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民主无自性

民主无自性

苟嘉陵

2022.07.15


不少佛友会觉得“无自性”这三个字好像有点玄,不知道它到底是在讲些什么。也有人以为它似乎只存在于大乘论典里,就怀疑它到底是不是佛法。

其实无自性当然是佛法,也是缘起的同义语,和无常、无我与空都是缘起法的一个面向。我现在就用“民主无自性”为题,来试著说明为何它是佛陀所说的了义。

“民主无自性”就是在说它是一个在不断变化演进的东西。故最早期的民主和今天人类的民主制度,是存在很多不同的。但虽是不同,在不同中仍有“共相”,即它们都肯定政治应以国家(或最早期的希腊城邦)主要的组成元素———人民———为主角,而不应以服务统治阶级或少数贵族菁英为政治的目的。

换句话说,民主思想确是对人类传统政治思想的一个反动。因为它把政治的主题与主角更换了。但要达成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理想,其实是不容易的。

美国当时因为是新兴国家,没有既存的君主政体,故没有需要革既有政权的命。但以当时清末实际的情况来看,想要不流血而走向民主,几乎可说是不可能的。究其原因有二。其一是清政府不肯权力下放。其二就是中国除了有政治的包袱,还有思想文化上的包袱。例如想要中国人普遍地超越“忠君”的观念,但同时又能爱国,本身就是一个蛮浩大的工程了。

所以若以缘起的角度来看,中国人的到民主之路一定会和欧美国家不同。因为中国人所面对的问题与其因缘,和她们不一样。这不是谁是谁非的问题,也不是党派之争,更不是应不应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讨论,而是事实。只是中国人要到很多年以后,才会对这个事实有所察觉与领悟。

中国民主的发轫与首倡者是孙文,而他是在西方环境里成长的。所以他对中国的了解会有侷限性。他的民主革命也就自然会有理想主义的色彩———先天性地以“学习欧美”为目标,而不会去思索哪些部份合适与不合适中国。但如以缘起观来看,这种思路是有疏漏的。事实上,这和当初中国匆匆走上了共产主义之路,是属于同样性质的。

当时的中国长期积弱,国民财富分配也极为不均。再加上政府的贪腐,就加速了共产革命的得势。但在得势以后,中国真地就进入了“共产主义天堂”吗?我想无须我多说。事实上这就是“未明缘起”的结果。也就是当中国明明还没有实施共产主义的条件,却要勉强行之。结果当然会是痛苦的。

今天的中国,可以说是在痛定思痛以后重新反省与调整后的结果。包括实事求是地坦然承认:“中国的因缘条件尚不足以施行共产主义。”于是中国走上了初阶的社会主义道路,而有了改革开放。这就是超越了理想主义的白日梦,开始如实面对自己与世界。所以依我来看,这是中国人能自我调整的表现。而自我调整就是修行,是一种能力。

所以我要提醒主张中国实现民主的民运人士们———莫把欧美国家的制度当成一种“标准”。

因为民主无自性。世上也没有“标准的民主制度”这回事。这也就是大乘佛法“一切法空”的道理。我期待民运人士能积极正面地提出“什么是合适中国的民主制度”的意见,而不是因中国和西方“不一样”就感觉不安,或“不完整”。这不是我在主张一种以民族主义为基调的政治思想,而是如实了解因缘,方能成事。

更何况在一个世纪以后,民主无自性的事实已经在我们眼前完全展现了。因为就连被认为是民主正宗的欧美诸国,都已经浮现出其制度里的缺点与弱点了。这些现象都是很值得所有当代对中国政治现代化有兴趣的人借镜的。

例如美国体制的问题,就包含了因党派间的严重对立,而使国家的建设几近寸步难行。另外如社会的严重分裂,与贫富差距的不均,都是美式民主里的制度之病。但这些病的形成,难道都和美国人对民主的理解与阐释没有关系吗?依我看,美国人对自由是民主基石的理解,是有偏差的。造成了理想主义的偏执。如坚持神圣的“人民拥枪权”,就是一例。

许多美国人都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但不知应如何解决与因应。不少美国人对国家的未来是存有一个程度无力感的。刚刚才崛起的中国,要去走这条相同的道路,重蹈美国的覆辙吗?

我希望大家不要戴着有阵营思维色彩的“政治眼镜”来看待这些问题。因为我讲的要点只是民主无自性,而不是在支持或反对任何政权。我以为欧美的民主体制需要“修正”,就像共产主义也曾在中国经过修正一样。

所谓的无自性,就是它不是一成不变,也不可能绝对适用于一切时空,而是要看因缘与条件。当因缘条件不足,勉强施行任何制度都是不当。也都会造成伤害。

我希望对中国政治现代化有兴趣的人(包括民运人士)能超越感觉自己不如欧美的自卑,也能避开一心定要超英赶美的自大,实事求是地为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谋划到民主之路。


【免责声明】【版权协议】【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经典翻译PDFs下载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