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派對-離摔跤不遠了!

離摔跤不遠了!

客觀派對

2021.06.30


金剛經到底說了些什麼?它對今天的中國人乃至全人類仍有意義嗎?我想這是存在於不少法友心中的疑問。

般若在大乘佛法里的地位的確很高,因為它是六波羅蜜多的核心。但般若很實用嗎?還是只是存在於修行人腦子裡的東西呢?不少西方人所了解的中國佛教,可以說就是中國禪宗。而禪宗如果有任何的文字所依,著名的《金剛經》就是其中之一了。但《金剛經》對今天的人類而言,仍有意義嗎?

事實上意義非常重大,只是一般人不一定知道。如果要講《金剛經》的實用,就讓我用今早在群組裡收到的《戚本禹回憶錄》里的一小段來開個場吧!

戚本禹曾任《紅旗》雜誌副總編輯,也是「中央文革小組」的成員,目睹了文革整個過程。他承認自己是毛澤東的粉絲與信徒,而在回憶錄里寫下了關於意識形態的這一小段:

「毛主席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無產階級革命的領袖。他一向十分重視意識形態領域裡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鬥爭。他始終認為,無產階級在奪去了國家政權和完成了對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以後,同資產階級在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並沒有結束。尤其是在國際資本主義還處於十分強大的情況下,這樣的鬥爭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的。」(注釋一)

這一段的描述就可看出金剛經對當今人類的意義所在———對任何「真理」的執著,都可能釀成災害。這在佛教里被稱為法執,也就是對觀念的執著。毛主席在解放功成以後如能選擇淡出政壇,他的歷史評價與定位會是大不一樣的。許多後來發生的災難(如大躍進與文革)就不會被史家算在他的頭上。但他畢竟也是凡人,無法踩「歷史的剎車」而不堅持階級鬥爭。但他如果能懂金剛經,就會明了「法尚應舍」(注釋二)的道理,也就會在解放後以平常心對待所謂的資本家了。

這就是金剛經的核心價值與意義———任何人與政黨都不應執著於絕對真理。因真理如筏,是拿來給人用的,而不應被用來綑綁人。階級鬥爭在中國革命的初期也許是確有需要,否則無法撼動幾千年的舊社會。但在解放以後,如果還堅持要把階級鬥爭進行到底,就會造成更大的災難了。

因為資本是任何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一環,其重要性和工人與農民是一樣的。國家所應做的,是管理資本規模的不當擴張,照顧工人與農民的福利。而不是打倒資本家,要堅持把其視為萬惡。中國在解放後經歷了三十年的社會動盪,最後還是走上改革開放與保護私有財產的理性道路,而有了日後的繁榮,就已經證明不執扭於任何的意識形態是正確的了。

美國事實上也是一樣。自由女神雖是民主的精神象徵,但美國如果把民主當成絕對真理而生執著,同樣會受到「法執之害」。

因為人一旦以為自己所擁有的某樣東西絕對正確,就會失去反省自我的能力。美國之所以花如此巨大的代價去介入幾乎所有其他國家的事務,卻忽視了自己國內簡單明了的社會問題(包括種族與貧富差距),這難道不就是被自以為是的「絕對正義」心態沖昏了頭?美國人如果不能了解金剛經所傳達的這個訊息,而繼續做其「武林盟主」的春秋大夢,從頂峰掉落谷底也就只會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了。

金剛經所說的其實很簡單,即覺知事實(如實觀)是任何人或國家都應具備的基礎能力。人只要自以為站在了某種優越的妙高山頭,或絕對的正義高峰,就是著了我相、人相、眾生相與壽者相(注釋三)。會自傷慧目而不自知。看不見,也就離摔跤不遠了!

我不希望看到中國或美國摔跤。這對全世界都不會是件好事。但這件事是否能如我所願,將取決於她們是否能各自充分了解金剛經所說的這件簡單的事。

 

注釋一:
見《戚本禹回憶錄》第三部分——第一章 從《評〈海瑞罷官〉》到「二月提綱」 —— 意識形態領域的社會主義革命

注釋二:
見《金剛經》有:
「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注釋三:
見《金剛經》有:
「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離線瀏覽壓縮包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