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派对-不妄语的真义

不妄语的真义

客观派对

2021.05.30


最近和友人聊天,发现他和我过去一样地不知道五四运动的旗手是谁。因为我们都生长在蒋介石政权时代的台湾。那时候台湾的大环境是“反共抗俄”。每一辆公车上都可以看到“保密防谍,人人有责”的标语。我想我是在出国十几年以后,才逐渐意识到自己所了解的中国近代史,其实是被过滤与处理后的一个版本。例如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旗手与思想领袖这件事,就是一例。

但对这件历史的了解,很重要吗?五四运动迄今已逾百年,是很久以前的古早事了。这件事和今天的台湾乃至大陆新一代的华人,有什么关系吗?我多年以来提倡中国佛教现代化,自然了解应和政治“保持距离,以策安全”的道理。我们如果在今天探讨佛法五戒里的“不妄语”,讲五四是否有些离题太远了呢?

我以为正好相反。因为借着对这“我所不知之事”的反思,我反而可以更贴切地帮助大家窥见佛法里不妄语的真义。妄语——不讲真话——的真正结果是创造无知,也就会造成生命里的无明(ignorance; 无知)。要求在无明中的人看清自己生命的方向,是不大可能的。

据我所知,台湾人所了解的五四运动是德先生与赛先生,是巴黎和会与民族屈辱,是汉奸曹汝霖与火烧赵家楼⋯⋯。但大多数台湾人不知道五四运动的旗手是陈独秀。这难道不奇怪吗?真正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即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党员与首任书记。但他所主编的《新青年》是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刊物,是思想推手与灵魂。他本人则是北大的文科学长(相当于台大的文学院院长),是校长蔡元培特意礼请来的。傅斯年在当年是年轻的北大学生。毛泽东则在图书馆任管理员。他的上司就是李大钊,是图书馆主任,也是中国最早信服马克思主义的人。

我过去所不知的,就是这一块被过滤遮掩住了的事实: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包含了中国知识菁英和马克思主义最初始的接触经验。这里头许多的讨论与辩论,会影响后来中国的走向与发展。台湾人如果对这段历史只有片面的认知,谈两岸关系会是苍白与无力的。

陈独秀在当时的中国是极具影响力的思想领袖。但他在初始的阶段,是既不偏左也不偏右。胡适是北大教授,也是美国实用主义大师杜威的学生,主张中国应学习美国,走美国的道路。而李大钊则以为中国没有这个条件,故应学习俄国的共产革命。他们三人在一起时常有激烈的辩论。陈独秀最后为李大钊所说服。这一页,就是当年被蒋介石政权空白留中的部份。

但佛家不妄语的真义,是人的心灵必须要能回归真实,才会有和平与宁静。也只有在真实里,才可能生出智慧。李敖曾评说蒋介石,认为蒋封杀雷震所办《自由中国》杂志真正的后果,是使日后真正反动的杂志在台湾得到成长的机会。我不会完全同意李的观点,但肯定他至少说出了一个事实:“操弄人民智慧的结果,将是社会整体与长期的无明。”

所以我很高兴今天在网路上,看到大陆的社会科学院有人在为陈独秀平反。因为他也如台湾的雷震一样,曾因“政治不正确”而被党纪处分。我也很高兴看到台湾有李天豪老师做历史“公开课”视频,在为台湾人的历史认知努力。我相信真的和平是必须建立在对真相的了解与认知上。

金刚经里佛陀说:‘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希望将来所有人类的政治领袖,都能体解这句话的真义。

 

作者投稿禅世界。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