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正念禪」是定慧等持

「正念禪」是定慧等持

山海會

2021.11.04


禪世界主編諶飈提出了「正念禪」這個詞,真可謂是佛教現代化的一個里程碑。它不只是涵蓋了般若廣場與禪世界一直以來的共同看法———四念處應是現代人的佛法修行主軸,它同時也有著殊勝的現代意義,即包含了「定慧等持」。

因為「禪」在今天已經不只是修定,而是有著一種更寬廣的意義。但如果要說禪宗就是八正道里的定慧等持,恐怕還是有客觀上的距離。因為中國佛教比較弱的地方就是覺觀的部份。現在加上正念而成為「正念禪」,就要比「現代禪」或「動中禪」更能體現佛法在我們這個時代的內蘊了。

有人可能會覺得把四念處和禪宗扯在一起,似乎是有些驢唇不對馬嘴。因為歷史上的中國禪宗已然衰落,甚至可說已不存在。但六祖惠能大師講過的一句話,會讓我以為禪宗至少是傾向於定慧並重。因他曾說過:

「善知識!我此法門以定慧為本。大眾勿迷,言定慧別。定慧一體不是二。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若識此義,即是定慧等學。」(注釋一)

所以禪之一字,在六祖惠能以後就已經有了新的意義。佛法從此也不再只是山林主義式的在洞窟里打坐,追求「心一境性」的三摩地境界,而是變成了生活里的「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注釋二)。這就是在精神上已趨向「正定」與「正念」並重,只是在如實覺觀上還未詳盡發揮。現在把四念處和生活里的禪結合一處,「定慧等持」的精神就完整了。

我在《做個喜悅的人———念處今論》里就說過四念處的修行包含了兩種力———洞察力與離執力。洞察力是慧,離執力就是定。最近看菩提長老為索馬長老所寫《覺知之路———念處經與其註解》一書的介紹(注釋三)里,就提到四念處不只是有大家都知道的洞察力(insight),同時也包含了三摩地(samadhi)———能幫助人有離執的執行力。這個看法和我的所見應是一致的。

我的看法如果和菩提長老與索馬長老的有所不同,就是我比較強調四念處在經驗上的成果———喜悅、輕安與自在,而對涅槃、果位與「不再輪迴」講得比較少。我想在生命的深處,我應多少有點禪宗「不為天下老和尚舌頭所轉」的叛逆個性。也因為這個原因,我特別注重四念處里的法念處。

諶飈兄所提出的「正念禪」用簡單的三個字,就把許多修行的意義都涵蓋了。而且這個說法並不深奧,反而讓我感覺很親切。這當然是佛法修行現代化上的一個里程碑!謹為之記。

 

注釋一:見《六祖法寶壇經》定慧品

注釋二:見永嘉玄覺禪師《證道歌》

注釋三:見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為索馬長老(Soma Thera) 所著《The Way of Mindfulness———The Satipatthana Sutta and Its Commentary》一書所寫的介紹里有:「Most contemporary meditation teachers explain Satipatthana meditation as a means for generating insight (vipassana). While this is certainly a valid claim, we should also recognize that satipatthana meditation also generates concentration (samadhi).」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