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請勿把五戒泛道德化

請勿把五戒泛道德化

山海會

記得過去在曼哈頓曾聽長叡法師講課時講到律宗,提到印順法師其實以為凈土宗和律宗根本就不應成為一宗。因為凈土和戒律在大乘佛法里通一切宗派,並沒有需要特立一宗來弘揚。當時我就感覺這個見解實乃真知灼見。

因為中國人的確是把佛法弄得比原先複雜許多了!這固然是大乘佛法的特色,即菩薩道主張「應機說法」,所以才會有如此眾多的「法門」。但在總體上來說,中國佛教實在是應走上簡化的道路。因為太繁複是比較難有生命力的。

所以我主張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既然是一切佛法宗派修行的基礎,就不應把其弄得太玄太複雜,而讓尚未決定修行佛法的人望而卻步。這不是為了要吸引更多的人而降低佛法的標準,而是佛法修行的目的是「通向解脫覺悟」,而不是去支持人所創建的禮法價值。禮法雖有其在世間的政治與倫理意義,但不應與佛法相混。否則反而容易造成修行的障礙。

這個說法也許會讓不少人誤以為我反對道德,但其實完全不是。我的立場只是以為不應用世間尺度來臆測佛的智慧。佛陀所立的五戒的確是在講人的行為法則,也就是一種道德。但這種道德的不同在於它不僅僅是道德,因為它通向解脫,也就是通向涅槃。五戒如果被弄得太玄,太複雜而「泛道德化」,就容易流向形式主義。也就會失去其通往涅槃的本來功能了。

例如在不殺戒上,就有人嚴格主張不可殺任何生物。到最後連對人類健康有害的蟲鼠,皆一律不可殺了。也有人主張修菩薩道就不可食眾生肉,所以必須素食。否則也是違反了不殺戒。這樣就是把五戒弄得很複雜。會使不少人對佛教「望之儼然」,甚至會是望而生畏了!

但事實上佛法是這樣嗎?硬要堅主是的人,我看實在是有毀謗佛陀的嫌疑。因為這些主張都只是後人對五戒的一種引申性詮釋。他們的立意雖是想提倡一種良善的價值觀,但其前提應是不可隨意改動佛法基本的修行底線。否則會造成修行人不必要的心理負擔,反而會是傷害佛法了。

佛陀本人是依靠化緣而日中一食的比丘,化來什麼就吃什麼。堅持修菩薩道必須素食,難道是要說佛陀不是菩薩?還是說他不夠慈悲?所以我雖一向支持各種派別與原因的素食主義,但我反對任何人扭曲佛教。尤其反對「食葷腥就是違反五戒或菩薩道」的論述。因為那不如實。是把五戒弄得太玄了。我要請所有做如是說的法友們對此三思。

另外像不飲酒戒,也應是不可執於「絕對不喝」而在「不喝」里尋找什麼絕對的意義。因為五戒里的任何一戒,都沒有任何絕對的意義。它們都只是幫助人通往涅槃的管道與憑藉。人如果酒醉了,就容易無法約束自己的行為,而傷害自己或他人。所以不飲酒才是一戒。但如果並沒有醉,而只是一種社交禮儀,或小酌怡情,就沒有違反五戒。一定堅持滴酒不沾才是持戒,也是一種誤會。

五戒可通往涅槃的意思是它可鋪墊而幫助養成和喜悅、自在與覺醒相應的「自律人格」。那是一種柔軟、和諧與慈悲的「心地」。但它不可能靠把任何一戒「修到極致」來達到,而是要靠一個人整體人格的逐步甦醒與和諧。方法則是佛陀所說的「甦醒方法論」———四念處(身、受、心、法)的修行。

五戒(即正業)不可離開佛陀所說的四諦與八正道而單獨存在,否則就容易因正見不足(未明緣起)而興起追求絕對的心思,開始在怎樣才能「最究竟」地不殺生、不飲酒與不邪淫上大動心思⋯⋯。但其實都是追求絕對的迷思。

所以我要再次呼籲法友們:請不要把五戒弄得太玄,而成為泛道德化!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