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管理概念的佛法修行能力

【禪世界按】:苟嘉陵居士對《金剛經》關於概念(即一種名相)深意的現代闡釋,使現代佛法修行人很好理解和受用,禪世界讚嘆不已。願當代修行人積極投入佛教現代化,利益自己和他人。

 

管理概念的佛法修行能力

苟嘉陵

2021.06.25


孔子門人所記孔子的話———《論語》,對中國文化的影響可以說是巨大的。宋儒甚至有「半部論語治天下」(注釋一)的說法。於是就有人問我佛教里是否也有類似的說法?可不可以用來支持中國佛教的現代化?我就笑答據我所知,佛教是不大可能有如此論述的。

因為在《金剛經》里佛陀曾說過:“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注釋二)如果連「有所說法」都未曾有,自然也就談不上治國平天下了。

這不只是佛家和儒家的不同,其實也是佛教和一切宗教的不同之處。但它真實的義理卻很容易為人誤解。我以為這是佛教是否能現代化的一個關鍵環節———即「諸佛如來實無所說」到底是何義?

對這個問題最好的回答,我以為並不是大乘佛法里反覆強調的空義(voidness),而是佛陀所說四覺知處(身、受、心、法;四念處)中最後的法覺知處(法念處)。它指的是修行人應隨時覺知一切法的緣起性———我人所有的概念(idea; concept)與意識形態(ideology) 皆為因緣所生。這就是諸佛如來實無所說的真義。「實無」不代表不存在,而是一切概念均沒有自性,也非常恆不變。

「無自性」在佛法里似乎已經變成老生常談,但它確是法覺知處修行的關鍵。

龍樹菩薩在大乘佛法流布的初期(約佛世後八百年)因無法用法覺知處來化解當時修行人的法執,才大力闡揚空義,希望能讓已然變調的佛法修行回歸中道。但在大乘佛法流布近兩千年以後,空義又同樣被人作了變調的理解,而以為「空性」是可以進入的東西。(不少大乘學人以為一旦進入空性,就是見性成佛。)但空的原始目的只是要破除人的法執,佛陀原本就曾說過,只是沒有如龍樹菩薩說得那麼多罷了。

至於為什麼「法覺知處」是佛教現代化的關鍵,在今日世界尤其重要呢?

因為它能幫助現代人了解「概念是概念」。這個了解既非批評,也非說教。但它能幫助緩解人類因意識形態而產生的紛爭,是可以被確定的。

佛法當然有自己的意思與立場,但其主題並非批判一切法,而是對其了解。一旦有了了解,自然也就會有同情了。法覺知處的立場只是在提醒人類———無論人的思想或價值體系為何,它們和人的關係永遠都是透過概念(idea or mental object)來表現的。但人會對概念產生執著,就像對慾望(desire)一樣。佛陀所教只是在提醒修行人:「覺知一切法,包括管理好自己的概念與觀念」。

佛教不會去論證到底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比較優越。也不會去辯論到底是佛陀還是基督的話比較正確。因為無論是誰比較優越或正確,人有的都只是觀念與概念。我人應擁有管理自己概念與觀念的能力。這個「法覺知處」的修行並不複雜,只是要人了解概念是概念,觀念是觀念。

這就是諸佛如來實無所說的真義。

 

注釋一:

見宋人羅大經所著《鶴林玉露》:

“趙普是山東人,平生所讀止《論語》……太宗嘗以此問趙普,趙普略不隱,對曰:「臣平生所知,誠不出此。昔以其半,輔太祖定天下;今欲以其半,輔陛下致太平。」”

 

注釋二:

見《金剛經》有: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