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關於無分別智

關於無分別智

苟嘉陵

2021.08.04


最近群組裡有人在討論「無分別智」,覺得我對無分別智的看法可能有問題而提出了質疑。我就到網路上去看看大家怎麼說,結果竟發現教導佛法的老師們(包括出家人與在家居士)對無分別智有完全南轅北轍的看法。這讓我十分訝異。這說明在中國佛教的大乘傳統里,對無分別智的了解其實是一塊灰色地帶。大家對所謂的「無分別」有各自不同的解讀,並沒有統一的看法。這對佛法的現代化當然是很不利的。

有位法師說無分別應區分內與外,即修行人在自己內部的思維世界裡應是「有分別」而不可含混不清,但對外就應無分別了。理由是因為外面的世界「有其因緣」,不是我人所能控制的。所以對外應無分別,也就是隨順因緣,沒有意見。他把無分別的定義說成「無我」,以為一旦有意見就是有了我,也就「有分別」了。

另外有人也說無分別智應區分內與外。但其人主張無分別是人的「內自證」。若是拿到外面世間來用,就會是「無分別愚」了。這種看法就和前面那位法師所講的剛好相反了。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主張「中國佛教應超越佛法的玄學化」的主要原因之一。修行人對「無分別」的錯誤解讀,自然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因為無分別並非指一切沒有差別,而是指修行人不應為諸法差別相所轉,而生出「高下之見」。這就是四念處里法念處(法覺知處)的修行原則,即修行人應對任何的相與觀念清楚明白有所覺知,但同時也應覺知到自己是否有因這些相與觀念而昇起任何執著與法慢。如果有,就應「覺知其有」,而遠離執著與法慢。

例如佛法講的是如何解脫煩惱,而基督教講的是怎樣蒙神恩典能上天堂。它們的教說當然是很不一樣的。「無分別心」的意思不是硬要把它們說成一樣,或用任何的理由把它們想成一樣,而是不應有因不一樣,就生出佛教比較優越或比較正確的心思。這就是高下之見了。

故佛法的修行並不是要去否定一切法的「差別相」,也充分明白世間眾生會因各種因緣而有「智愚賢不肖」的現象。但佛法的修行是了解:「充分明白並非法慢」。如果有人以為明白就是法慢,就是一種「有我」的執著,那就是對佛法修行的誤解,也就會形成修行四念處的障礙了。

人一旦有這種對佛法修行的誤解,影響會是很大的。因從此就會走入玄學的領域了。佛法不是玄學,而是實事求是的如實觀———如實觀察與了解諸法實相,包括所有的差別相。菩提長老就曾說過不二論的玄思傳統(一切「平等」均無差別)會造成一種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也在本質上和佛法的修行精神相互違逆。(注釋一)

這不代表我反對大乘佛法,而只是感覺有需要去匡正修行人對大乘法義的誤會。中國文字特殊的「文學性」常會造成許多法義上的「想象空間」,也就容易使人望文生義。在此點上,我十分肯定禪世界的主張———應該用現代人所熟悉的語言去精準表達佛陀所說的話。這樣才能避免可能的「誤會空間」。這個貢獻當然是很大的。

大乘佛法里雖然有用「平等性智」來形容佛陀的智慧,但綜上所述,大家應已能明白那不是指一切法均無差別。

而且除了平等性智,大乘傳統里也用「大圓鏡智」、「妙觀察智」與「成所作智」來形容佛陀的智慧。這些都體現了佛法的修行絕非任何形式的含混不清。

佛法完全沒有「反知識論」的傾向。它和科學的實驗精神也沒有任何衝突。

佛法修行的基礎是如實觀察事實,也接受事實。這是一點也不玄的!

 

注釋一:

見菩提比丘於1998年所寫的 《佛法與不二論》一文。(Dhamma and Non-duality, by Bhikkhu Bodhi  © 1998)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