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有神教为战争和暴力的主要来源?

有神教为战争和暴力的主要来源?

苟嘉陵

 2020年耶诞写于纽约长岛


最近听闻法友作了关于有神教的陈述,以为它是战争和暴力的主要来源,我就感觉有需要提出自己的看法给大家参考。对与不对,还要请大家指正评说。

有神教到底是不是战争的主要来源,以佛法的修行立场来说当然是可以探讨的。我的看法是这种论述过于粗略与独断,也让我感觉有站在佛法的立场来衡量其它宗教的嫌疑。因为佛法是讲缘起与无我,当然是和有神的宗教不同。不少人因此就以为佛法修行人都是无神论者,也以为佛法应被视为无神论(atheism) 。但这并非事实。因为佛法既不是无神论,也不是有神论,而是不在有神与无神的思维范畴之中。

这事实上也是佛法修行的一贯立场,而非我的创见。因佛法的修行主轴是如实观,也就是四念处讲的如实觉知自己的身、受、心、法,而没有离开“人的经验”。有神与无神的讨论,如以佛法的修行来看就像是讨论宇宙的有边还是无边一样,都不是人的经验。佛陀曾清楚地表明,这些离开人的经验的讨论和人的“离苦”无关。

所以在佛法里修行人不应落入“有无二见”,也就是不去讨论诸如存在是有还是无,世界是有边还是无边,阿罗汉在死后是有还是无⋯⋯因这一切都是人的思维(thinking)与臆想(speculation),而与修行佛法的实际目的“离苦”无关。这些东西的有与无也不是人的经验。佛法的修行一旦离开了人的经验,就会变得“无力”而走入了玄学(metaphysics)的领域。但玄学不是佛法,而只是佛法被人误解后的一种变形。

所以中国人讲佛法的修行应是“老实修行”,其实很有道理,也就是不会去讲自己经验以外的事。孔夫子之所以主张不去讲怪力乱神,其实也就是这种立场。

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主张佛法修行人不应去论说“神的有无”,或去评断“有神”与“无神”的利弊。这不代表修行人是信神或不信神,而是“不与凡俗同知见”———不在有神与无神的思维模式之中。

这也就是佛法觉的修行的立场———不受有与无等“存在观念”的綑绑与束缚。而重点是觉知自己是否有对任何观念“执取”。这也就是四念处里关于法念处的修行了。

信神的人,当然有可能会对“神的观念”产生执取。但不信神的人,也同样有机会对“没有神的观念”生出执取。因人的执取可以任何观念与事物为对象而发生。佛法只是教人不要对它们生出执取,否则就会“有苦”了。

大家如果去维基百科里查一下,就会发现佛教和基督教、印度教、回教与道教一样,是被归类为有神论的。这当然不代表佛法就是有神论,维基百科的作者也很可能并不大了解佛法。但佛教徒如果尚不能了解佛教的基本立场应是超越观念与名言的束缚,佛法当然也就很难为多数的人类正确认知了。

其实这个佛法的立场就像当代主流文化里大多数人所肯定的言论自由一样。一个人可以完全不同意他人的看法,但同时也全心护卫他人持有这种看法的权力。

所以佛法修行人也可以完全不接受全知全能上帝的存在,但仍尊敬他人信仰全知全能的神的意愿。佛教徒应懂得如何尊敬和佛教不同的宗教。不可因其教法里有“绝对真理”或“全知全能”的说法,就批评其为“暴力的来源”。否则反而是自己落入对“我”的执取了。

而且就连佛陀本人都曾说过“我所说法,如爪上泥;我未说法,如大地土。”可见他从来都没有抱持着一种“此为真理,其余皆非”的态度。

另外就是佛陀也曾说过世间最复杂的东西,莫过于人的心。人的行为包括暴力与战争,是无法简单地被归因于有神教或无神论的。

人类过去曾以宗教为理由,而发动了不少战争。但那是人的过失。归咎于宗教可能会是倒果为因。如果有人要去研究战争或暴力和宗教的“相关性”,我不会反对。因为那是人类求知的范围,是社会学的研究领域。佛法的修行也一向尊敬知识。但佛法修行人如果做“有神教是战争与暴力的主要来源”的论述,我就感觉不只是一种粗疏,好像也有粗暴的成份在内。

这种看法不合乎佛法修行的立场与原则。


作者投稿。

 

 

 

One thought on “苟嘉陵-有神教为战争和暴力的主要来源?

  1. Biao Chen on 12/25/2020:

    佛教或佛教徒,批评或批判其他宗教,如古印度的婆罗门教、六师外道,如现代社会的基督教特别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佛教现代化应该持自由开放的态度,应该有与其他宗教包括有神教事实上不一样的立场,否则面对诸现象的法念处如何修习呢?无神论,不是佛教所说的两边,就象说“无我”、“无常”这样的概念一样,是一种进行阐释、研讨、辩论的词汇标签。进一步,有神宗教的衰落是大趋势,在美国如此,在西欧更是如此,而华人圈却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沃土,令人费解。

    参见《老谌对骆远志兄《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一文的回答》 :
    http://bit.ly/2ITHfeH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