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梁兆康:厌离心与佛法现代化

厌离心与佛法现代化

梁兆康

2019.12.16


本期慧讯的主题是基于慧聪法师的来函。慧聪法师提议我们法友深入佛法中的“厌离心”。尤其是“厌离心“与“出离心“究竟是否有不同呢?

我认为这是佛教现代化中极重要的题目。因为无论是“厌离“或“出离“,如果我们修行人不清楚要厌些什么或要出离些什么,所谓“修行“就很容易变成了厌世主义或者出世主义,而远离佛陀的本怀了。”厌“本身就有一些负面意味,我们修行人要特别留心。佛教中説的“三毒“有贪、嗔、痴。一般学佛人对“贪“都会有一定的了解,“贪“与执着有密切的关系。”贪“的梵语是Raga, 是指一切欲望上的执着,如物欲、淫欲等等。但是什么是“嗔“呢?“嗔“不单是包括怒意和怨恨。“嗔“的梵文是Dvesha, 意义是包括了憎恨(hate)和厌恶(aversion)。故此厌恶感亦是三毒中之一毒。“贪“和“嗔“,一个是吸引,另一个是抗拒,其实是一体的两面而已。如果一个修行人用厌恶心去取代以往的执着,这只是由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而已!真正离执的修行,是要超脱两边的极端,去找一个心灵的平衡的。如果説修行是“出离“,那出离是突破那二边的囚牢,而不是以另一执着去取代现有的执着。如果一个修行人远离世间欲乐的执着,却致力追求禅乐,这仍然是停留在执着中哩!

当然,佛教中分北传南传,就算是大乘佛法中,亦有四万八千种法门。在这林林种种的宗派和法门中,我们如何能对此事求一个共识,得到一个统一的了解呢?在佛教历史上,亦有不少门派上的冲突。在常人的心目中,和自己相同的了解就必然是佛説,和自己不同的见解就必然是魔説。如是我们佛教圈子中就有大乘小乘之争,又有密教显教之争。单是禅宗中就有南传北传的斗争。关于“厌离心“在修行中的角色,我们能有个一致的认同吗?

修行方法的名相很多,很今人困惑。慧聪法师就问及“厌离心“与“出离心”之别。我认为与其去翻査佛教参考书,不如去反省佛陀在世时的落实教导。佛教徒如果要有一个共识,就必先回顾原始佛教和根本佛教。而去了解历史上的佛陀究竟教了些什么,最佳的参考书就是罗侯罗尊者的“佛陀的启示“一书。説到最根本的佛教修行,一定离不开佛教独特的静坐法(Buddhist meditation)。説到静坐,我们自然会联想到一般常见的“坐禅“或盘腿静坐。然而,在“佛陀的启示“一书中,罗候罗尊者就有小心也说明其实meditation这一字太笼统太含煳,最好的用词是Bhavana。Bhavava一字,顾法严师兄译作“心灵的培养“。罗候罗尊者的原文译“Bhavana”为“mental culture”。我认为译作“觉的文化“是比较贴切。因为文化远超过一时的培养。

什么是“文化“?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文化,印度人亦有印度人的文化。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都是经过数千年培养出来的产品,不是一年半载之可以形成。一种行为如是从文化而来,我们就可以不加思索自自然然地行出来,英语中有句话就是“auto pilot”。佛陀説Bhavana, 就是要佛法修行变成我们的生活习惯,“觉的文化“巳进入潜意识中!无须要着意何时出定入定,在生常生活中做平常事–饮茶、閒谈、做菜等等,无一事不是培养觉性,实习内观,引发内明(insight)的好机会。正所谓行住坐卧,无一不是禅。这就是佛陀心目中最基本的修行。因为修是随时随地的修,故此无须离世出世而修。修行人的厌世或避世,其实是因为对佛陀最基本的教导缺乏了解。九零年代我还是在Wall Street 工作,我就曾説市场亦即道场。一个有修行的人心境平和,面对股市的大起大跌,不贪亦不慌,能够一心不乱。这其实是成功投资的秘诀。故此修行是无须远离人群和俗世的。反之,能在七情六欲中修觉性,这修行更加落实。

静坐不是佛教独有的,佛陀当初就是随婆罗门的大师学习如何入定,入定是佛教与外道的共法。佛教最独特的,亦可説是佛陀独创的修行法是内观(vipassana meditation)。佛陀在念处经中提出四大念处–身、受、心、法。“身“是指身体,“受“是指感受。“心“是指我们此刻的心境和心理状态。我们要觉知此刻的心理状态如何?我们是在发怒?恐惧不安?妒忌?或是欲望高涨?我们是在感到爱心、同情心、悲悯心?我们是在轻松或紧张?我们的心境是清明或是溷乱?我们是念念分明还是失念?这都是“心念处“的范围。罗候罗尊者就在他的书中清楚说出修内观的秘诀,我们实习心念处时要诚实和有勇气面对自己,而且不要妄加价值批判,这是极之关键的:

“在此时不要持批评或审判的态度,又不要妄加分辨–以为这是“对“或“错“,“好“或“坏“。你只是在观察和检视查看。你的任务是作一个科学家,不是去作法官。当你在观心时,你见到它的真实性。你不会对自己的心理状态有所执着或有反感,无论面任何情绪上的真实,你都能不着意,有轻安。这就是’如是观'(seeing things as they are)。“

内观的修行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无须去抑制心中的“不良情绪“,强硬的抑制容易产生反效果。在这修行中我们只是泰然地、放松地、中立地去如是观。如果我们能如此诚实的如是观,我们会发现问题会自然地消失。譬如愤怒。它之所以变成不可抑制,令我们闯祸,是因为它在刚生起时我们不察觉,我们失念。内观的能力像一盏灯,“不良“的情绪像影子。影子被光照到,它就自自然然的消失。我们要切记的是内观法是一种柔软法,不是一种硬功。硬功容易形成反效果,輭功则有其微妙处。老子道德经有云:“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修行人必须明白这道理。

我们可以作以下的总结:佛教修行的最精要处,是可以随时随地修。一般人以为修行要厌世或出世,其实是因为没有深入了解佛陀独创的内观法。真正懂佛法的人不讲“厌离心“和“出离心“,正如六祖坛经说:“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厌恶的心情,又是贪嗔痴三毒中的“嗔“的一相。佛説的内观法是柔软法,不是硬碰硬。正因为内观法的柔软,能慈眉善目地去观众生的种种心态,故此能令我们能如实地看凊楚。看清楚就能生慧,解决烦恼的束缚。只此而已!


首发于般若广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