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修行人应如何看待其它宗教?

修行人应如何看待其它宗教?

苟嘉陵
2021.01.19

有人觉得修行佛法或推行佛法的现代化,无需去讨论应如何看待其它宗教。这话听来有理,但其实是个矛盾。

因为如何看待其它宗教是一种态度。而这个态度是以“我见”为支撑,还是了解“无我”的展现,当然有天壤之别。所以我打算探讨在此问题上佛法修行人的基本态度,给大家做个参考。

几十年来常常会听闻法友做这一类的论述:

    “上帝或阿拉是不合缘起的产物,也只是人的想像。“

    “有神教事实上增益了人的我执,所以是人类无法和平的主因。”

他们认为自己的所见“合乎佛法”,我则不以为然,同时也以为这种看法正是佛法无法现代化的原因。因为我所了解的佛法修行并不是这样的。而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佛法修行人不应用佛法去衡量其他宗教。因为这种作为正是落入了“我见”的修行陷阱,是应为修行人所觉知与照见的。

因为佛法的修行是“照见五蕴皆空”,而不是以为空或佛法是绝对真理。其他宗教里也许有绝对真理这样东西,但佛法里却没有。这也就是缘起法的意义,即世间一切现象都是“因缘所生”,包括佛教。修行人如果想要在佛法里“寻找绝对”,会是执著与苦因,也会徒劳无功。因为就连佛陀都曾说过“法尚应舍”———提醒大家没有一法具有绝对的意义。

所以佛法修行人不应以为自己“绝对正确”,或自以为是站在了“绝对正义”的一边。这绝非是自我否定,而是一种法的态度。佛陀所说四念处的修行也是要人不时地觉知与反省,随时准备调整自己身语意的行为。而不以为自己绝对正确的人,是不会去反对或批判他人所相信的“宗教绝对”的。否则就已经违反了自己不执著于绝对的修行立场了。

这当然不代表佛法修行人就一定要认同或相信上帝。也不代表修行人不可和基督徒一起讨论圣经的教说。但在讨论与表达看法时,佛法修行人不应用缘起、无我或无常等佛法里的教说去衡量圣经。也不可以为佛教就凌驾于其他宗教之上。否则就是自己陷入以佛法为绝对真理的心态之中了。

因为就连佛陀本人都曾说过:“我所说法,如爪上泥;我未说法,如大地土。”以佛法为“标准”去看待其它宗教,本身就已经不合佛法了。

如果修行人坚持如此的作为,当然也就不可能让其他人认识到佛法修行的喜悦、安宁与和平了。这其实不是什么很玄的道理,而只是修行人应懂得尊重和佛法不同的宗教而已。

有人问我这种看法与态度岂不是根本没有立场?我就回答这种态度才是合情合理,也合乎科学与缘起的佛法立场。即一个修行人应永不坚持自己绝对正确,而一直抱持一种开放且具沟通性的“心灵态度”。也随时准备接受更高的智慧,来调整自己。

所以我从没有把其他人变为佛教徒的心思。因为我明白“教法”是为了众生而存在,其本身并没有任何绝对意义。不同根性的众生,会因不同的因缘而学习不同的宗教。大乘佛法里也因此而有“尊重赞叹一切善法”的法义。

以菩萨道来看,任何善法的建立都是许多菩萨做了许多努力,方得以成就。故绝不可以随意毁谤与破坏。因为善法的建立很难,但破坏却很容易。菩萨道之所以会特别注重“随顺因缘”,是菩萨行者对缘起更进一步的了解,而不是一种冬烘。佛法修行人可以不修菩萨道,但不可因未解缘起而“破坏善法”。那种过失与所造的恶业不只是会很大,也不是因菩萨道才如此的。

另外就是有人告诉我:“因基督教曾在历史上多次被人用来发动战争,所以它不是善法。”我就回答这种看法正是未解缘起的表现。因为所谓的“基督教”正如“佛教”一样,都没有常恒不变的实体,也就是“无我”的。

我们如果了解今天的佛教已经和佛世时有所不同,自然就能明白基督教极有可能也是一样。基督教导人类要“爱你的邻人,如同爱你自己”,我就视其为善法,也对其认同与赞叹。但若有人以基督为名发动战争,我就视其为恶法,也不会认同这种作为。

但我不会因此就对“基督教”或“有神教”作全体性的批判。因为它们都没有常恒不变的实体。我们自己与佛教其实也都是一样的。

佛陀曾教导修行人应以缘起的眼光看待一切,自然也包含了所有的世间宗教。

修行人须懂得尊重其它宗教,才是明白了缘起法修行的实践。


作者投稿禅世界。【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