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涅槃寂靜是無諍

涅槃寂靜是無諍

苟嘉陵

2021.06.09


佛法里既然有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也就是三個可以用來檢驗是否符合佛法的準繩(criteria),修行人是否就可以用這個作標準(standard)來衡量與批判其他宗教呢?我想許多佛法修行人雖沒有如是說,但心裡確是這樣想的。但我以為佛法的修行不應是如此。這是近幾年我對佛法修行新的所見與體會。願藉此次探討不妄語的機會略陳管見,以就教於十方諸善知識。

有友人以為我是在反對自由論辯,而提醒我佛法的修行應是「自依止」———不應在思想與心靈上依賴任何威權。他以為一個人若有所見,就應不受拘束地直抒胸臆,無須顧及其他宗教徒的感受。他把這種態度視為維摩詰所說經里的「直心是道場」,也就為自己對其他宗教的批判「正名」了。

這當然也就是以為我的看法「不夠直」———因為我沒有讓心靈自由馳騁于思想的原野,是自己綑綁了自己。他以為只要沒有在「身體的行為」上傷害他人,就沒有違反五戒。在精神與思想上就可以完全不受拘束———就連批評佛陀都可以,更遑論對其他「未解三法印」宗教的批判了。但我以為這種看法是對佛法修行的誤解。有沒有構成妄語,我不想多說。讀者諸君可自行判斷。我只希望由緣起法的立場略陳己見,並提醒人的行為除了身體,還包括言語與精神。也就是身、語、意。

緣起法最主要的立場,是世間實不存在具有終極意義的絕對真理。而且就連這個「緣起真理」,也同樣不具任何終極性的絕對意義。這在中國佛教里被稱為「空空」。即就算「諸法從緣起」的空,也是空的。無自性,亦無他性。皆為因緣所生。故三法印是用來給修行人檢驗自己所了解的佛法的,而不是一种放諸四海皆準,而可用來檢驗世間一切教說的絕對真理。

對這個「緣起非絕對」的了解,就是八正道里的正見,也是解脫道的基礎。如果沒有這個了解作基礎,佛法的修行就容易會走偏了。

部份佛教徒會以為這種看法簡直是自貶佛教的身價。但事實上這才是佛法在今日世間最大的價值所在。

因為人類發展演化到今天所面臨最大的困境與挑戰,就是意識形態(ideology)的執著與對立。其中包含民主陣營與共產陣營的對立,基督教世界與回教世界的對立,表現在中東地區的以巴衝突,及台海兩岸的僵局上。這些都是今日世界似乎無解的僵局。

但在佛陀所教的修行方法里,是有解的。

因為它可幫助人類了解與認識自己,而超越意識形態的執著與對立。佛陀所教在今日世界所應發揮的最大功能,就是它可以幫助人類學習如何放下意識形態的對立。

修行人如果希望能做到這樣,佛教本身就應先行放下宗派與傳承間的對立,也不可再有那種拿著法印的尚方寶劍,就自以為可以批遍天下的「言語行為」。佛教雖允許思想的自由,佛陀也常與人論辯,但執著於任何的絕對真理,在佛法里永遠都是「法執」,是不可取的。

佛法修行的目標,是三法印中「涅槃寂靜」所表現的無諍。它應該幫助人類走出意識形態的對立,而不是進入。

 

作者投稿禪世界。【免責聲明】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