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王瑞芸:如法的修行-對自己懈怠的反省

如法的修行—對自己懈怠的反省

王瑞芸 (加州千橡市)

2020.09.14


我是一個文化工作者,做歷史研究,在美國學佛已經有20年以上了,然而學佛修行卻不是一個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要如法的問題。可說來慚愧,自己在很長時間中並不知道什麼是如法的修行。

開始我親近佛教只是喜歡其教義,找了很多書來看,書看多了,道理多少也會明白一些。只是讀得多了就想,反反覆復去看這些道理,究竟又能如何呢?怎麼才能把這些道理和自己的生命發生關係呢?這麼想也是因為自己隱約感到,學佛好像不是僅明白道理的事,世間有的是道理,就比如說佛教講慈悲,但即使不通過學佛,也能從很多地方了解行善助人的道理啊,那麼學佛究竟意味著什麼不同呢?

再有就是,對我這種喜歡讀書的人來說,一直以來了解世界、接觸世界、行事做人,基本都是用讀書弄懂道理來搞定的。一路讀書可以上大學,可以來美國留學,畢業之後則可以用讀書寫文章來獲得一個社會身份。而我所做的文化歷史研究,有任何問題也總是用書來解決。但是這是第一次,我感覺掌握一堆道理並無多大作用 。 後來經朋友帶領,在自己居住的洛杉磯附近找到道場,就開始去參加共修,也學到一點下手處,比如聽師傅說法,自己去打坐,知道了要斷念,知道了要觀心。如此十幾年下來,好像並沒沒有多少進步,但對此我也並不追究,只告訴自己,學佛這個事情不能著急,更不能急功近利,不是都說學佛成道很難的,一輩子修不成,可以用幾輩子去修,反正自己已經是走在學佛的路上了,就蠻好。每個月去道場,也基本天天打坐,打完坐心裡就很安慰地想,今天我打過坐了。整個事情對我好像是,集體的課(共修),個人的課(打坐)都有在做,要說精進,我起碼不能算太馬虎了吧。

一直到2018年,一個偶然的機緣,我在安徽黃山的梓路寺遇到如用法師,他贈送我一本苟嘉陵居士《做一個喜悅的人- 念處今論》(原書名為《念處今論》),讀了之後極受觸動,讓我心中既感到大歡喜也感到「大不安」,因為他在書中集中闡述了原始佛教的精義「四念處」,幾乎是讓我第一次了解:「原來修行的要點是在這裡!」

他在書中是這樣說的,「中國佛教最為欠缺的,就是佛陀所立的四念處……四念處是一套佛發明的方法體系」——佛在《念處經》一開始就說:「比丘們!如修行人慾潔凈眾生,超越憂悲苦惱,行正道而證涅槃,這是唯一的途徑,也就是四念處。」跟著他對「四念處」更詳細的解釋是:「四念處是修行中觀察覺照的四個對象,它們分別是身體、感受、心的一般狀態,心中的思想觀念。佛要修行人在這四個地方(身,受,心,法)均能對現象的起落觀照清楚而不染著,這就是四念處的修行。……四念處修行方法最大的特色,就是它要修行人時時直視自己的生命,看清自己真的是在做什麼。使人類真的『見到』自己在做什麼,我覺得這是解決人類問題所迫切需要的。……我可以肯定的說,佛在世時,佛及佛的諸大弟子,在日常生活中主要的修行內容就是四念處。在當時『修行』和『四念處』幾乎可以說是同義詞。像這樣一個重要的修行體現如被佛法修行人所忽略,無疑地佛法的原始精神就逐漸凋敝了。」

對中國佛教的全局我從未下功夫去了解過,但我由此看清楚的是,自己在修行中最為欠缺的,正是「四念處」。說來也是奇怪,我這些年去道場,四念處,阿那般那呼吸法,四聖諦,八正道……都有聽師父講過的,但這些全都散成一片,這次覺得這句話對,下次覺得那句話也很受用,自己卻從沒有真正用心去琢磨過,佛教的精意究竟是什麼,到底從哪裡下手才是重點。結果一直以來只對佛教知道個模糊的大輪廓,了解些碎片狀的知識,自己只滿足於有去聽經及打坐,就認定那是在修行了。現在依靠了苟嘉陵善知識之力,看出了這些年來自己根本就是做了個表面,若以八正道的「正精進」來衡量,這樣的不求甚解,自己糊弄自己,恰好就是大懈怠!

就因為有大懈怠,所以功夫全做在表面,壓根兒沒有抓住修行的核心部位去做功,怪不得十幾年改變極微,自己還是繼續留在過去的習性中,根本沒有被「修正」過來。這個習性就是,對我這種事事運用理性之人,非常習慣於學習就是獲取,比如讀書是為獲得知識,做研究出成果也是為獲得認可,進入學佛修行,也一樣是為求自己能獲得某種精神提升,也就是說,一切都是用「抓」的方式。即使去道場,師父一再說修行不是用想的,而是要把想放下的。可對於我,即使是對待「放下」,也是在用一個已經成為習性的「抓」,認為打坐時該進入一個「放下」的狀態,那就會獲得解脫……如此走下去,縱然日日打坐也是枉然,因為自己沒有「見到」 ——沒有照了四念處一層層深入去觀看到一個真實的自己,成天究竟在想什麼做什麼。但凡沒有「見到」,即使放進更多的年頭,也絕不會離佛法更近。

現在我開始以四念處為指導去修行,感覺到了這是個真正的下手處,這是和世俗中的所謂「上進」完全不同的方式,它既不是「得」也不是「失」,它只是「觀」。然而,只這一個字,就非常了得,它提供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對待自己、對待他人、以及對待整個世界的方式。只要照這個方式持續做下去,它可以把過去那個我和世界連接的方式換掉,當舊的方式真的被換掉之時,我才是真的「修」了自己的「行」。 對此我也許不一定說得很到位,但是已經開始感覺到修「四念處」就對了,哪怕我現在的層次還很淺,還只在「身」或「受」的層面,但不要緊,一步步去做,這應該是如法的開始。

我很慶幸有福報能遇到苟嘉陵居士這樣的善知識,他的《做個喜悅的人》,對於我真是一件珍貴的大善緣。現在又有幸與苟嘉陵居士聯絡上了,他把我的電郵也放在這個修行團體中,讓我更可以從中沐浴到眾人的法慧,感恩感恩。

說來,本期徵稿該談的是「覺知無我」,但我卻要在這裡先談「覺知我的懈怠」,即使無法對本期主題有任何貢獻,但我還是願意麵對大家自省懺悔,並把自己的懈怠展示出來,期待獲得各位同修的指點和修正,日後慢慢跟上大家的覺性。

與佛同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