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請勿用緣起批評他人

請勿用緣起批評他人

苟嘉陵

2021.02.23


事實上我自己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用佛法裡的緣起法義去批評別的宗教,以為自己很有理。年紀較長,就明白自己其實是不懂緣起。因為它不是讓人用來批評別人,而是讓人瞭解與明白自己的。真瞭解佛陀所說緣起法義的人,不會把緣起或無我當成一種「真理」,而用它來衡量別的宗教。因為那是在基本的修行心態上搞錯了。

但佛法修行人會有這種傾向,是很可以被理解的。這裏頭其實有一種認真與傻勁兒。他們一旦了解原來世間有「我見」這回事,而佛陀是說「一切法無我」時,馬上就把無我當成真理來批評別人。殊不知這種心態,就是未解緣起的表現。

因為佛陀所說的緣起無我只是世間相的事實,無需人去肯定,或對別人耳提面命。修行人應做的只是對其瞭解。與他人分享這個瞭解當然沒錯,但佛法的修行絕不是要把這個事實推銷出去。因為事實是無需推銷的。一定要推銷自己的「無我真理」,或堅持糾正別人的「有我謬誤」,正是沒有瞭解「有因有緣世間集」。

這種推銷真理的心態,會把佛法弄成一種「心靈雞湯」。但一般人會很自然地反感於這種推銷員心態,硬是不喝。你又能如何呢?

事實上推銷無我和推銷淨土,在心態上並沒有太多的不同。但淨土法門並沒有說修行就一定要修淨土或信仰阿彌陀佛。倒是一些堅主緣起無我的人老在批評基督教的靈魂論,或淨土法門的往生說,以為這些違反了佛法裡的無我。但事實上就算是最原始的佛說也包含了「有我」的一面。例如阿羅漢的「不再輪迴」,就是建築在有我的「輪迴說」之上。以為因無我就不能輪迴,只是缺乏想像力罷了。

我當然瞭解許多人認為此二者無法並存,而把輪迴視為「有我的邪見」。他們可以接受「有做而無做者」,「有思而無思者」的說法,卻無法想像「有輪迴而無輪迴者」。這難道不是一種矛盾?

事實上生命本身是不斷的「重複」,故今生就已經包含了無盡的輪迴。而無我也是現在當下就無我,不是死後才無。故無我的「有因有緣世間集」只是指出了生命的「不可主宰性」。因無我就不讓人輪迴,是沒有道理,也是好笑的。自然也是一種對緣起的誤會。

如果無我並不妨礙你白天吃飯,晚上睡覺,那何以就妨礙了你輪迴呢?這話說來有些好笑,但我感覺現在就有需要一本正經地指出———無我的意思本來就不是否定人的前生與後世。

所以筆者提倡的佛教現代化從不否定前生與後世。無論是在佛教內,還是在佛教外。我也明白佛說緣起法的主題不是批判,而是瞭解。修行人在講無我或討論無我時,切不可流於對前生與後世的否定。

真懂無我的人會對諸法不起「有無二見」。不會說世間有,也不會說世間無。因為那是觀念的執著,也就是所謂的「戲論」。

這層法義也許不是那麼容易理解。但有一點我們可以確定,即說前生與後世「無」的人,並沒有如實瞭解緣起與無我法義!

金剛經裡不是也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作者投稿禪世界。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