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由李文亮到马克思

由李文亮到马克思

苟嘉陵

2020.03.31


新冠肺炎正在全世界延烧着,尚没有看见尽头的迹象。人们确实是恐慌了。一些荒腔走板的行为也就跟着发生。

有少数亚洲人在欧洲和美国受到歧视性的咒骂,甚至是被暴虐对待。大卖场里的一些商品如卫生纸及洗手液,则是被人们抢购一空。美国总统川普更是硬要坚持把这病毒称为“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无视于世界卫生组织(WHO) 及不少美国人已数度提醒他此病毒有世界通用的名称。但这类的事在川普身上,大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笔者不想花力气来讨论他。只是觉得他的当选与执政,可以说已经把“美式民主”的弱点暴露无遗了。

不少朋友以为我是站在中国的一边。其实我不是,正如我也不是站在美国的一边一样。我关心的是佛教的现代化与人类的未来,故不会因自己是美国籍就偏袒美国,也不会因热爱中华文化就事事以中国马首是瞻。但我的观点确和不少的友人有所不同,就是我没有在心里先天性地假设哪一个制度就绝对优越。佛法的立场,是主张修行意味着修正自己身语意的行为。故国家也是一样,可不断修正自己的国策与做为,而调整自己的方向。这次我就要由新冠疫情来谈谈中国与世界。

西方媒体对中国最主要的批评,就是指称中国是极权统治的警察国家,认为中国完全不民主。但这次的新冠疫情已经让西方人认识到中国体制在对付疫情传播上的有效性。中国可在极短的时间里动员极大的能量,来对付传染性如此强大的病毒。虽然在过程里有人不满,但在整体上来说,确是发挥了“有效控管”力量的最大。这个事实是全球都有目共睹的。所以中国这次展现出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的一面。中国的许多防疫作法与经验,都会为其他国家采纳与共享。这当然是对人类的贡献。对此我必须要给予掌声与鼓励。

但在掌声与鼓励之后,我也必须提出中国犹有待加强的部份,即李文亮医师在生前曾被公安人员要求写悔过书一事。

我希望提出来给中国参考的,是人的“言论空间”本身就有其正面的社会价值与意义。这一点是目前中国比较难和西方媒体争辩的地方。因李文亮医师“吹哨人”的角色其实是一种“社会的觉知”,对国家的整体安全是有益的。我当然不支持任何人随意诋毁政府而制造社会的不安,但以为对言论空间的控管可以调整。以佛法的修行立场来看,让有知识的个体能自由思考与发声,应是一个社会有“防疫能力”的表现。因为这样能及早反映出问题,而使问题得到解决。这对中国的复兴是有助益的。

中国当局把李文亮视为烈士,值得称扬与肯定。但更重要的应是关于言论空间的部份。马克思当年之所以会有“人类所有的文化活动都应为政治服务”的思想,是因为他对当时欧洲根深蒂固的“剥削体制”深恶痛绝与绝望。但时至今日,世界的情况已经因马克思的思想而有了改变。他的用心仍是很好而值得人类肯定的,但今日的中国可考虑更进一步地把其文化史观的部份加以调整与修正。中国如果能走出了这一步,将会是人类的一大步。因为中国可说是世上唯一仍在实验马克思理论与社会主义的大国。虽然曾付出极大的代价,也经历过尝试错误而至今仍在摸著石子过河,但以全人类的终极幸福观点来看,中国的努力仍有其特殊的意义。

支持社会主义的人在美国,一向都会被视为共产党的同路人。但我所了解的佛教思想应是肯定社会主义的。所以我对中国确是有着期盼与期待。但我以为中国需要更深沉的思考与调整。没有需要处处学美国,但应不排除参考美国的长处。美国之所以那么长的时间是世上唯一的超级霸权,自然有其除了科技与武器以外的原因。尊重个体的思想与言论自由,就是其中的核心部份。我很期盼将来有一天,能看到中国人自己拍摄的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反思纪录片,就像在美国我看到公共电视台(PBS)所拍摄反思美国人打越战的纪录片一样。以我的有限所知来看,这才是美国真正的实力。

这只是我一个华裔美人愿与大家分享的有限所知。最多只是建言,绝无干涉中国内政之意。

但也谨此默祷,希望十方诸佛暨海会诸大菩萨皆大欢喜,都能加持我的期盼!


原文照发。欢迎讨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