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苟嘉陵

2019.03.16


四念处的修行应如何运用在人的犯错与改过之上呢?这是郑健兄所提出的般若广场主题,我以为提得很好。这才是佛法现代化的要点。否则离开人的过错与改正,讲太多佛法的生活化或现代化,其实都可能不大实际。

我以为在犯错与改过上,人最大的瓶颈常是不知道自己有错。而不知道的原因,正是智慧不够。四念处的修行是佛法里智慧的修习,也就是三慧学里的“修慧”。所以能帮助人见到自己有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修习四念处最怕的是对许多事或人存有成见,并对成见坚持不放。这在大乘法义里,是说修行人应有“柔软心”,也就是人应维持开放而且柔软的心灵,不可对任何既定的看法坚持不放。

所以顽固的人不可能修四念处。若修了也是白修。因顽固的人只愿紧抓着自己一贯坚信的那一套,而听不进任何别人的建言,或知晓人类科学与知识的领域已然有了变化。而四念处的修行是主张人不要固执,故能帮助人看见自己是否有错。看见了自己有错,就是改正错误的起点。这就是四念处在帮人改过上最大的功用。但顽固与坚持己见的人,会无法得到这个功用的益处。

而第二点四念处能帮助人改过的地方,就是能让人见到自己到底“错在哪里”,而正确有效地改过。否则所谓的改过并无法成立。正如四谛法义里所讲,人若不能见到与认识“苦因”,就会无法有效地“除苦”,是同样的。

这当然是说目前不少人的一种“悔罪式”的修行,并没有太多用。因为佛法里的忏悔应是建筑在对自己所犯错误的深刻认知上,而不是透过一种声泪俱下的情绪,或钟鼓齐鸣的仪式就能“洗刷干净”。如没有对自己所犯过错的深刻认知与了解,所谓的“忏悔”是无法在佛法里成立的。这就是四谛法的基本义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会再三强调一切的佛法修行都须以佛说解脱道的四谛为基础。如没有这个基础,修行人是无法真正改过的。而四念处的如实观,能帮助我人认识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否则改来改去,都可能会只是劳顿。

至于第三点四念处所能提供对改过的帮助,就是可帮助修行人“放下身段”。而这一点极可能是大多数修行人所最为需要的。

不少佛友修了几十年佛法,头上就好似长了一种看不见的“角”一样,以为自己可以对后来的学人指手画脚,或去评论哪个人是正,哪个人是邪,谁修得比较高,谁修得比较低。殊不知大乘法义里挺重要的,是菩萨道“不轻后学”的修行态度。人不可因痴长几岁,就以为自己一定智慧过人。四念处的修行是让人在举手投足之间,如实看见自己的举手投足,但不见那些动作里有实有的“举手投足者”。能这样修行日久,自然就能放下身段,而不会再去对自己实不了解的人与事———妄加论断。因为妄加论断的结果,是自然而生的我慢与法慢,皆是障智慧与解脱的因。如此一来,解脱自然会是无份,慈悲也就更是空谈了。

这就是为何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首发于般若广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