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修行人須能容忍異己嗎?

修行人須能容忍異己嗎?

 

山海會

2022.05.03


佛陀有說過修行人應能容忍異己嗎?容忍異己是現代佛法修行人所應具備的品質嗎?

這些至少都應被視為佛教現代化里程上的實際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牽涉到現代人類主流文化里的精神價值,即自由與民主。所以到底應如何看待「容忍異己」,恐怕會是佛法修行人無法迴避的問題。

佛陀雖沒有說過修行人應能容忍異己,但這絕不代表佛法的修行對此沒有立場。因為是那時代的印度文化里尚沒有民主的觀念,所以也就沒有這個詞。但不能說不能容忍異己就不是修行之病。因程度重的不能容忍異己會發展成三毒煩惱(貪、瞋、痴)里的瞋。而程度輕的,就會是五蓋(貪、瞋、昏沈、不安、疑)里的不安(也被稱為掉舉)了。

所以不能容忍異己是佛法修行的覺觀對象,也是需要所有修行人超越與克服的。

五蓋的原始意義是五種基本的障礙。能遮障人本具的智慧,所以需要將其「去除」。就像需把盒蓋拿掉,才能看見盒子裡頭的東西一樣。所以修行人自古以來就須有容忍異己的能力,並非到了現代才冒出這麼一個新東西。而且這是必須具備的修行基礎。即如果沒有這個基礎,修行會無法深入。如佛陀在法念處的相關經文里(註釋一),最先講的是遠離五蓋的部份,然後才講到十二處,七覺支與四聖諦。

由此可見不能容忍異己,是現代佛法修行人的主要障礙之一。因為當人不能容忍一個「和自己不一樣的存在」,而有了恨意,甚至欲將其除之而後快,就是最常見的瞋心,是無法談什麼修行的。如果沒有發展到恨的地步,而只是對其「看不順眼」,或把這和自己不一樣的存在視為假想敵(未來潛在的可能敵人),就是現代人最常見的不安了。

而修行人如果不能遠離這兩種現代人生里實際存在的「蓋」———能遮障智慧的瞋與不安,講太多「修行」會不大實際。

而且因這兩蓋和今天人類主流文化里的「自由與民主」相關,我就以為有需要對容忍異己做進一步的探討。因為人類民主的發展可謂是碰到了一個瓶頸,但處在其中的人卻多不自覺。

簡而言之,就是西方的民主諸國對內是施行民主制度,但對外卻不能容忍異己,而在長期性地與自己認定的「非民主」政權為敵。所謂的冷戰思維與「民主陣營」,其實都是這個原因造成的。這當然不代表民主本身有什麼錯,而是歐美諸國自己的「民主課程」尚未修完,故猶須努力。因為民主與自由的核心價值包含了「非暴力」。

有人說支持民主的人如果也容忍獨裁,難道不正是一種矛盾?民主國家如果不使出渾身解術來打擊「獨裁政權」,任由他們殘民以逞荼毒百姓,民主又何來所謂的發展呢?

事實上這種想法,就是民主發展的瓶頸了。因為真正的民主是無法靠任何暴力達成的。西方諸國一直以為顛覆或推翻獨裁政權,就是民主陣營的勝利。這其實是對民主的一種誤解與迷思。

因為這種思想就是不了解「緣起法」的結果,即民主的實現須具備足夠的因緣,無法勉強。當一個國家的因緣仍然不足,硬要靠武裝手段或外國的「支持」來施行民主,是一種妄想。也常會造成反而傷害了百姓的災難。

以佛法的角度來看,宣揚民主的最佳方法是以身作則,也就是中國人所說的「身教」———須自己展現出民主社會的優越性。其他的國家就會有機會進行參考與反思⋯也許有一天,就會發展出自己的民主體制了。

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必須瞭解一個事實:民主無法用任何的暴力為手段去「揠苗助長」。

歐美諸國在自己的國內實行民主,但在國外就完全是傳統的鬥爭思維,拒絕容忍和她們體制不同的政權。但不能容忍的結果,除了會激起其他國家的民族主義情緒,也必然會反過頭來影響到自己。目前在歐美諸國內部存在的暴力問題與社會分裂現象,其實都和這尚未修完的「民主學分」有關。只是歐美國家的人民,對此尚未能充分覺知而已。

這就是人類目前在民主進程上所遇到的問題。

換句話說,這些「民主國家」還不能超越與克服「我見」,也就無法在世間善導民主。所缺乏的就是容忍異己的能力。也就是菩薩道里所說的忍辱波羅蜜多。

 

註釋一:

見巴利藏的大念處經(Satipatthana Sutta)。

 

作者投稿禪世界。


【免責聲明】【版權協議】【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