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由李文亮到馬克思

由李文亮到馬克思

苟嘉陵

2020.03.31


新冠肺炎正在全世界延燒着,尚沒有看見盡頭的跡象。人們確實是恐慌了。一些荒腔走板的行為也就跟着發生。

有少數亞洲人在歐洲和美國受到歧視性的咒罵,甚至是被暴虐對待。大賣場裡的一些商品如衞生紙及洗手液,則是被人們搶購一空。美國總統川普更是硬要堅持把這病毒稱為「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無視於世界衞生組織(WHO) 及不少美國人已數度提醒他此病毒有世界通用的名稱。但這類的事在川普身上,大家已經是見怪不怪了。筆者不想花力氣來討論他。只是覺得他的當選與執政,可以說已經把「美式民主」的弱點暴露無遺了。

不少朋友以為我是站在中國的一邊。其實我不是,正如我也不是站在美國的一邊一樣。我關心的是佛教的現代化與人類的未來,故不會因自己是美國籍就偏袒美國,也不會因熱愛中華文化就事事以中國馬首是瞻。但我的觀點確和不少的友人有所不同,就是我沒有在心裏先天性地假設哪一個制度就絕對優越。佛法的立場,是主張修行意味着修正自己身語意的行為。故國家也是一樣,可不斷修正自己的國策與做為,而調整自己的方向。這次我就要由新冠疫情來談談中國與世界。

西方媒體對中國最主要的批評,就是指稱中國是極權統治的警察國家,認為中國完全不民主。但這次的新冠疫情已經讓西方人認識到中國體制在對付疫情傳播上的有效性。中國可在極短的時間裏動員極大的能量,來對付傳染性如此強大的病毒。雖然在過程裡有人不滿,但在整體上來說,確是發揮了「有效控管」力量的最大。這個事實是全球都有目共睹的。所以中國這次展現出了「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優越的一面。中國的許多防疫作法與經驗,都會為其他國家採納與共享。這當然是對人類的貢獻。對此我必須要給予掌聲與鼓勵。

但在掌聲與鼓勵之後,我也必須提出中國猶有待加強的部份,即李文亮醫師在生前曾被公安人員要求寫悔過書一事。

我希望提出來給中國參考的,是人的「言論空間」本身就有其正面的社會價值與意義。這一點是目前中國比較難和西方媒體爭辯的地方。因李文亮醫師「吹哨人」的角色其實是一種「社會的覺知」,對國家的整體安全是有益的。我當然不支持任何人隨意詆毀政府而製造社會的不安,但以為對言論空間的控管可以調整。以佛法的修行立場來看,讓有知識的個體能自由思考與發聲,應是一個社會有「防疫能力」的表現。因為這樣能及早反映出問題,而使問題得到解決。這對中國的復興是有助益的。

中國當局把李文亮視為烈士,值得稱揚與肯定。但更重要的應是關於言論空間的部份。馬克思當年之所以會有「人類所有的文化活動都應為政治服務」的思想,是因為他對當時歐洲根深蒂固的「剝削體制」深惡痛絕與絕望。但時至今日,世界的情況已經因馬克思的思想而有了改變。他的用心仍是很好而值得人類肯定的,但今日的中國可考慮更進一步地把其文化史觀的部份加以調整與修正。中國如果能走出了這一步,將會是人類的一大步。因為中國可說是世上唯一仍在實驗馬克思理論與社會主義的大國。雖然曾付出極大的代價,也經歷過嘗試錯誤而至今仍在摸著石子過河,但以全人類的終極幸福觀點來看,中國的努力仍有其特殊的意義。

支持社會主義的人在美國,一向都會被視為共產黨的同路人。但我所瞭解的佛教思想應是肯定社會主義的。所以我對中國確是有着期盼與期待。但我以為中國需要更深沉的思考與調整。沒有需要處處學美國,但應不排除參考美國的長處。美國之所以那麼長的時間是世上唯一的超級霸權,自然有其除了科技與武器以外的原因。尊重個體的思想與言論自由,就是其中的核心部份。我很期盼將來有一天,能看到中國人自己拍攝的關於文化大革命的反思紀錄片,就像在美國我看到公共電視台(PBS)所拍攝反思美國人打越戰的紀錄片一樣。以我的有限所知來看,這才是美國真正的實力。

這只是我一個華裔美人願與大家分享的有限所知。最多只是建言,絕無干涉中國內政之意。

但也謹此默禱,希望十方諸佛暨海會諸大菩薩皆大歡喜,都能加持我的期盼!


原文照發。歡迎討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