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念處隨筆——緣起是否為絕對真理?

念處隨筆——緣起是否為絕對真理?

苟嘉陵

2022.05.24


最近看到有人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緣起法是否為絕對真理呢?

我想不少修行人都曾有過這個疑問。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這個問題其實是個悖論(paradox)。

金剛經里有「如來無所說」(注釋一)的記述。甚至說如果有人以為如來有所說,即為謗佛。但如果事情真是這樣,所謂的「佛教」意義又在哪裡呢?這難道不就等於是說有沒有佛教都一樣嗎?佛法真的是如此嗎?而正念禪的修行對「緣起是否為絕對?」又是如何看待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如實看待。

佛陀從來就沒有說過他的所教是絕對真理。他所教的法是四聖諦(苦、集、滅、道),目的是除苦,並用了「涅槃」這個古印度文化里既有的詞來代表苦滅。他最多只是說涅槃超越了一切相對的概念———包括憂喜、染凈、凡聖、生滅等「二邊」。也就有人把它形容為證入絕對———修行有成的體證。而伴隨此體證的是喜的覺受———解脫法喜。但佛陀從沒有說自己所教的,是一種絕對真理。

他所創的四念處修行的要點是如實觀,也就是不離人的經驗。故所謂的解脫與涅槃,都是人的經驗,而不是一種離開世間的存在。故絕對真理在佛法的修行里,是「人的概念」。屬於意根所對應的法塵。修行人應覺知自己是否有對其染著。如果有,就是「苦集」———令苦生出的因緣。修行人當做的,是如實覺知自己的染著,進而心離我慢。也就可逐漸離苦,而到達苦滅———涅槃。

但這不代表佛教就否定了所有宗教里的「絕對」,包括基督教與回教的上帝,及印度教的大梵天。

因為否定就是一種形式的肯定,也同樣可成為一種執著。佛法的修行是讓人遠離對所有觀念的執著。這在大乘佛法里被稱為不著「有無二見」。故佛法修行人不會去論說神的有無,也不會去論說一切存在的有無。因為那是屬於「二邊」的觀念,也離開了如實觀的範圍。

所以我不贊同佛法修行人去指出其它宗教的過患或缺點。這不是謙不謙虛的問題,而是一定要去否定他人所信,或指出他人所信不合佛法,都是一種執著,也就是苦因。這種執著被稱為「法執」。佛陀雖曾多次表示自己所教和婆羅門教有所不同,但他最多也只是說「我法不爾」。並沒有因為不同,就對其他的信仰予以全然否定或駁斥。

佛陀也充分了知自己不是「全知全能」,故曾多次說如「我所說法,如爪上泥。我未說法,如大地土。」的話。這就已經充分表明佛法是不是絕對真理了。

另外就是他也表明了許多道理他之所以沒說,是因為那些道理和「離苦」無關。故佛法的範圍與內容,是和人類的苦相依相待的。是「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故佛法到底是不是絕對真理,應是不用我再說太多的了。

佛陀當然沒有否定絕對。他只是說涅槃是一種體驗,但非語言文字所能充分表達。故否定或反對絕對,都沒有什麼意義。

此點是不少人在修法念處時比較難超越的地方。因為他們會感覺這似乎是「沒有立場」。但其實完全不是。而且這才是佛法了義的修行立場,即了知一切觀念的緣起性,而洞見其二邊。由此立場去看六祖大師的「本來無一物」,就比較不會讓人誤入空寂了。

佛陀在開始時就深知自己所悟的正法,不大可能為大多數人了解與信受。故初始時他並沒有說法的意願。是因為後來有人勸請他為少數的人留下來,他才說法四十幾年。所以佛法在世間,尤其是在幾千年後,會被大多數的人所誤解,是很正常的。以為緣起法就是絕對真理,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世間所有事物都是緣起,也是可被觀察與覺知到的。但這能保證離開人的觀察與覺知,就沒有其他的了?

佛法修行的立場,只是不去思維與議論這些而已。

另外有一些佛教內的人擔心如果其它宗教里都有絕對真理,而佛教卻沒有,是不是就顯得佛教有點太沒水準?而且我還不同意修行人去批判其他宗教所宣稱的絕對真理,就更讓不少人感覺是在「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相信不少人有這樣一種心思。對此我就要說幾句了。

這種思想就是爭競心,又名「人我山高」,正是佛陀要修行人超越與捨棄的。菩薩道的修行包括禮敬一切善知識,稱歎一切善法,不可有一絲一毫的人我爭競之心。而且就是因這種心思的存在,才使佛法被世人長期地誤解,而未能現代化。

所以我要提醒所有的佛法修行人———切莫讓人感覺我們以為佛法才是境界最高,最究竟的真理。

這是在毀謗佛法。佛陀也已經在金剛經里開示得很清楚了。

 

注釋一:

見金剛經:「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作者投稿禪世界mg。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經典翻譯PDFs下載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