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改過是解脫道的核心部分

改過是解脫道的核心部分

山海會

2019.03.16


改過遷善這四個字在今天聽起來,不只是讓不少人感覺有些陳腐,也令佛教內不少的飽學之士感覺無關宏旨。因為佛法的兩大修行主題是解脫道與菩薩道,講的是智慧與慈悲,好像不關改過什麼事。但事實上這是天大的誤會。因為菩薩道雖的確是應以解脫道為基礎,但解脫道是應以改過為基礎的。而這個說法只是四諦比較現代化的陳述。不但一點也沒有違反佛陀所教的解脫道,而且正是般若廣場所提倡佛法現代化的正常展現。故改過是四諦法義的核心部分,絕非無關修行宏旨。若以為它和佛法無關,是誤會了。

世佛青會的導師宏印法師就說過:「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為」。而修正自己身語意的行為,就是改過。但如何知道自己有過而能改呢?就需有八正道里的正知見,也就是需有「緣起正見」。而緣起正見除了包含對空、無常與無我的了解,同時也包含對因果法則的深刻認識。故佛法修行人一切身語意的行為,都有如法與不如法處,也就都有修正與改過的空間。而四念處的修行所應覺照的,也不外就是要時時觀照自己是否有執著與有過。有執著怎麼辦?放下就是。有過失又怎麼辦?改過就是。光講放下執著而不講改過,當然是對解脫道不完全的了解,也就是有偏差。是應為我人「內自省」的。

本期的般若廣場探討改過,也算是我們所提倡佛法現代化上的一小步。歡迎讀者諸君一起閱讀「改過是解脫道的核心部分」專題。


小俠艾虎

山海會

記得小時候讀章回小說七俠五義,裡面有一個年紀最輕的人物,是小俠艾虎。艾虎的師父是奇俠智化。他因年紀很輕,每次見了師父和他的江湖朋友們,如南俠展昭或北俠歐陽春,他就成了一個「磕頭蟲」,必須從智化開始一個個地磕頭問安。本期的般若廣場探討改過。就令我不禁想到了這個小說里的江湖人物。因為磕頭蟲三個字,讓我聯想到了改過。

中國人的改過其實不一定是「遷善」的改過,而只是向倫理道德里的威權低頭,服軟,也就「認錯」的改過。但認錯以後呢?錯又到底在哪裡呢?其實是很少被人關心到的。因為那不是問題的要點。要點只是當事人必須低頭、服軟與認錯。而認錯了以後,就必須誠心地道歉。在中國人傳統倫理道德的「綱常」里,人到底有沒有找到自己在這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架構中的「位子」,而沒有違逆君上或父母的意思,才是中國文化的價值取向。也是因為這個價值取向,中國人才會有「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說法,更有「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的荒唐。而這個特重倫理的價值取向,是和佛法里的改過遷善差別很大的。

佛法之所以是智慧之學,就是主張修行人在認錯以前,必須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也只有在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之後,才談得上改過,也才有可能遷善。否則所謂的改過是無效的。因為這就是四諦法義里講的「不計苦因」。而不計苦因的修行,是無法除苦與成立的。

所以朋友們!當有人要你認錯,請勿胡亂地認。也不可隨便道歉。要認清自己到底錯在哪裡,才有可能真正改正錯誤。為了讓任何人「高興」的道歉,也定是毫無誠意的道歉。中國人特別看重倫理綱常。但因此而形成的「改過觀」,常常只是在要人扮演如小俠艾虎一樣的磕頭蟲角色!


首發於般若廣場。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