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何谓切实修行?

何谓切实修行?

山海会
2021.02.28

如果要用一句话表达我对何谓切实修行的看法,我会说修行是要能做个喜悦的人!这不代表我否定果位或解脱、开悟等一切成就,如阿罗汉的“不再轮回”。而是我们如果要讲切实,就要讲人生命里的经验。而喜悦就是最简单直接的人的经验了。

而且根据佛陀所说的四谛(苦,苦集,苦灭,苦灭道),修行的目的就是做个喜悦的人,也就是生命里烦恼的止息———苦灭。它是佛教里众多传承与宗派间的“最大公约数”,也很容易理解。如果希望佛法在世间能发挥利益众生的“效益极大”,由这个正面的角度去阐说四谛,应是很合理的。

部分比较喜欢待在书房里做思维活动的人,往往会把佛法想得很玄,以寻找一种思维的慰藉。这如果只是在自娱地刷存在感,就和消遣娱乐一样是无可厚非。但问题是这些人也常会用其“思维出来的佛法”美化与壮大自己,而形成“法慢”与“我慢”。当这些“慢”存在时,自然就比较难去做个喜悦的人了!但最大的害处,是因把佛法无端地复杂化与玄学化,而会经常误导他人。

这些人常是“好辩种姓”,动不动就用自以为是的“标准”去批评,甚至批判他人。殊不知四谛的意思是教人如何灭自己的苦(苦灭道),主题并不是批评他人,或批判其他的宗教。佛法虽的确能帮助全人类,但绝非靠“辩倒其他宗教与宗派”来达成。因为以四谛法的修行观点来看,喜悦的气质与人格,才是人间最好的说服。修行人如果有喜悦的生命品质(苦灭),旁人自会有感。讲太多话,其实是没用的!

如以四谛法义来看,人间大部分问题的根源其实是在人类自身。即人间各种的变态与倒错,无边的争斗与无尽的贪婪,其实都源于人的“少喜”(苦集)———缺乏喜的觉受。

人因各种的偏执,而被边缘化(alienated)于自己的生命,也就缺乏喜悦的生命品质。而佛陀所教的,就是帮助人透过对自身诸多因缘的了解而重新认识自己,恢复生命的喜悦与本然。所以佛法不是很玄,很复杂的东西,而只是帮助人类超越偏执,做个喜悦的人而已。人如果有了喜的生命品质,就不会再如此地“好斗”与“好得”。因为那些都是人内心深处不安全感与不完整感的浮现,也就是少喜而已。

孔子说壮年人“戒之在斗”,而老年人则“戒之在得”,就是见到了佛教所说的“瞋”与“贪”。但孔子也许没有见到瞋与贪真正的根源,其实是人的少喜,也就是不安全感、失落感与不完整感。而佛陀所教的就是如何运用觉知的智慧,去超越不安全感、失落感与不完整感。而和生命“本然的喜悦”接上线。

由这个角度看,佛陀所说的四谛可能确是比重礼乐的儒家更上层楼。因为佛陀直接指出了人的问题是“少喜”,而直接教人如何“灭苦”。这对人类的全体来说,确是一种振聋发聩的智慧。也就是我之所以会写《做个喜悦的人》的原因。

我判断一个人的修行是否已经步入正轨的主要考量,是看他是否愈修行愈活得开心。这个标准虽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一个人到底是不是个喜悦的人其实会写在脸上。也就是和其亲近的人,一定知道。

这就是切实的修行。

 

作者投稿禅世界。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