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由诸佛说法依二谛-纪念鸿洋

由诸佛说法依二谛-纪念鸿洋

苟嘉陵

2020.09.06


日前收到博蕙传来的讯息,不觉一惊。她说的没错———鸿洋的离去,竟然真的已经三年了⋯

但在这三年之中,与鸿洋的对话几乎可以说是存在于我写的每一篇文章里,无论是他提出来的质疑,还是他本人的见解。鸿洋曾不只一次地对我说:“嘉陵!佛法现代化最大的问题,应是现在已经极少有人希望了生脱死断轮回了。”现在想想,他实在是讲得没错,也一直都是最了解我所期盼的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人。多年来,我们都在探索中国佛教的未来,常在一起交换最新的想法。鸿洋对我的影响,当然是极大的。

我们都认同原始佛教里的觉观,也就是四念处的修行,应是佛教现代化的基石。但我们也都明白原始教典在现代人生里的有限性,而以为大乘佛法里应有解决问题的答案。今天既然回想起与鸿洋间的这一段谈话,就让我接着这个思路提出最新的看法,无论它是否已经成熟。把它写出来并不是一个句点,但绝对是我与鸿洋间探索与讨论的延续。

原始教典在现代人生里的障碍与有限,就是它的“出世色彩”———让不少人以为佛法修行的主题就是离开这个世间(娑婆世界)而不再轮回,也就是阿罗汉的“不受后有”。但这个了解若依我今天的所见来看,是不正确的。这也就是我和另一位相知的法友梁兆康兄之间的不同,即我不认为这些“出世色彩”与“不受后有”能代表原始佛法的根本精神。学者们当然可以做如是说,但推动佛法现代化的人不应如是。因为那会是“望文生义”,并非原始佛法的根本精神。

当时的佛陀必须考虑到印度文化的主流,也就是大家都以为人生的本质是苦,而希望能不再轮回。但不能因此就说佛陀“毕竟也是人,而不能超越他的时代和社会环境。”

因为佛法在一开始时就有二谛———胜义谛与世俗谛。不再轮回的思想只是世俗谛———是佛陀因了解当代文化的“方便所立”。但他的方便所立和胜义谛并没有本质性的违逆,也就是“希望不再轮回的人”在实修过四圣谛与八正道,而契入了缘起无我的法义之后,自然会了解并无实有的生死可出,亦无恒常的涅槃可得。但他们同时也都真地不再如原先般地为烦恼所系缚,而是喜悦自在的“新人类”了!

是因为不少修行人尚未能深入佛法,还抱持着一种“出世心态”,才会感觉佛法好像有出世色彩。但要依此就得到原始佛教“很出世”的结论,是不如实的。因为佛法并不是民主投票,也不能因未解缘起法的“多数民意”就得到出世结论。了解缘起法的人,可能不会去辩论解脱是什么,因为他们“不与世间争”。所以很可能会对“什么是佛法”保持“无诤的沉默”

但我是凡夫菩萨道行者,要推动中国佛教的现代化,所以无须,也不应沉默。我从没有说过佛陀不是人,但绝不认同他“不能超越他的时代和社会环境”。因为并不如实。他不但已经超越了他的时代,而且正是因为他的超越,我们才可能在今天学习佛法。而这件事是到了大乘佛教开展的时候,才得到了比较详尽的描述。因为是大乘教的龙树论师指出了“诸佛说法依二谛”(注释一)的事实。

如果不能如实了解二谛,推动佛教现代化的人就会对佛陀与佛法有所误解,而无法提出佛法当代化的有力论述。

鸿洋和我都很尊敬来自其它文化的宗教,包括基督教与印度教。我们也都了解因佛法来自于印度,所以会和古印度文化相关。但我们同时也都建议修行人:“虽的确不应对佛陀作威权式的‘大师崇拜’,但也不可作不如实批判。”否则当然会影响到自身的修行,而使智慧的修学无法深入。

我很希望将来推动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人,都能了解为何会有人批评中国佛法修行人其实不少是“颟顸般若,笼统真如”。因为了解了以后,才可能为现代的中国佛教走出方向。

注释一:见龙树菩萨所立量的《中论》中有:“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

作者供稿。


【禅世界按】:”如果不能如实了解二谛,推动佛教现代化的人就会对佛陀与佛法有所误解,而无法提出佛法当代化的有力论述“,此处”推动佛教现代化的人“所推动的,与禅世界佛教现代的理念完全相反。禅世界认为,佛教现代化应该对佛教核心思想作现代阐释,让现代人产生如实修行的喜悦,切实关怀、利益自己和他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