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禪宗一門,花開兩朵

【編輯按】:作者對禪宗有很好的思考。法無頓漸,如何修習正法, 學人要根據自己的情況選擇不同的方法,不可一刀切。 惠能大師頓悟頓修一派能形成強大聲勢,發揚光大禪宗,其弟子菏澤神會起了很大的推廣作用(可見胡適先生關於菏澤大師的文章)。禪宗在頓修派的引領下,好處是拋開繁文縟節包括繁瑣文字,開佛教直指人心之風,以簡潔有力的修行之道吸引了眾多修行人投入門下;潛在的負面影響是很多修行人誤解頓悟,貪圖捷徑,忘記佛陀的核心四念處修行系統,缺乏真修實幹,落入玄學知見 – 更有下者流於口頭禪、枯禪或狂禪 – 佛法修行中道難得。神秀大師頓悟漸修(印順導師語)一門,也有發展。後代有些禪師,或主張禪凈一體,或有“禪凈四料簡”之說(唐末五代永明延壽禪師),或參與凈土法門的弘揚(如元中峰明本禪師)。對中國禪宗起源和早期思想演化,學人若作進一步的細究和深思,可參考印順導師的《凈土與禪》


禪宗一門,花開兩朵

2019.03.31

曹溪惠能大師被尊為禪宗六祖,對中國佛教禪宗的弘化具有里程碑的意義。惠能得到五祖弘忍傳授衣缽,繼承了東山法脈並建立了南宗,弘揚“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頓教法門。

事實上五祖弘忍大師座下為禪門的弘法天下孕育出了兩位大師。北宗的神秀大師以漸修為法門,得武則天皇帝敬拜,辭國師不受,把佛門威儀推到了極致。那時禪宗在北方的弘揚以漸修為主。於是禪宗有南頓北漸兩派之說。

然而,坊間多因惠能大師受五祖弘忍大師衣缽南渡而有厚此薄彼之見,對神秀大師有所偏見和忽視。而今有幸感謝能得禪世界的平台講講我對此事的淺見。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事物發展本就不會只有一種形式。佛陀也說過,佛教四萬八千法門,本就一心。

衣缽只有一套,而法門又出現了兩支,五祖弘忍大師便將衣缽傳與了更近本心的惠能大師。

我個人認為,其後兩位大師所行並非兩相為害,而是惺惺相惜。

神秀大師在弘忍大師傳衣缽與惠能大師南渡後,仍然一如往日地侍奉弘忍大師至圓寂。同時,神秀大師也不忘自己的本心,時時勤拂拭自己的明鏡。說明神秀大師已然有持,並不為外境擾亂己心。最難得的是,神秀大師謙虛地辭國師不受,向眾人宣說惠能大師受衣缽真傳,並寫信請惠能大師擔當國師之位,此舉更令惠能大師聲明遠播。

惠能大師與之心心相印,回書信推辭受任國師。此舉在我看來,也許是惠能大師對神秀大師的一種尊重,暗表自己不願在世俗眼光中顯位高於神秀大師。而惠能大師最終決定不傳衣缽,只傳心法。這一決定,在我看來更是對弘忍大師和神秀大師的一種紀念。此後禪宗便是以直入人心法門接引眾生,大揚天下。

我們於禪用得最多的兩個詞,便是“參禪”和“禪修”。我個人淺見,參禪頓悟與禪修漸悟實際上應該是禪宗一門的兩種方法,並沒有目的上的區別。兩者都是求悟。

禪宗一門,花開兩朵。善緣播及天下。


首發於禪世界海德廣場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