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寬容與正念禪

寬容與正念禪

梅塔

2022年5月20日


        《寬容》是荷蘭裔美國作家和歷史學家房龍的一部很出名的宗教歷史普及讀物,貫穿古希臘、古羅馬、中世紀、文藝復興和近代歷史,講述了寬容和不寬容的人類文明發展。這本書為中國大陸很多人打開了思考人類發展本質、向人類的無知和偏見挑戰而凝聚人類形成真理與知識共識的大門。不誇張地說,中國大陸思想界在經歷文革的摧殘和專制主義的禁錮之後,能夠打破枷鎖,放眼世界,在上世紀80年代創造一個思想自由的黃金時代,房龍的《寬容》起了領風氣之先的巨大作用。

        寬容或容忍異己,指允許或接受所不喜歡或不同意的行為、想法或事物的社會或政治實踐和態度。蘭登書屋詞典將它定義為「對那些意見、信仰、行為、種族或出身等與自己不同的人採取公平、客觀和許可的態度。」 在世俗社會裡,寬容在理論上被認為是一種可能不圓滿的道德觀,因而不能被定義為一種普遍的「善」;在個人實踐中,到底是應該寬容還是不寬容,特別是面對他者包括環境中的複雜現象(如宗教、戰爭、暴力和衝突等)與超出共識、道德、法律邊界的事物,寬容如何把握並不是一目了然的。當今世界,特別是宗教、種族和意識形態的衝突有加劇的趨勢,寬容這個與道德(佛法所說的「戒德」)和態度相關的東西,值得佛法修行人的關注、思考和實踐,也是正念禪所要釐清的重要概念和態度。

        寬容是有佛法核心教義的基礎的。既然事物的生起是緣起的,在勝義諦意義上,它們本身就象一個人自己的這個「我」一樣是無自性的。無自性的也就是「無我」的東西,在本質超越的意義上,沒有互相衝突的必要。無我觀即是寬容態度在勝義諦上的出發點。正是因為對「無我」的無知(即佛法所說的無明;ignorance),人們包括很多修行人自己往往在潛意識裡執著於「我」、「我的」觀點、「我的」利益、「我的」色、受、想、行、識所合成的一切,不允許自己不喜歡或不同意的東西出現,更不要說它們對「我」的直接挑戰了,這就導致不寬容的發生。如果不加克制它們,往往會導致事物間的衝突。激烈的糾紛,戰爭包括正在進行的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就是嚴重的不寬容的寫照。俄羅斯總統普金以所謂俄羅斯受到威脅為借口,對烏克蘭在意識形態和國家安全的正當選擇的權利不認可,單方面訴諸武力,悍然侵害烏克蘭人的國家和生命權。這種邪惡行徑竟然發生在當下,無異於給世界上愛好和平而以為寬容理所當然的人們一記響亮的耳光。在理論上,能寬容的態度和寬容的實行,取決於此世間的眾生能夠主動地開始破除無明,即一切煩惱痛苦的根源。在實際上,四念處中的法念處,使人們在一切現象中觀察思考一切現象,對眾生所存在的覺知五蓋、內外處、七覺支和四聖諦特別是苦滅之道的八正道有深刻的了知,才有機會使人們真正意識到在此世間寬容的可貴性和實踐的緊迫性。正念禪在義理和事功上,堅持寬容立場不可或缺的重要性,藉助身、受、心、法念處的修習,以正見、正念和正精進貫穿修行之道,切實營造一個修行的寬容環境,並施展佛法的影響力來改變人類處於無明之中而產生的種種不寬容的現象。

        但是在現實的世俗社會裡,寬容的現狀卻是觸目驚心:國家間的紛爭導致侵略戰爭屢見不鮮,專制統治者動輒以暴力威脅其人民,極端宗教思想和恐怖主義迫害、仇恨和打壓異己,政治和經濟的撕裂與不平等大行其道。很多社會機構和人群以尋求對自己的寬容為幌子,實施對他人的暴政、打擊和損害。寬容,就象自由一樣,多少人以寬容的名義干著劫掠的勾當。回到宗教圈子,儘管正派的宗教都宣揚慈悲愛人和善待他人,可是歷史上天主教和新教之間的爭鬥,甚至仍然持續的遜尼派和什葉派在中東的爭奪都讓人對寬容的稀缺性唏噓感嘆。即使在佛教這一以和平著稱的宗教內部,宗派間的關於教義認知和經藏分歧的相互攻擊時常發生,甚至宗派內部固執己見、標榜自身和貶抑他人的所謂修行人也不在少數。這提醒人們寬容態度和實踐在現實層面上,離大多數人的願望和期求差得很遠。因此站在世俗諦的立場上,修行人不能只有高遠超越的勝義諦方面的寬容理想,以為將寬容的概念和宣揚掛在嘴邊,自以為了解了緣起、無我和空性等就萬事大吉。而人們對寬容的現實性和艱巨性認識不夠,往往會墮入為寬容而寬容,甚至要求人們面對暴力、侵害而逆來順受、無所作為的投降主義的窠臼。

        正念禪發揚世俗諦和勝義諦不可彼此偏廢和破壞的中道精神,提倡不執著於一切教條、主義和偏見的基於「無我」的寬容實踐,避免不切實際的想法和行為,讓寬容精神和態度落到實處。在此,正念禪倡導以下的寬容實踐:

(1)支持言論自由和修行方式自由,不仇恨此世間的任何事物。

(2)支持和平,反對一切侵略戰爭。抵抗侵略和阻止殺戮是對眾生的慈悲,是正義和寬容的體現。

(3)譴責、阻止和反抗一切對眾生的侵害。

(4)對侵害行為和邪惡勢力的綏靖、容忍、無視或讚賞,不是寬容,而是對眾生的傷害。

(5)對鼓吹仇恨、歪曲真相的言論要進行批評和批判,這與寬容並不矛盾而相輔相成。

(6)寬容有利於人們的相互了解和建設良好的社會和修行環境。

(7)寬容本身並非免費,需要靠人們的建立和保護。

(8)單靠寬容並不能解決一切社會和修行問題。寬容的實現需要人們的積極努力和最大的寬容。

 

作者投稿禪世界mg。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