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龍樹何以要特別地強調空義?

龍樹何以要特別地強調空義?

苟嘉陵

11/24/2019


記得和鴻洋兄生前的一段對話,就牽涉到這一個問題,即「龍樹何以要特彆強調空義?」

鴻洋兄覺得很奇怪,我也覺得很奇怪。但當時我倆都沒有確定的答桉,只是隱約感覺這個問題牽涉到佛教的現代化,所以應很重要。於是我們都問自己:「龍樹菩薩何以要特別闡揚空義?」

我想今天我已經有了答桉。可惜的是鴻洋兄已然離去。但我還是會繼續我們共同關心的這個話題,即空義到底和佛法的現代化有何關係。

事實上空義就是佛所發現的緣起法義,也和無我與無常是同樣的義理。原始教典裡也包含了這些義理。但如果是如此,龍樹何以要用一生的力氣來特別地提倡空義呢?這到底有何好處與意義呢?

我以為要回答這個問題,應回歸龍樹當時的文化與佛教背景,以及龍樹在其中的角色。因他在當時是不折不扣的宗教改革者,所以才選擇要特別弘揚空義。而宗教改革的意思,當然就是要糾正佛教在當時發展上的偏差。故龍樹一生的作為是被視為在「破邪顯正」。只是時至今日大家都不大明白他到底是在破什麼邪,與顯什麼正。大家只是知道他在用「大乘空義」與般若來破邪顯正。但如此的作為到底有何意義呢?

我以為主要的原因,就是佛法在當時已經走入濃厚的出世主義與避世思想的偏差,也對佛陀原始的緣起思想做了威權崇拜的絕對詮釋。出世主義造成修行人不關心今生與此時此地,而把涅槃做了「可進入」與「可得到」的不如實詮釋。使得大多數的修行人滿腦子都是死後進入涅槃的思想,以為這樣就是「了生脫死」,也就是阿羅漢果的成就。但這種了解以龍樹來看正是法執,是對解脫道果與涅槃的不如實幻想,也會使得修行人整個的生命「不在當下」。而菩薩行者如果有這種不在當下的人格迷思,自然就無法有力與有效地幫助眾生與度化眾生了。

是因為這個原因,龍樹會特別地闡揚空義,要指出所有那些關於涅槃與佛果的思想都是人的法執,而不是如來所說義。所以龍樹不只是指出涅槃與佛果都是緣起與空,就連空義本身也是空。他的用心其實就是指出修行人不可執著於任何解脫與成佛的觀念,也就是原始佛教中關於四念處裡的法念處修行。可惜的是因為一些無法考證的原因,龍樹沒有直接用佛陀所立的四念處去破邪顯正。想來是因當時對四念處的「話語權」龍樹無法掌握之故。

但龍樹所無法見到與控制的,就是在他故去的數百年之後,空義同樣會被人弄成執著的對象,就像當年他所批評的對涅槃與佛果的執著一樣。這也就顯露出佛陀的智慧為什麼會是無上徧正覺的原因了。他所建立的四念處表面上看似乎簡單,但事實上是含有無法取代的甚深智慧。龍樹如果當年用法念處來闡揚佛陀所說的緣起法義,至少在今天就不會有人把「進入空性」視為當然的菩薩道成就了。

因為進入空性和進入涅槃是同樣的,不是佛所說法的真義。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