我以为美国因长期为价值观所綑绑,就没有在“爱你的邻人”上遵从基督的宝训。因为基督所教的爱,是没有附加条件的。美国如有心于邻居国家人民(邻人)的福祉,就不应把资源浪费在反对,或策动推翻和“美国价值”不一样的中南美洲政权上。也不应因不一样就经济制裁整个国家,而让全体国民受苦受难。

有人以为永立先生的“人无种族论”有道理可以认同,但“国无疆界分”是不是就有点太过理想了呢?大家可以欣赏约翰·蓝侬的歌,和他一起想像(Imagin)没有国界的世界。但那毕竟只是想像。要在此时讲什么“国无疆界分”,是否不大实际?

我以为事实上很实际。

因为这不代表要取消所有政府或国家的名字,而是希望人类能觉知“观念的藩篱”,不再为其所困。这也就是佛陀所教,与我所提倡的法念处。美国人如果能停止为价值观与意识形态所綑绑,将来的可能发展仍然是无可限量。

所以我不会如部份学者一样,去预言“美帝的死亡”或“西方的没落”。但我建议美国在解救世界以前,应先修修法念处来解救自己。这不是要美国人改信佛教,而是帮助他们了解并实践基督的宝训。美国人如果能超越价值观的束缚,不忙在全世界作民主传教师,在五大洋作世界警察,就能开始把注意力真正放在美国的国内。去正视大批贫民在大城市里安营扎寨,与社会严重分裂对立的问题⋯而去寻求解救之道。如果能解救,才是真正宣扬了民主价值。否则实在会缺少说服力。

我很高兴在今天的美国,还能看到有如永立先生写的这种振聋发聩的见解。这是当今世界与全人类的实际需要。

 

作者供稿禅世界。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经典翻译PDFs下载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