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現代修行人解決煩惱的七種途徑

現代修行人解決煩惱的七種途徑

梅塔

2020.11.21


人類從文明之初到當代跨越了幾千年,在物質和精神方面的進步越來越神速,人們的幸福感也似乎越來越強。可是與此同時,人們對極大豐富的感官享樂的渴愛(craving)和疆域越來越廣的無明所產生的煩惱,是否減少了呢?至少現代修行人的感受並非如此。某些多愁善感之輩在社會治理上回溯三皇五帝的威德,甚至嚮往專制君主時代的等級秩序;有些所謂超凡之人在文化風尚上欣欣然于田園牧歌、林居歸隱的桃源或終南山白雲深處的簡陋苦行;而更多的凡夫俗子在日常生活上糾結於金錢和權力的貪着、道德倫理的式微、人生年華的逝去和愛恨情仇的折磨。「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是列夫-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第一句話 – 而針對人世間的煩惱套用這句名言,我們可以說人類各個時代的幸福感都是相似的,而人類的煩惱各有各時代的不同 – 並且煩惱的數量似有增多,而煩惱的程度也有加深的趨勢。

佛陀時代的人們,因為物質條件的原始低劣、婆羅門對精神生活的控制壟斷、武士階層殘忍血腥的兼并殺伐和人為種姓階級的剝削歧視等產生了很多痛苦和煩惱。佛陀在揭示有關痛苦的四聖諦和教導人們修習四念處和實行八聖道等核心教義的同時,也給當時人們指出了解決煩惱的七種途徑。在上座部佛教《中部》第二經《一切煩惱經》中,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對比丘們如是說;「諸煩惱的息滅,是對一個知道和看見(knows and sees)的人,而不是對一個不知道和沒有看見的人而言的。」 佛陀提出解決煩惱的七種方法:」…有些煩惱應該通過看見來捨棄…有些煩惱應該通過制約來捨棄…有些煩惱應該通過受用(by using)來捨棄…有些煩惱應該通過忍耐來捨棄…有些煩惱應該由迴避來捨棄…有些煩惱應該由去除來捨棄…有些煩惱應該由修習來捨棄…」

我們在這裡根據佛陀的在經典中的教導,針對現代修行人所處的當代社會和生活環境,對佛陀的所教的方法作一番新的演繹,來探討現代修行人解決煩惱的途徑:

1 通過看見來捨棄的諸煩惱

現代人面對紛雜的現象,往往「對那些不適於注意的事物去注意,而對那些適於注意的事物不去注意。」 佛陀對那些無法實證、痴迷於形而上學的、容易墮入玄學的概念、思想和感知不感興趣,因為它們帶來無謂的煩惱而與一個人如實修行以獲得覺悟無關。一些所謂較為深沉的人如現代哲學家或玄學家,喜歡討論和關注諸如「我在過去存在嗎?我在過去不存在嗎?我在過去是什麼呢?我在過去的情形如何呢?我在過去曾經是什麼,後來又變成什麼呢?我在未來存在嗎?我在未來不存在嗎?我在未來會是什麼呢?我在未來的情形將如何呢?我在未來會是什麼,以後又變成什麼呢?」 或者,他向內對現在這樣疑惑道:「我存在嗎?我不存在嗎?我是什麼呢?我的情形如何呢?此存在從何處而來,它將去往何處呢?」」等問題,佛陀要求學人不要在這些東西上糾結。佛陀建議人們知道和看見諸現象的真相,「明智地注意「這是痛苦」;明智地注意「這是痛苦的集起」;明智地注意「這是痛苦的息滅」;明智地注意「這是導致痛苦息滅之道」。當通過這種方式明智地注意時,三結在他當中被捨棄:即個性(有身)見(personality view)、懷疑(doubt)和戒禁取(adherence to rules and observances)。這些被之為應該通過看見而捨棄的諸煩惱。」 現代人運用理性、實證和積極的實踐,突破因為不如實了知而強加給自己的各種束縛,就能擺脫各種迷信、玄學、個人崇拜和毫無意義的形而上學思辨牢籠。

2 通過制約而捨棄的諸煩惱

現代修行人也是人,具有感官、大腦和所處的環境。環境中的諸對象(諸法)通過感官和大腦對現代人造成影響。對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作適當的制約,有助於排除六塵(色、聲、香、味、觸、法)所引起的對金錢、地位、美色和享樂的執取來污染一位修行人。「明智地省察(reflecting wisely)而住於制約眼根…諸污染、苦惱和狂熱(taints, vexation, and fever)可能在一個住於眼根而不加制約的人當中生起,而在一個住於眼根制約的人當中沒有諸污染、苦惱和狂熱(taints, vexation, and fever)。他明智地省察(reflecting wisely)而住於制約耳根……鼻根……舌根……身根……他明智地省察(reflecting wisely)而住於制約意根。諸污染、苦惱和狂熱(taints, vexation, and fever)可能在一個住於意根不加制約的人當中生起,而在一個住於意根制約的人當中沒有諸污染、苦惱和狂熱(taints, vexation, and fever)。」 對感官享樂的貪慾是一般人引發日常生活中煩惱的主要誘因。一個修行人對它們進行明智的制約,主動規範自己的身、語、意方面的行為,可以有效減少、抑制和疏通這方面的煩惱。

