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誰在散布和傳播關於修行和覺悟的妄語?

誰在散布和傳播關於修行和覺悟的妄語?

梅塔

2021.08.01


最近有人學著中國禪宗祖師的模樣,散布和傳播關於佛法修學裡修行和覺悟的妄言妄語。為了顯示其沾沾自喜的謬論的功效,他提出「誰在修行?」、「誰想覺悟?」的問題。如果你老老實實地回答說「我在修行,我想覺悟」,他就欣喜萬分地宣布,你不了解佛法修行人都耳熟能詳的三法印中的「無我」,因為你竟然說了「我」這個字,進一步說你執著於有「我」而與」無我「相背離。這人於是根據其天馬行空的所謂邏輯,鸚鵡學舌地推斷出因為「我」不存在,所以「只有業(actions)而沒有造業者(doers)」,所以有「所謂出離之法就是某種印度蛇油(欺騙)」、「修行法門(methods)之談不過是營銷之術」以及「覺悟是一種騙局(scam)」的高論。其人自稱「佛教老師」、「禪修教師」,迷惑了相當一批喜歡中國禪宗和印度靈修的佛教修行人或佛法愛好者。嚴格說來,其人的謬論已經誹謗和歪曲了佛陀的核心教義和教法,有意或無意地宣揚其個人邪見(wrong views)而斷人慧命,這是真正的佛法修行人需要不計情面揭露的。

這人也同意佛陀所說:一切現象(萬法)都是由包含色、受、想、行和識的五蘊所形成。在此世間五蘊所成的「我」,精勤修行並以覺悟為目標,完全符合一個活生生的人的現實需要,也完全不違反佛教的世俗諦,並沒有絲毫錯誤 – 在這個現象界里,用「我」這個名相作標誌而與其他的事物區分開來,是任何一個有基本理智的活在現實社會中的人必須做的,否則會產生個人與他人、社會和環境關係的混亂,根本無法在此世間生活。這本是簡單的道理和人們的共識,不需要用那些妄言妄語去攻擊或故作高深地喋喋不休「眾人皆醉我獨醒」。「覺悟」同樣是概念或境界而已,一個五蘊所成的佛法修行者走佛陀所倡導的解脫覺悟之路,只要不執取一切現象、境界包括「覺悟」、「解脫」、「涅槃」、「無常」和「無我」等,以覺悟為目標而不斷修正自己的錯誤,這何罪之有而遭人無理攻擊?至於「業」和「行為」等,當然有「業」的五蘊所成的造作者和行為的施予者 – 佛陀本人清楚地在原始教典等佛經中對修行人的業和果的關係作了不懈的闡述,簡言之就是造業者必須為其業負責。那位鼓吹妄言妄語的人,不過是在潛意識裡割裂了勝義諦和世俗諦的關係,用自以為的勝義諦去反對、毀壞世俗諦,以為自己掌握了自以為是的絕對真理就批判和攻擊世俗諦。與世俗諦對立的真正的勝義諦是不存在的。拿著「無我」、「苦」的概念去對現象界的事實和真諦加以批判,是可笑的「關公戰秦瓊」和「左右手互搏」,背後其實是一種極深的法執和妄想痴迷。

對佛法的核心教義包括覺悟和修行方法進行攻擊,是一種由於自己無法理解佛法的怯弱,一種因修學沒有信心的自卑而產生的狂妄,一種試圖詆毀行之有效的修學法門的我慢,一種混淆是非而害人害己的胡言亂語。這位妄言妄語之人,其本身就是五蘊所成的他自己的身語意業,特別是妄語業的造作者和業果的承擔者。這些業既然產生,因果法則可以保證其業果的如影隨形和絲毫不爽。

妄言妄語其實可能是某些心理問題的表徵,此類事件的發生是有科學根據的。某些人推崇的兩位克里希那穆提(J.K.和U.G.K.)在他們的成長時期都有所謂身體大病或精神變異的特殊階段,他們的時代崇拜者稱之為突破(breakthrough)。因為這兩位克里希那穆提是屬於其時代的靈修演講或開示的世界級「網紅」,當時和現在都收穫了不少名流追隨者。其中J.克里希那穆提被稱為「佛」、「覺悟者」和「阿羅漢」,然而這些所謂的「覺者」們所談論放棄執著的「覺悟」被其某些當代極端崇拜者稱為「騙局」,這是多麼辛辣的反諷。當一個人眼前出現了熱切崇拜的偶像,隨之而來就是跪倒的雙膝,無論這偶像是奧修J.克里希那穆提U.G.克里希那穆麻原彰晃或是宋七力等「大師」。

對於妄言妄語之人,應該在他的腦袋上來一記中國禪宗大師的棒槌敲打,看他這個名相疼還是不疼 – 沒有五蘊所成的事相上的他,哪個人在喊疼呢?當沒有人說他是什麼異端(heretic),卻大喊大叫別人不寬容而說他是異端時,他也許有被中世紀宗教裁判所迫害的妄想。如果說別人批評或嘲笑了什麼,人們不過是指出了一個妄人(delusional person)的若干典型特徵而已。

參考: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離線瀏覽壓縮包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