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涅槃之有?

涅槃之有?

苟嘉陵

2020.07.28


上个月在般若广场与禅世界探讨业与业果的时候,谌飚兄就说他以为中国佛教发展到后来已经是太偏向“有”的一边,而不是佛法原始中道的精神了。这个看法我以为是真知灼见,的确是中国佛教目前所亟需觉知与匡正的。但这个现象的形成,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

因偏向“有”本来就是世间宗教的共相。众生一向都因无常而有不安,会忧心自己死后的去处。于是宗教就应运而生,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当佛法后来逐渐被发展成了一种宗教,“有”会成为佛教的主题之一并不让我感到意外。原始佛教虽也包含了要化解人的不安,但佛陀并没有创造“有”来作为人的“婴孩奶嘴”(pacifier),而是教导人如何运用智慧来超越与克服不安。所以我同意谌飚兄所言佛教的现代化必须用现代人的语言来表达佛法既不偏向“有”,也不落入“无”的中道立场。而这个“不落有无二见”的中道立场,其实也就是佛说缘起法义的基本立场,是不能因为人的“不了解”与“不安”而打折扣的。

“不落有见”是指修行人了解自己的生命是“因缘所生”,本来就是不住生灭变化的过程,也随时都在生与死。是因为我们没有对这件事如实了知,才会由根尘相触产生执著而以自己“实有”,也才会兴起将来有一天可能会由“实有”转为“实无”的恐惧与不安。而佛陀所教导的缘起法是在提醒我们众生———是因为我们自己的执著,才会昧于事实自己吓自己地有那些不安与“生死大苦”。若以法眼来看,人类所有疯狂积累与自我扩张的背后,其实都是这个苦与不安。也就是所有贪与瞋的背后,其实都是痴,也就是“无明”。是因为这个原因,四念处的觉知修行才会是佛陀所立修行方法的核心。

因佛陀并没有创作了什么“涅槃的有”来安慰(pacify)众生,而只是教导众生如何认识事实与了解自己而已。

涅槃这个词,在佛陀以前的古印度文化里就有了。佛陀只是借用并赋予了它新的法的含义,也就是指一个人因了解事实而不再会有生死大苦了!

佛法里把人恐惧、不安与忧苦的根本原因称作无明———对诸法实相未能充分了知。而人一旦充分了知了实相,冲破了无明,就不会再有不安与忧苦。也就是能超越实有与实无等“不如实知见”,而能从此有真正心灵的自由了。

关于这个修行须冲破无明的详细过程,佛陀曾对弟子们讲解过十二缘起(注释一)。佛陀曾对阿难说十二缘起甚深,非他所能彻见(即修行人须有佛陀的智慧方能完全看见),但我们一般修行人在修行过觉观以后至少也应能认知到两点:

1)实有与实无等意识形态(识),是由 :
对事实未充分了知(无明),与
夹杂着未充分了知的所做(行)———影响与决定。

2)任何形式的:
恒常感(统称常见,包括灵魂、神识或中阴等观念),与
实有感(统称有,包括我、成就、爱情、民族、主义等观念)
——— 都是被执著(取)与爱染(爱)影响与决定,
也都会是忧悲苦恼的原因。

所以涅槃当然也可以因被修行人爱染与执著而形成“涅槃之有”,最后也会形成一种忧悲苦恼。这和修行人因正见不足而执著与爱染于神识或中阴思想,是一样的。

笔者尊敬所有的宗教。但必须指出中国佛教的现况的确是偏向有,并不符合佛法中道的精神

注释一:佛说十二缘起为: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

作者供稿。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