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反智主義的典型思想———業力的歸零

反智主義的典型思想———業力的歸零

山海會

2019.05.19


中國佛教里存在的反智主義(anti-intellectualism ) 思想,除了因錯誤而會成為修行的障礙以外,到底有沒有在實際的人生里有害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只是如果沒有具正知見的人指出,許多人會不自覺而已。而其中最明顯也最嚴重的有害處,是不少佛友拒絕接受現代醫學的治療,或以為預防性的健康體檢不重要,因無關修行宏旨。更有不少人以為現代醫學和佛法的「解脫」相抵觸。

我的這個觀察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和不少法友直接接觸後得到的結論。最常見的原因是不少人以為自己之所以「來到人間」,是因為有許多「前世的業力」所致。於是他們以為所謂的「解脫」,就是要在今生把這些業力都「消耗完」,或者是「報盡」。而如果沒有「消耗盡」這些業力,那所謂的輪迴就會無法終結。這些人的想法是一種「業力實有論」,而把解脫看成是「業力的歸零」———即「我不再欠別人什麼,別人也不再欠我什麼,否則就都是沒完沒了的牽絆與繫縛。」殊不知這種想法完全不合乎佛陀所說的解脫道,也並不合於四諦。因四諦的主題一點都不是要結清任何「業力的總帳」。而是要人能「解脫苦」,也就是要人能因修行而有喜悅與自在的生命品質。

所以以為看醫生接受醫療,是一種沒完沒了的「造業」的想法,完全不符合佛法修行的基本精神。修行佛法的目的是提昇人的心靈與生命品質,也是要讓人感受到活得愉快。從沒有說修行人接受醫療就是不合佛法的事,更沒有說讓自己的肉體受苦就是「消業」。而所有這些「消業」的思想,事實上都不是如來所說法,而是後來的修行人自己添加的想像。因沒有解脫的人總會喜歡想像阿羅漢果是如何,佛果又是如何,卻忽略了解脫道的成就是因為修習般若道,也就是修行智慧。而有智慧的人是不會反對科學的。因為科學家的努力正是一種「如實觀」。只是觀的對象不是人的內心,而是眾生存在的世界。

所以以為接受醫學治療不合佛法,或就是造業,純粹是一種沒弄清佛法到底是什麼的結果,也就是缺少正知見。修行人希望藉着現代醫學而提昇喜悅或「活得比較長」,哪裡有任何不合佛法的地方?佛法修行人當然不應把佛法和醫學或科學對立起來。修行佛法解脫道是修四諦,也就是要人懂得隨順因緣與知因知緣,否則無法滅苦。而人身體的病痛,難道不是苦的一部分?現代有科學家及醫學家等「大醫王」能「知苦」與提供滅苦之道,當然符合佛法與四諦的精神。以為它們和佛法相衝突,根本就是一種法執。也是把佛法的基本精神弄錯了。

這也就是我為何會堅主四念處的修行必須是中國佛教現代化基礎的原因。懂得四念處的人會明白,佛法的修行一點都不反智,也沒有和科學不相容。雖然佛法並不就是科學。但修行人應是能自在地吸收新知,並運用新知而造福自己和他人。也才是大乘菩薩道里所講的「法門無量誓願學」。不願接受醫師治療的人只是在自我折磨,但其實是在「白受苦」。因為受苦一點都不能「消業」。而消業思想本身,就是佛教里最明顯的反智論迷思。是需要被佛法修行人照見而勐醒的。

所以我呼籲所有的佛法修行人不要把現代醫學視為修行的障礙,而應把所有的醫師都視為修行的合作夥伴。活得長一點也完全沒有過失,因為「人身難得」。菩薩難道不正是因為活得長,才能利益更多的眾生嗎?


覺知存在於中國佛教內的反智主義

山海會

2019.05.19

中國佛教經過長遠的發展,的確存在着反智主義的修行思想與心態。只是如果沒有經過反覆的討論與反思,和原始教典里所教的修行內容去做比較,大多數的修行人會難以理解這個事實。這就是般若廣場存在的意義,與推動佛法現代化的途徑。即通過深入各種實際人生里的討論,我們可把存在於中國佛教里的實際修行問題看得更清楚。這不代表做深思與討論的人就完全瞭解佛法。但它當然代表着一群修行人在認真地做「擇法覺支」,及志求無上正等正覺的努力。

大多數的修行人都以為自己已經懂得緣起法義了。但如果沒有能覺知到存在於中國佛教內的反智主義思想,可以說是並不懂得緣起法,也不懂得四聖諦。但這個事實無法只是靠閱讀教典而得到覺知,而是必須靠現代人修行四念處,也就是在現代覺知自己的生命與當代的佛教文化。原因是這些流行的反智論思想在佛陀的時代並不存在,或「不是如此地存在」。沒有四念處,尤其是法念處的修習,是會有難度的。但讀者諸君可以藉着閱讀般若廣場里的文章,而和作者一起去做深觀,去修「擇法覺支」。

歡迎大家和我們一起深觀我們的時代與佛教文化,去覺知存在於佛教內的反智主義。這不是「只會說」的耍嘴皮子,也不是只存在於腦子裡的閉門造車,而是在現代實際的佛法修行。


首發於般若廣場。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