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人无需证果 即可有法喜

人无需证果 即可有法喜

山海会


不少我所认识的中国法友都以为一个人必须“证果”了,才可体验到法喜。但这种看法依我看来,正是佛法的修行无法现代化与普及化的原因之一。而这个现象,我以为是因对佛陀所说四谛与缘起的误解造成的。

因为事实是修行人先有了法喜,才被佛陀冠以“阿那含”或“阿罗汉”等果位的称号,而不是因为得到了果位才有法喜。故所谓的果位,不过是用来分别修行人解脱与法喜程度的一个标签。并不是实有这样东西的。

这就好像在现代的选美活动里,评审要在众多佳丽中选出前三名,并把入选的三位美女分别冠以玫瑰皇后、水仙公主、芙蓉仙子的称号。而这些称号只是称号而已,也纯粹是由人所创造出来的。如果有人因此就以为宇宙间真有一个世界叫“玫瑰世界”,并将由选出来的玫瑰皇后常驻与领导⋯⋯大家就会以为此人的精神恐怕是有问题了。

但当有人以为真有一个地方名为涅槃,而阿罗汉则是属于那个地方的人时,就很少人会以为这其实是性质相同的问题了。

这个问题在佛法里,就是以解脱为“有自性”(非缘起)了!

四谛是佛陀所发现的缘起法在实际人生里的应用。大意是说人的“苦”,是可以被“转苦为乐”的。但苦和乐都是有因有缘,也都是没有自性的。以为人一旦证了阿罗汉果,就是到了一个永远不会坏死的地方,就是一种自性见了。

但人的天性就是容易陷入自性见,而把苦与乐都想像成有自性。于是就有诸如“人生是苦”,或生命其实是“纯大苦聚”的批判性论述了。甚至有许多人会引经据典,坚主佛陀也这样说。但这其实是八正道里“正见”的范畴,是需要被厘清的。

因有正见的人会明白佛陀所说“当以缘起看待一切”的道理,而不会二分法式地以为“人生是苦”,但在精进修行以后即可到达另一个“绝对不苦”的地方去。

因精进修行真正在四谛里的意义,是修行人应在生命的每一个烦恼里超越,而得自在。并不是要离开此时此地而得解脱,也不是要从人世间“出去”。这就是宏印法师曾说过的:“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为”。而行为包含了人的身、语、意。

所以佛法现代化的重点并不是要去争论人生到底“苦不苦”,或“有多苦”。更不是去“考证”佛陀对此到底如何说。而是佛法修行人到底有没有在整体上了解四谛———明白修行的意义不是“出离”或“出世”,而是有没有在我人当下的生命与世间,运用智慧来克服困难,超越烦恼与一切的困境。

当大部分的佛教徒都以为修行的意义是能离开这个“五浊恶世”时,四谛当然就无法发挥出它原有与应有的“解脱自在力”了。因这种“出世心态”会生出许多对人生与世界的“有自性批判”,而把它们视为“本质不净”、“苦海无边”或“一切皆苦”。但这些都是正见上的偏差。因为佛陀是觉者,不会以烦恼为有自性。

当然,也是不会以解脱为有自性的。

是因为修行人自己为无明所遮障,才会把佛陀所讲的话做了有自性的阐述与诠释。也就会对果位与解脱生出各种的“浪漫想像”。但如果是用有“自性见”的知见去修行,当然会修不出什么解脱法喜。因为那会是“修行人格”上的偏差,造成修行人无法在生命里“亲见苦因”。

因为无论他们如何修来修去,都会是对那“浪漫想像”或“有自性批判”的深化与延续⋯⋯这就是大乘佛法里讲的“发心不正,果招迂曲。”也就是为何佛说八正道的修行必须以正见为眼目。

因为四谛法的修行不可有任何不合缘起法义的自性见。

所以我说人无需证果才可有法喜,而是了解了缘起与四谛就可以有法喜。

但修行人必须要能跳脱存在于当代中国佛教文化里极浓厚的“出离与出世知见”,才算如实了解了四谛。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