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論在家五戒里的不邪淫

論在家五戒里的不邪淫

苟嘉陵

2021.04.02


要佛法能在現代利益更多的眾生,用現代語言闡明在家人的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應屬至關重要。因為戒(戒德;道德)所講的是人的行為,是佛法修行的第一線。修行人的行為法則如果不能在人生里落實,所謂的修行是不會有生命力的。

但如果要在今天的中國傳統佛教里講在家五戒,我就感覺不邪淫戒會是比較困難的一塊。因為它牽涉到人的性行為與性關係,是「敏感地帶」。因為它常和政治一樣,會讓人變得不講理。但困難雖是困難,我仍以為它很重要,而不能不對其詳細探討。否則所謂的佛教現代化會是空中閣樓,變成只是存在於書房裡的文字,及腦子裡的觀念。

我以為今天中國佛教里不少人所講的在家五戒,其實背離了原始佛教里實事求是的精神,也就是沒有真實地面對人性,使得不邪淫戒變成了一種道學,而失去了它原本的意義。

因為原先在家人的不邪淫戒很簡單,也很實際。就是不可和不適當的對象(即他人配偶,與被守護的未成年者)發生性行為,也不可用暴力或威勢以達到目的。但除此之外,兩個成年人間自願的性行為並沒有違反在家五戒。

但大家如果去網路上查找一下(輸入不邪淫三字),就會發現當前中國佛教事實上已經把這個簡單實際的行為守則擴充地非常「完備」,而包含了許多佛教當初並沒有講到的內容。這個現象發生在中國佛教里,我以為並不奇怪。因為中國人在文化思想上一直很有創造力。但在佛教的在家不邪淫戒上,我以為中國佛教是走偏了。還不如老實遵循最早的原始佛教時期所講的在家五戒。

因為在家五戒里之所以有不邪淫戒,就是讓在家人可以在沒有傷害的情形下讓性慾得到抒發,進而緩解性焦慮,也就是不安。這對修行是有幫助的。但相當一部分中國人在宋明理學以後,好像就和性慾(淫)結了樑子,甚至似乎是有一種深仇大恨一樣,硬是要把性慾講成「萬惡淫為首」。於是部分人就把不邪淫闡釋為———婚姻以外的性關係皆是邪淫。於是此戒就失去了其原本抒發、疏導的功能了。

例如歷朝歷代都有許多人,是討不起老婆的窮人。他們沒有婚姻,也無法組成家庭。你要說他們的一生里如果有性行為,就都是邪淫嗎?還是佛法只是屬於有產階級的東西呢?

就是在今天不窮的時候,也有不少的不婚主義者,及一群已出櫃的非異性戀者。你要堅持你自己的所謂佛法的立場是主張這些人都必會「下地獄」嗎?

這就是這些道學先生們的可惡之處了!

他們在中國傳統佛教里創造了一個新詞兒,叫正淫。於是原本簡單實際的不邪淫就變成了一種高高在上的「道德」了。直到今天,還有人在大聲疾呼:「如果沒有遵守正淫,就會下地獄!」而他們所講的正淫絕不只是應發生在婚姻之內,而是就算夫妻也必須講究做愛時處所、時辰乃至「姿勢」,否則就是他們眼中的不正⋯

但事實上原始教典里並沒有這樣的論述。所以這些純屬他們自己的發明與猜測。但這種發明其實是在與廣大的人民群眾脫節,也是自以為比佛陀還要高明的傲慢。我說這是在製造問題,也是在給佛法的弘揚與傳播添亂。

佛法並沒有要去擁護或反對婚姻制度,也沒有要去支持或不支持同性戀。就像佛法對人類性行為的立場既非肯定,也非否定一樣。因為這些都不是佛法修行的主題。硬要用佛法來「支持婚姻」,而堅主婚姻之內的性行為就是「正」的看法,當然也就容易助長某些為人夫者的家暴心態了。

所以我主張在家人的五戒,應恢復原始佛教里所定義的不邪淫。這不是在「不支持」家庭價值或任何的道德論述,而是佛法修行的主軸應是「離苦」,而不是護衛任何的抽象觀念或價值。在家不邪淫戒被道學化擴張的結果,就是會失真———使大部份在家人的修行失去了真實的生命力。這也就是佛法的被玄學化了!

修行人只有在接受與面對生命的真實以後,才談得上覺醒與覺悟。所以我以為在家五戒不應談得太高。

五戒里還有「不妄語戒」,也同樣是一種實事求是的精神。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