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正念禪不是原教旨主義

正念禪不是原教旨主義

山海會

2021.12.08


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m) 也被稱為基本教義派,存在於幾乎所有主要宗教里。其含義是指宗教群體試圖回歸併嚴格遵守最初始的教義與信仰的作為。今天我們討論中國佛教的真常唯心是否是唯心論,我就感覺有需要去討論正念禪的修行是否應完全恢復原始教典里所記述的一切。因為真常唯心雖不是唯心論,但顯然和原始的佛陀所教有不同之處。

我以為正念禪的修行不應是原教旨主義。雖然也不應是大雜燴式的折衷主義(eclecticism)。

這不是我要另立一套和原始佛說不同的系統,而是因佛法是為了眾生的解脫——離苦——而存在,所以它不是一种放諸一切時空皆絕對的東西。這個道理在大乘空義里,已經被說明得很清楚了。也就是金剛經里所言“法無定法”(注釋一)的道理。

所以所謂的真理,是可因時代與眾生根器而有不同面貌與施設的。佛法的核心部份,也就是緣起與一切法空雖不會改變,但其和眾生接觸而產生關係的部分———方便,當然是會因時空而有不同的。

正念禪最主要的不同,就是無須再用阿羅漢的“不受後有”(不再受生與輪迴)來代表解脫成就,而是用喜悅、自在、慈悲等可被人體驗的東西表述。因為現代人經歷了近代科學理性的洗禮,對個體生命一世又一世的“輪轉說”是抱持著高度懷疑態度的。這個懷疑如果不能有如法可信的論述,當然會構成現代人修學的障礙。

但個體生命的“輪轉說”⋯⋯是修行佛法的必要條件嗎?這在佛法里其實是一個悖論(paradox)。

因為佛法的修行最主要是講人的經驗(即正念禪的如實觀),並沒有一定要人接受尚未被經驗到的事物。緣起說講“一切法無我”,自然也就包含了人的生命在內。但如果人的生命在當下是“無我”,一旦拿到時間座標上來看,就變成“有我”⋯⋯?

這當然是矛盾的。所以“小我的輪迴”充其量只是當時印度的世俗文化罷了。“不再輪迴”也只是當時為印度人認同的成就。要說人必須“相信輪迴”才能修行佛法,是沒有任何法理根據的。八正道里的“正見”也只是了解緣起與四諦,並沒有一定要人相信什麼。

佛陀是為了能讓當時的印度人有機會親近正法,就善巧地把當時世俗文化里的內容納入所教。結果就是阿羅漢的成就包含了“不受後有”。但對現代人而言,這個成就是不招人待見的。因為會讓人感覺自己原先還能一生又一生地做三界旅行,但若修了佛法有了成就,就連這“旅行權”都沒有了!所以要現代人修正念禪,就不能再用兩千多年前不再輪迴的那一套了。

現代人理性而講實效,不再輪迴已經沒有吸引力,也無法作為現代人修行的方便了。所以正念禪講的四念處修行,是教人擺脫生命里一再重複出現的煩惱,及斷除自己大大小小的“不良習慣”。這就是現代版的不再輪迴了。也是幫助人在充滿緊張與壓力的現代人生里,仍擁有屬於自己輕鬆與自在的“一片天”。這也就是現代版的入三摩地了。

許多人反對佛法的現代化,因為他們以為真理這樣東西是絕對,也是不能改變。否則就不是真理了。但這種想法不合佛法,也就是原教旨主義。因就連佛陀也須考慮隨順世俗,否則就不可能讓當時的眾生聽得進去。佛法儘管是真理,但這個真理如果離開了眾生,也是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

所以我不否認輪迴、解脫與涅槃,但以為它們在今天的人類文化環境里,應有適合現代人理解的闡釋。否則大多數的現代人會無法實踐這個真理,當然也就無法去檢驗它。而無法被檢驗的真理,就像不能被體驗的涅槃一樣,充其量只是一種玄學。這就不是佛陀立四諦法的本意了。

儒家裡也有所謂的崇古派。這些人有一種心態,即永遠都以為今天是禮崩樂壞的時代,所以“人心不古”。“非三代兩漢之書不敢觀,非聖人之志不敢存”,也就是他們的終生價值與職志。但這種想法其實並非賢聖們的本意。

因變化只是世間相的通則。孔子自己就是周易《繫辭上傳》的作者,當然會曉了《易經》講的就是“變易的學問”。故真正的儒者應不會是食古不化之輩,而會懂得“窮則變,變則通”的道理。

佛陀則根本就把無常(變易)納入了緣起法義的核心。但“佛教徒”其實是把無常想得太可怕了,造成不少人以為佛法是灰色與避世的人生態度。但這種思想只是兩千多年以來眾人的“以為”與“所作”造成的,並非佛陀的本意。這也就是正念禪不同於傳統佛教的地方了。

我不主張修行人用灰色悲觀與消極避世的眼光來看世界,而以為真的佛法修行應是如實面對人生,也如實觀察與了解世界。這就是正念禪主要的含義。

而這種比較正面看待人生的看法,也不是我的首創。而是大論師龍樹菩薩早說過的:“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注釋二)龍樹菩薩以為“空”其實是一切希望的根源。生命與世界也都可改變,只要有正確的了解、努力與修行。

也因為這,我認同菩薩道的“四宏誓願”(注釋三)。那是一種積極、開闊、光明與永不言退的人生態度。一點都不灰色悲觀,或消極避世。

所以正念禪的修行不是原教旨主義。

 

注釋一:

見《金剛經》有: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

 

注釋二:

見龍樹菩薩《中論‧觀四諦品》有:“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若無空義故,一切則不成。”

 

注釋三:

菩薩道的四宏誓是:

        眾生無邊誓願度,

        煩惱無盡誓願斷,

        法門無量誓願學,

        佛道無上誓願成。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