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别解脱与别别解脱

别解脱与别别解脱

苟嘉陵

2020.10.01


一个人活在世间,有可能独求解脱吗?这是法友梁兆康兄在一个月一次的佛法研讨会上所提出来的疑问。

我觉得这个疑问很重要,所以用它作般若广场十月的讨论专题。因为它不只是牵涉到北传与南传佛教法义上的一个分岐(关于菩萨道的价值),而且也牵涉到佛法现代化的核心议题———菩萨道是应以解脱道为基础吗?还是它们根本就存在着本质性的矛盾,而无法相容呢?对此,我必须提出看法予以厘清。

我想首先应肯定兆康兄对缘起法义的深度认识,与他对“众生同体”的体会。他以为既然所有的人都是因缘所生,就不存在任何人单独的解脱。这个看法是典型的大乘佛教,有其法理上的依据。所以兆康兄虽极不认同净土法门与近代中国佛教的若干发展,但我以为他在本质上的思想,是很符合菩萨道的。他以为小我与个人的解脱,根本就是不符合佛说缘起法义的。

但在肯定与赞叹之后,我也希望提出一点和他不完全一样的看法,给大家做个参考。讲得对还是不对,还要请兆康兄及各位法友指正。因为根据佛陀所说的缘起法义,个人的解脱是存在而且成立,也是一向都如此的。

而这其中最主要的分歧,应是修行人对所谓解脱的了解与定义。佛法里的解脱,应是在佛陀所说的四谛法义里有答案。即解脱并不是一件很玄而有自性的东西,因为它只是“苦灭”而已。正如人的苦不是一样有自性的东西,而是可以转化与灭除的,人的“解脱苦”也一样,是没有自性,也是相对于苦而有的。

解脱是一种人的经验,而不是如后人想像出来的哲学境界与存在。我以为不少大乘学人后来最大的偏差,就是以为解脱或涅槃为实有,而在享受各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境界,并沾沾自喜。但事实上阿罗汉们从不以为自己是阿罗汉,也从不以为解脱是实有的境界。但他们所体验到的解脱法喜,又确是人的经验———苦灭。要说个人不可能经验到苦灭(解脱),就像主张人不可能哭,也不可能笑一样,都不是事实。也是荒谬的。

是因为人把解脱想得太玄,才会有这种个人的解脱不能成立的想法。他们是把解脱想像成了一种如大同世界、共产天堂或乌托邦似的理想存在,感觉人一旦“到了那个境界”,就一切都没问题了。但佛法里的解脱并不是这样的。因为解脱苦是相对于苦的束缚而有的,并不是可单独存在而仍有意义的。它应是存在于修行人每一个觉观的心念上,超越与超脱所有的束缚。解脱法喜也是个人与各人的真实体验。

佛法里有一个词叫“别解脱”,音译为波罗提木叉,也就是三学(戒定慧)里的戒。

因受戒能使人在身、口、意各种不同的恶业里“别别解脱”,故它又名为“别解脱”。我最初听到这个词,就误以为是“不要解脱”。但事实上它的意思是“分别解脱”。可见解脱这个词,在佛法里是很活的。它就像禅者所说的“头头是道”,对修行人来说应是无处不在的。

大家想想我这个“曾经的误会”,是不是蛮有意思?

如果是,那小我的解脱到底能否成立,应也就不用讲太多了。

作者供稿。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离线浏览压缩包

《禅世界WIKI辞典》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