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莫以為修行不可生氣

莫以為修行不可生氣

苟嘉陵

2022.04.04


有人說三毒煩惱(貪、瞋、痴)里的瞋,其實不是什麼壞東西,而應被視為所有世間改革運動所須具備的元素。換句話說,他是以為人如果對世間的不平都「無感」也「無瞋」,就不可能有什麼抗議或改革了。故他以為佛教的現代化應重新界定什麼是「瞋」,而不可把其視為絕對的惡。否則會使大家誤以為佛教主張對任何事都抱持一種「植物哲學」,以為修行是對所有的不平都逆來順受。對這種看法,我以為有需要做些討論與澄清。

佛教是以緣起法為核心,本來就沒有以為任何東西是絕對的善或惡,而是在不同情況下,同一行為會有不同的意義。所以瞋心在佛教里雖是負面的東西,但它的意義絕不只是生氣(anger)那麼簡單。佛教徒如以為無瞋只是控制自己的情緒———做到不生氣,是不正確的。因為生氣是一種情緒,只是表面的相,也是生命的自然現象。就象慾望也是生命的自然現象一樣。

人如果以為「無欲」就是解脫,大家應都可明白是一種誤解。因為是當人對慾望執著到了「過度」,也就是到了中文所說「淫」的程度,才是貪。同樣地,是當人因生氣而到了「惱」、「怒」,甚至產生「恨」與「害意」的程度,才會是瞋。否則發點脾氣只算是情緒的發泄,有時還會對健康有益。因為情緒本是生命的一部分。要刻意地去堵它,是堵不住的。

三毒煩惱里的瞋,其實是和貪同時存在的一體兩面。是因我人貪著於某樣東西(如財、色、名、食、睡⋯),現在有人「擋道」而「壞我好事」,才構成瞋的誘因。若只是心情不好發發牢騷,或耍點脾氣,並不一定就是瞋。因為若沒有貪,瞋就沒有對象與因緣,會難以立足。故瞋心大多是含有「損他」的成份在內,主要是針對那些「阻我好事」或「讓我不爽」的人或事。

程度較輕的瞋,會是抱怨、指責。重一點的,就會是謾罵、憤怒、臉紅脖子粗。如果還不能緩解,就有可能會演變成敵視、仇恨,或乾脆動起把「可恨的人」除之而後快的殺心了。這種程度的瞋,常常會是無聲無息的,表面上並看不出來。

例如在群體(包括國家、公司、民間社團、宗教團體⋯)里對權力地位較貪著的人,會本能性地排斥甚至打壓對自己構成「威脅」的人。這就是最常見的瞋了。

另外象部份女性在照團體照時,會特意不站在比較貌美的人旁邊,以免把自己「比下去」。這種心態雖無大惡,也能不算是瞋,但本質上和男性的排斥與打壓異己是一樣的。

大家切莫以為女性間的吃醋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不會演變成瞋。因為只要翻開史頁,看看漢代的開國皇后呂雉後來是怎樣對待劉邦的妾室戚夫人,就知道吃醋可不可能發展成嚴重的瞋了。那是非常駭人聽聞的。詳情我就不在此處多說了。

另外象有些國家長期在世界各地到處打仗,動輒對他國施行經濟制裁,讓他國百姓陷於生活窘迫的苦境。這種作為算不算是瞋,恐怕也不用我多說。

所以我要在此提醒大家:「切莫以為佛教主張修行不可生氣。」因為真正惡毒的瞋心往往是沉靜無聲,甚至還會伴隨著笑臉。修行人如見到這種情形,會感到生氣只是正常的人性。

中國人有句話說「不平則鳴」,就是生氣之意。但那不是瞋,雖然也有可能因持續缺乏覺照(正念禪里的失念)而最後發展成瞋。如果只是表達不認同的看法,或希望尋求不平的改善,都沒有抵觸正念禪無瞋的修行。

對所有在人間鼓動分化、挑唆爭鬥的行為,我都會生氣,也會批評。但我不會對他們起加害之心。

 

作者投稿禪世界。


【免責聲明】【版權協議】【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