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個人解放是佛教現代化的主題之一


個人解放是佛教現代化的主題之一

梅塔

2020.10.18


在佛法修學中我們經常看到有關解脫(liberation)和覺悟(Enlightenment)關係的討論,往往涉及佛教的宗派如上座部佛教大乘佛教的區別與聯繫。我們所提倡的佛教現代化,主張將歷史上的門戶之見擱置一旁,特別是要把古代佛教發展中受制於當時文明程度和人們理性認識而產生的佛教古董如大量的無名或託名的論師所造教義、腐敗的印度後期秘密大乘教法及其流續加以清除,回歸佛陀的核心教義,讓佛教煥發佛陀解脫覺悟精神的光輝,利在當代,澤被未來。

如果用一個現代漢語詞彙來描繪解脫這個佛學概念,解放就是一個最佳選擇。在近代歷史上,人類社會文明和進步是人們擺脫來自落後宗教、專制政治和思想的種種枷鎖,獲得人類自身精神和物質解放的結果。而佛學裡的解放,同樣是修行者在心(mind)識(consciousness)和智慧(wisdom)上掙脫無始以來覆蓋在人們身心上的無明和因渴愛而產生的煩惱等束縛,達至某種程度的自在和自由 – 有餘的解放有小自由,而無餘的解放是大自在,也就是實現覺悟的先導。正如美國林肯總統解放黑奴宣言,首開名義和制度上的解放先端;歷代人權運動前仆後繼,不斷擴大解放的規模和程度,一步步讓普通的美國人包括黑人享受越來越豐富和深刻的自由一般,佛陀所倡導的解脫更是針對人們精神的解放,讓人們逐漸放下對包括財富和權勢等名相(names and signs)的執取(clings),通過禪修的鍛煉和四念處的修習,讓心靈擴大自由的範圍和生起越來越深刻洞徹的智慧,從而走向覺悟。

沒有修行人個人的解放,會有修行人的覺悟嗎?或者按照傳統佛教的術語,沒有解脫道,會有以菩提心為要義的菩薩道而成佛嗎?菩提,就是覺悟的意思。當一個修行人沒有自身的解放,還是一個各種社會和宗教觀念的奴隸,還在傳統宗教的某些不合時宜或了不相干教義、充滿迷信的宗教儀式與形形色色的偶像崇拜以及大師崇拜的重壓下喘不過氣,還象卡拉瑪人迷惑於種種宗教派別所宣揚的互相矛盾的思想時,忽視解決最基本的解脫問題而大談“眾生病則我病”等毫無根基的言論,無異於建設一座燦爛的泡影般的空中樓閣。有沒有個人的解放?當然有。雖然個人由五蘊(Five aggregates)組成,是一個有各種特徵的名相(names and signs)的集合(set),如同一切現象,本質是空性的。然而基於世俗諦(Worldly Truth),個人仍然是各種生態網絡和社會網絡的節點,是有自身作為一個實體(entity)的意義的。否定個人解放的存在,其實違反了與勝義諦(Final Truth)相輔相成的世俗諦。有些人認為基於緣起,不存在一個不與其他事物相聯繫的個體,因而就否定個體在現象界的存在 – 這在邏輯上是錯誤的,因為個體的現象界存在與個體間相互聯繫並不矛盾。有些人用三法印上的“無我來說明捨棄小我而追求所謂群體利益的價值以否定個人解放的意義,這只不過是用“大我”、梵、上帝等的存在來代替小我或自我,也是一種違反“無我”原則的表現。誇大發菩提心的意義,而不以切實的自身解放作基礎,就象孱弱的秧苗,徒有水稻其形,而無法結出成熟的稻穗一般。更有甚者,沒有自身解放的體驗而奢談“普度眾生”,大多流於大而化之而無處下手的空談。哲學家空談,尚可收穫聽眾;而佛法修學者倘若樂於空談,則誤己誤人,哀莫大焉。

佛教現代化從法念處受到啟迪,提倡在一切現象中觀察思考一切現象,包括觀察思考此世間的政治、經濟、科學、文化和生態網絡和社會網絡,並適當地參與各種社會活動。然而,佛學及其實踐要解決的是眾生的解脫覺悟問題,並非要替現代社會裡各司其職的社會機構和管道指手劃腳,更非試圖取代它們去應對專制、暴力、貧窮、犯罪和環境變遷等此世間的社會問題。佛教徒也並非必須成為社會活動家。然而,堅持自身的解放和走覺悟之道卻是一個修行者的本分。對於仍經常耿耿於懷佛教不同宗派特別是大乘佛教和上座部佛教之不同的修行人,我們的建言是:

  • 無論是走解脫道,菩薩道,無論是要慈愛心,菩提心,現代人仍需要有自身的解放。

  • 個人依法修行、達至解脫和實現覺悟是佛教現代化的核心。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離線瀏覽壓縮包

《禪世界WIKI辭典》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