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派對-不妄語的真義

不妄語的真義

客觀派對

2021.05.30


最近和友人聊天,發現他和我過去一樣地不知道五四運動的旗手是誰。因為我們都生長在蔣介石政權時代的台灣。那時候台灣的大環境是「反共抗俄」。每一輛公車上都可以看到「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標語。我想我是在出國十幾年以後,才逐漸意識到自己所了解的中國近代史,其實是被過濾與處理後的一個版本。例如陳獨秀是五四運動的旗手與思想領袖這件事,就是一例。

但對這件歷史的了解,很重要嗎?五四運動迄今已逾百年,是很久以前的古早事了。這件事和今天的台灣乃至大陸新一代的華人,有什麼關係嗎?我多年以來提倡中國佛教現代化,自然了解應和政治「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道理。我們如果在今天探討佛法五戒里的「不妄語」,講五四是否有些離題太遠了呢?

我以為正好相反。因為藉著對這「我所不知之事」的反思,我反而可以更貼切地幫助大家窺見佛法里不妄語的真義。妄語——不講真話——的真正結果是創造無知,也就會造成生命里的無明(ignorance; 無知)。要求在無明中的人看清自己生命的方向,是不大可能的。

據我所知,台灣人所了解的五四運動是德先生與賽先生,是巴黎和會與民族屈辱,是漢奸曹汝霖與火燒趙家樓⋯⋯。但大多數台灣人不知道五四運動的旗手是陳獨秀。這難道不奇怪嗎?真正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即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黨員與首任書記。但他所主編的《新青年》是新文化運動的主要刊物,是思想推手與靈魂。他本人則是北大的文科學長(相當於台大的文學院院長),是校長蔡元培特意禮請來的。傅斯年在當年是年輕的北大學生。毛澤東則在圖書館任管理員。他的上司就是李大釗,是圖書館主任,也是中國最早信服馬克思主義的人。

我過去所不知的,就是這一塊被過濾遮掩住了的事實:五四運動與新文化運動包含了中國知識菁英和馬克思主義最初始的接觸經驗。這裡頭許多的討論與辯論,會影響後來中國的走向與發展。台灣人如果對這段歷史只有片面的認知,談兩岸關係會是蒼白與無力的。

陳獨秀在當時的中國是極具影響力的思想領袖。但他在初始的階段,是既不偏左也不偏右。胡適是北大教授,也是美國實用主義大師杜威的學生,主張中國應學習美國,走美國的道路。而李大釗則以為中國沒有這個條件,故應學習俄國的共產革命。他們三人在一起時常有激烈的辯論。陳獨秀最後為李大釗所說服。這一頁,就是當年被蔣介石政權空白留中的部份。

但佛家不妄語的真義,是人的心靈必須要能回歸真實,才會有和平與寧靜。也只有在真實里,才可能生出智慧。李敖曾評說蔣介石,認為蔣封殺雷震所辦《自由中國》雜誌真正的後果,是使日後真正反動的雜誌在台灣得到成長的機會。我不會完全同意李的觀點,但肯定他至少說出了一個事實:「操弄人民智慧的結果,將是社會整體與長期的無明。」

所以我很高興今天在網路上,看到大陸的社會科學院有人在為陳獨秀平反。因為他也如台灣的雷震一樣,曾因「政治不正確」而被黨紀處分。我也很高興看到台灣有李天豪老師做歷史「公開課」視頻,在為台灣人的歷史認知努力。我相信真的和平是必須建立在對真相的了解與認知上。

金剛經里佛陀說:『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

希望將來所有人類的政治領袖,都能體解這句話的真義。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