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法念处是反洗脑

法念处是反洗脑

 

山海会

2022.09.02


昨天和博蕙再度来到了那个记忆里的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她及鸿洋一起谈天的地方。时光飞逝。转眼之间,鸿洋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

博蕙告诉了我许多关于佛教的消息,也和我一起分享交换了彼此最近的心得。在一点上她十分同意我的看法,即只想“说服对方”的交谈其实并非交谈,也根本无法产生出任何情感上的共鸣。我们都颇忧心目前的台海局势,与台湾的“蓝绿对立”。也深切感觉那里面并没有沟通,只有相互的指责。我说台湾如果不能超越这个自己内部的沟通问题,要期盼两岸政府能有什么沟通,其实也是一种奢望。

我以为真正有意义的沟通,应是不以为自己“绝对正确”。也永远都保留自己有所不足,或有偏差的可能性。这不是自我怀疑或缺乏自信,而是符合科学的求真态度。我以为真正明白缘起的智慧,应是会如实了知一己的有限,而有随时做自我调整的准备与能力。

当一个人以为自己绝对正确不可能有错,在求知上就已经是一种画地自限了。在佛法的修行上,就是“以自为圣”。当然是要不得的!

我和博蕙也谈到了洗脑。我就说民进党与台湾人民其实都和中国共产党没有仇怨。国民党过去虽曾因内战而和他们杀红了眼,但那也是上一代的事,过去已经很久了。

我说目前民进党人的“反中情结”,其实是来自于两个方面。其一是蒋介石时代的“反共洗脑”,影响是既深且钜。其二就是民进党希望利用美国近来对大陆的围堵政策,而想为台湾“另谋出路”。但这二者事实上都不涉仇怨。故在我的视野里,两岸问题并不是死结。

我肯定两岸目前应保持安全距离,但更支持双方应共同努力,去营造互信的架构与氛围。而前提是两岸都应努力于“反洗脑”———须能超越意识形态的执著。

佛教的觉观,对此可提供帮助。因为法念处的修行就是反洗脑。只是许多佛友对此尚未觉知。法念处的修行在大乘佛法里,又名般若。能如一灯,照亮一室千年的黑暗。

不少人会反感于禅宗的“呵佛骂祖”,但大都不能不承认大乘佛法的精髓,其实就是般若心经里的“无智亦无得”。也就是对“有所得”的意识形态反洗脑了。

这不是否定佛果与阿罗汉,而是说修行人对任何的“果位”或“真理”皆不可取相,也不应执著。换句话说,就是不可以自为圣。因为会陷于法执而不自觉。

作为一名来自台湾的美籍华人,我希望台湾人民终究都能觉知到那深植于“台湾意识”里的“反共抗俄”情结。然后才能“如实观”,去合理对待今天的大陆政府与人民。

这不是我在支持任何的特定政权或体制,而是肯定台海两岸的问题,不应被放在“美中对抗”的座标上去看。

我期盼两岸能发展出实质性的沟通。而沟通的前提,应是双方都超越意识形态的执著。也就是要能克服法执,放下敌意。

 

禅世界转载。


【免责声明】【版权协议】【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经典翻译PDFs下载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