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正義之師,還是正義之失?

正義之師,還是正義之失?

苟嘉陵

2022.04.26


講老實話,學佛法學了幾十年,最近才發現最讓我反感的兩個字,竟然是「正義」。

這不代表我否定世間有是非善惡,也當然明白佛法修行的基礎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但冷眼看世間愈久,我就愈明白多少世間的惡,其實是在打着正義的招牌以行之。人一旦以為自己是站在正義的一邊,往往立馬就無視於他人的苦痛了。這話說來有些好笑,但確是事實。也不只是我個人的管見。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劉鶚寫的《老殘遊記》里,有「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的敘述。

我想劉鶚是見過不少清官所斷的冤案,才會有此感嘆。如以佛法修行的角度來看,就是修行人須時時覺知自己是否有那種「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傲慢。也就是常不輕菩薩(注釋一)所說的「我不輕慢一切眾生」。因為所謂的眾生相,其實就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嘴臉———有了一點點「超勝」,馬上就自以為可以拿着尚方寶劍砍遍天下。

人一旦以為自己有理,常就會剛愎自用,變得不能容忍不同的意見與存在。但事實上容忍異己不只是菩薩所必須具備的修行,同時也是現代人所說「民主」的核心價值所在。所以我十分反感於政客在那裡高談「為民主而戰」那一套。

因為那就是一種充滿「正義傲慢」的冷戰思維。好像這個世界除了「民主陣營」與「非民主陣營」,就不存在其它存在了。這種心態,和中國古代的中原人把周邊外族稱為南蠻、北夷、西戎,是如出一轍的。也就是自以為是宇宙中心的心態。

這種思維模式不只是在今天聽來十分陳腐,事實上也是說不通與站不住腳的。因為民主是非暴力的東西。故為民主而戰本身就是對民主的曲解,裡頭有種自以為正義的裝腔作勢。

民主思想雖發源於西方,但因西方諸國仍有相當程度的「我相執持」,所以民主至今可以說是尚未臻成熟之境。也因此而有「民主陣營」與「為民主而戰」這些不通的說法。甚至還被發展成了一種「普世價值」。其實是一種思想與認知的錯亂。

因為真正的民主,是無法靠暴力得到的。就好像佛法里的解脫,也無法靠任何形式的「修定」得到一樣。希望藉著推翻他國的「獨裁政權」來建立民主,本身就是錯誤的民主思想。因為民主的核心價值包含了容忍異己、尊重少數。用任何形式的暴力(包括顛覆他國政權、支持代理人戰爭)來宣揚民主,都只會為人類製造更多的麻煩,讓許多百姓苦不堪言。也會使人類的到民主之路愈走愈遠。

這就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諸國推行民主時的一個盲點,即未能覺知到民主必須具有容忍異己的包容能力。

這個盲點最明顯的一例,就是法國的一些海灘曾明令禁止回教婦女穿着布基尼泳衣(注釋二)一事。這件事雖早已不是新聞,但用它來看西方諸國的民主思想到底有何不足,可以說是相當恰當。因為它就發生在民主思想的發源地之一法國。而法國的啟蒙先驅伏爾泰曾經說過:「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力!」偉哉斯言!但法國人並做不到。

回教婦女穿着盡量不露出肌膚的泳衣,這件事有侵犯到什麼人嗎?如果並沒有,何以法國人就不能把它視為個人自由呢?泳衣的式樣,難道不也就是在「用身體說話」嗎?這就充分顯現出西方諸國在向全世界「宣揚民主」時的不民主心態。說穿了其實也很簡單,不過就是不能容忍異己罷了!

有人說法國人的這種作為是在表達對回教歧視女性的抗議。所以也就是「尊重人權」的表現。我就要說這種說法實屬謬論。

因為我並沒有反對法國人表達自己對回教或女權的看法與批評。我要說的,是明令禁止任何人穿着不同於主流文化的服裝,絕不符合民主里尊重少數的精神。這和幾十年前美國的一些餐廳不準黑人用餐,是屬於同樣性質的歧視。

所以我絕不認同「為民主而戰」這種說法,也從不相信什麼「正義之師」。西方諸國可以盡量表達與宣揚自己所認同的民主價值,但用任何的暴力為手段,不僅是對民主的污衊,也會成為「正義之失」!

 

注釋一:

見《妙法蓮華經》《常不輕菩薩品》

 

注釋二:

布基尼泳衣(burkini)指的是一種只露出臉、手和腳的前端的女性泳衣。是由澳大利亞設計師 Aheda Zanetti 所設計。它符合伊斯蘭教對女性服裝的規定,故不少女性穆斯林穿着布基尼。但也有一些非穆斯林女性因為防晒考量也會穿着。

 

作者投稿禪世界。


【免責聲明】【版權協議】【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