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派對:無聲的瞋

無聲的瞋

客觀派對

2022.04.14


中國人有句話說“除惡務盡,樹德務滋。” 有人就以此說美國在全世界“宣揚民主”的作為其實沒錯。並指出這些作為就算是“偶有瑕疵”,但因大方向正確———是在與極權政權對抗,至少也應算是瑕不掩瑜。

對這種看法我能理解,但絕不能同意。因為美國的這種長期對外用武與扶植“民主政權”的作為,其實已經演化成一種“無聲的瞋”———是在和一個自己認定的魔鬼作戰。根據我對佛法粗淺的了解,只要是瞋就一定會有傷害。而受傷害的絕不只是被戰爭摧殘的他國百姓,而是也包含了美國人自己。所以我有需要把看法表達清楚。

首先是我不能苟同於“為民主而戰”的說法。因為這根本不符合民主的基本法則與精神。

民主思想源發於歐洲,本就是尋求用非暴力的方法來解決政治鬥爭的一種發明。故民主精神包含了非暴力、包容與尊重。任何國家如想用暴力為手段來“宣揚民主”,本身就是荒謬的。

另外就是我完全不同意把世界上的眾多國家劃分為“民主陣營”與“非民主陣營”的想法。因這種想法就是在創造佛教里所說的“人我對立”。陣營是戰場上的概念。而民主是尋求矛盾的折衝與妥協。二者在本質上是矛盾的。

兩次世界大戰以後,不少的共產政權崛起。那時後的美國會有“陣營思維”,是可以被理解的。因為原始的共產主義的確有透過暴力革命推翻既有政權的主張。故那時候美蘇兩大陣營的冷戰,可以算是一種自我防衛的意識,而不是瞋心。

但時至今日,最早的蘇聯共產政權早已瓦解。今天的世界,也已不復存在仍堅持原教旨主義的共產國家。她們事實上都已經由各自的實驗與經驗,而發展出了自己的民主體制。其體制雖和西方的全民投票有所不同,但她們至少都認同民主的理念,應是事實。

所以在今天,西方諸國如果還在堅守民主陣營,仍在世界各地用武力“打擊魔鬼”以捍衛民主,就是造下瞋業了。因為那不是自保,而是自我擴張。不管把話說得再漂亮,理由編得再冠冕堂皇,都將難逃因果法則的“惡有惡報”。而且美國的惡報,在今天已經很明顯地顯現出來了。

昨天有人在紐約市的布魯克林地鐵站里放煙幕彈,對人群用步槍盲目掃射。事實上類似的悲劇,早就已經發生了。如一次又一次在發生美國的“校園殺手”慘劇就是。美國雖不是佛教國家,但因果法則不會因一個人不是佛教徒就消失、無效。難道都沒有人想過:“這些荒謬絕倫的‘社會問題’,其實都是瞋業與殺業的浮現?”

美國一天到晚在全世界“宣揚民主”,在和不民主的獨裁政權相對抗。但美國到今天為止,仍無法解決自己國內的種族問題。國家也深陷於幾乎無法化解的黨派對立,甚至在不久前發生了暴徒攻佔國會的事。我們可以肯定地說,美國這個國家確是充滿了“暴戾之氣”。

所以我也常會問自己一個問題:“怎麼就沒有聽任何的‘智庫’說過,這些暴戾的現象有可能和美國到處用兵的作為相關?”

以佛教的緣起思想來看,一個人的“對外作為”,是不可能不影響到自己“內在和諧”的。就象一天到晚在外無惡不作的黑手黨教父,是不可能不為自己與家人惹禍的。這並不是什麼高深的道理。美國人都看過馬龍白蘭度與艾爾帕西諾主演的電影《教父》。不會不明白。

所以作為一個美國國民,我當然有責任要提醒與建議美國:停止這無聲的瞋。它的根源是痴———未能認清自己的所為,其實是自我擴張的事實。這就是無明。貪與瞋都是以無明為其體。瞋業造得太多,想要不受苦果是不可能的。

美國如果還是繼續被意識形態與“利益集團”所綁架,繼續在全世界打著民主招牌支持戰爭大賣軍火,而無視於本國與他國人民的苦痛,象蘇聯一樣的“瓦解”也終將會成為一個“歷史事實”。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