3 通過受用而捨棄的諸煩惱

佛陀通過自身的修行經驗,排除了所謂苦行和棄絕生活享受對成就清凈覺悟的作用。現代人正在享受物質和精神文明,只要不是追求過度的奢靡和浪費,不是執取於無盡的感官享受,靠正見、正志和正念等,明智地省察而受用衣、食、住、行和醫療的種種方便,是正當的生活方式。現代修行人在一個良好的環境中,沒有衣食住行上的匱乏,保證身體的健康和安寧,充滿生活的情趣,實際上更能激發本人對生活的熱愛,更能安心辦道而捨棄生活中的諸煩惱。古人云「身安而道隆」,不是很有道理嗎?

4 通過忍耐而捨棄的諸煩惱

現代人依然會碰到寒、熱、飢、渴,會受到辱罵、誹謗、歧視和攻擊,會體驗痛苦的、激烈的、不愉快的、不合意和性命攸關的身體感受。很多人在職場中會經受上司和同行的壓力,在家庭中體會不理解和衝突。而在一定的範圍和程度下,適當地忍耐這些世俗社會裡不可避免的事物,明智地省察而忍受,就不會持續產生煩惱。在一定程度上,忍耐,包括大乘佛教中所說的忍辱,是一種捨棄煩惱的智慧 – 一方面無常的事物矛盾可能因緣際會地化解而不需煩惱,另一方面耐心可避免很多事物矛盾的激化,有助於各個方面的煩惱的平息。

5 通過迴避而捨棄的諸煩惱

俗話說「惹不起還躲不起」。象惡人、惡知識、損友、危險之境、不正當的謀生和生活方式,要儘可能避免。歷史上有「危邦莫居」之說,提醒一個明智的人避免生活在混亂或發生戰亂的危險國家和地區。當代很多人甘冒責難和歷經風險,千方百計避開專制獨裁的統治,到民主自由之邦尋求自己自由和幸福的生活。「孟母遷學」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如果無法在當前的環境中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理念,主動離去不失為解除煩惱而親近良善環境之策。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後社會撕裂,謠言四散,極右翼保守團體、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和法西斯分子舉行各種集會,理性的人們除了公開譴責和清晰表達自己的理念外,避免參與他們的活動和面對面與之衝突,也能減少和消除很多政治活動帶來的焦慮和煩惱。

6 通過除去而捨棄的諸煩惱

不久前的美國大選展示了社會極端保守勢力製造和傳播謠言,瘋狂破壞美國民主選舉的行動。美國有接近一半的選民在美國現任總統執政四年的病理性撒謊、背信棄義、種族主義言行浸泡下, 他們中的很多人不惜破壞民主選舉制度和慣例,瘋狂支持一位有史以來極端自私自利、胡作非為、操弄司法和弱智低下的現代政治小丑。人性惡的一面在光天化日之下毫無廉恥,招搖過市而大行其道 – 這次大選是對文明世界裏人們的一個最危險和最及時的警告。當代佛法修行人應該明智地省察而不容忍已經生起的感官貪慾、惡意、殘忍、不良善的想法,時時處處保持正念(mindfulness),積極捨棄、除去、遠離和終結它們。佛法修行提倡實踐者的自省,修習四念處以覺知身、受、心、法中五蘊皆空,便能更好地了知煩惱的空性,通過堅定而不動搖的持續實踐,除去種種煩惱。

7 通過修習而捨棄的諸煩惱

那些很難除去和根深蒂固的如因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帶來的煩惱,佛陀主張通過修習(training)和修行實踐(practicing)來捨棄它們。如同古人,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和怨憎會所引發的煩惱是現代人仍然不得不面對的,它們對修行人的傷害,對修習實踐的阻礙仍然不可忽視。佛陀指出了通過明智地省察而修習七覺支,即修習由隱退遠離、冷靜離貪和渴愛息滅所支持的,並在放棄讓渡中成熟的念覺支、擇法覺支(諸狀態研究覺支)、活力精進覺支、喜覺支、寧靜覺支、定覺支和平靜覺支,而平靜就是涅槃境界,也是覺悟(enlightenment)境界。七覺支的修習層層相連和遞進,是通向覺悟的一條安全穩妥的途徑。佛陀說「在一個修習這些覺支的人當中,不會有煩惱、苦惱或熱惱」,學人不可不察。現代修行人了知六根、六塵和六識所謂十八界的相互作用,在此時此地的現象界中不斷如實修行,一步一步消除煩惱而洞徹一切現象的空性,實在是一條扎紮實實不偏不倚的解脫覺悟之道。

現代修行人,充滿信心,依靠自己,擺脫煩惱而堅定地走佛陀指引的通過四念處修行的八正道吧!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離線瀏覽壓縮包

《禪世界WIKI辭典》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