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温柔的批评

温柔的批评

苟嘉陵

2019.01.15


佛教里到底是否存在着“反娱乐”的思想与心态呢?我想是肯定的。事实上佛教里不只是存在着反娱乐的思想,也存在着“反欲望”和“反情爱”的思想与心态。而这种心态,是否是佛陀所说?又是否是佛法的修行精神呢?这个问题在佛法的现代化上,应是很重要的。因为大凡是人都有欲望,不少人也都有情爱生活及喜欢各种各样的娱乐。如果佛法的修行的确是反对欲望,也不苟同于娱乐,那佛法是肯定无法现代化与普及化的,因为与大多数人的人性不相符合。但根据我个人对佛法粗浅的了解与少量的修行,佛法的修行精神并不反娱乐、反欲望或反情爱。那就让我试用此文来讨论为什么。也用此文作为我推行佛法现代化迈出的一小步。目的是希望借着这个讨论,能使更多的人消除原先以为佛法反欲望、反情爱的疑虑,而有机会亲近佛法。至于我说的到底有没有理,或合乎不合乎佛法,就有待读者诸君的不吝赐教了。

不可否认地,原始教典里确是存在着欲望是“有过患”,也是“有漏”的陈述。而如果欲望确是有过患,那情爱及娱乐也当然就有过患了。我想不少佛友之所以会有不大认同娱乐的心态,对原始教典的解读应是主要的原因。若是如此,这难道不就是佛法确实是采取“呵责欲望”立场的明证,而不会去主张修行人同时也可从事娱乐活动,或是有情爱关系?那我又何必要特意地去“扭曲佛教”,而硬是主张修行人的娱乐活动,或在家人的情爱生活,其实都是无碍于佛法的修行呢?

我想我的看法,是基于“诸佛皆依二谛而为说法”的教理。所以我以为就算是原始教典里有“欲望有过患”陈述,最多只能说是“有过患”,而不是“是过患”。故不能视为诸佛的了义教说。因为根据佛陀所发现的缘起法,无论是欲望还是情爱,也都是“是诸法空相”的涵盖范围。故它们虽都可以是众生执着的对象而产生烦恼,但那是因“众生心”的染着与不自在造成的,并不是欲望本身有什么高低、染净的“自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般若心经里才会有在“是诸法空相”后进一步地阐述它们也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陈述。人若执着于一切的欲望,必会成为修行的障碍。这没有疑问。但修行人若以为欲望本身就很脏,是不清净的,以了义来说是落入自性见,会造成看不清烦恼与苦的真正原因。而一旦看不清,就不能有效地修八正道,而到达“苦灭”了。

这也就是我为何会一再强调“人生是苦”及“人生有苦”有天壤之别的原因。因为这关系到八正道里的正见。“是苦”是批判性语句,也是落入了自性见。而“有苦”是科学的,是在观察事实,也才有柔软开放的心灵。而佛法觉观的修行所需要的,是柔软开放的心灵,也才是中国传统里所说的“堪为法器”。而我之所以要一再地由心态上讨论四谛,就是因为我深知四谛讲的“自依止”绝非教条,也不是任何的公式。修行四谛,事实上必须揣摩出不少已然被曲解的修行态度。人一但存着人生“本质是苦”的思想,自然就会有想要离开这个世界与跳脱生死轮回的“出世思想”。也就自然会认为娱乐、欲望与情爱,都是具有“负面价值”的东西。但这种思想并非佛陀所说缘起法的了义与本怀。

所以佛法里所谓的“出离心”,虽的确是指修行人不应染着于世欲与世情,但绝非意味着“离开这个生死世间”就可达成对它们的无染与出离。其实是因为我人对世欲与世情的强烈染着,才会误以为真有一个世间可出,可离。而不染着的正确方法,佛陀早已在四谛里清楚地开示了,就是要靠修行人自己觉知到自己的染着,也就是四念处的修行。觉知到了,染着与烦恼就都会自然地逐渐消退而烟消云散。否则任何想要“离开世间”的尝试,都会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因为“断”的动作表面上看是“离”,但实际上是强化了执着的深度,也就是更加地“即”。换句话说,“呵责欲望”的结果常是加强了欲望的吸引力与强度。这不是在说欲望很好,而是修行觉观的要领应是“不与万法为敌”。不须去呵它。只须观它,看它。不存要出之心,反而是真能出。也就是“不即不离”的佛法中道义。

是因为对原始佛说四念处觉观修行的方法没有如实掌握,不少法友的四谛修行才会仍是在“断欲”的“了生死”格局里。也才造成了反娱乐、反欲望的心态。这就是我所强调菩萨道须以解脱道为基础的真义。中国佛教里为数不少的修行人,其实不只是态度严肃,而且是欠缺 enjoy oneself, 也就是“自娱的能力”。这种心态虽不是恶,也不是错,但确是未能正解四谛的现象,也就会造成修行解脱道的障碍。我以为用“温柔的批评”来多方面地讨论与分析,才能让他们有机会调整自己的修行心态,而体验到解脱法喜。就在昨天我还在对梁兆康兄说:“要提倡佛法的现代化,是不可能离开批评的。只是在批评的时候,应该尽量地温柔。”兆康兄听了点头同意,也不禁开怀地笑了。

菩提长老去年在庄严寺的中国年庆祝活动里,主动地拿出一台在储藏室里找到的旧电子琴,而当众表演了一曲自己创作的音乐。长老并没有任何正式的音乐训练,所以演奏得并没有演奏家的水平。有人就说不怎么样。但他很投入,而且很 enjoy himself。我就在想,大家是否有问过这个问题:“长老为什么要当众表演呢?他怎么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呢?”

我就觉得长老的不同,正在于他的佛法修行并没有丧失了童心。他不正是在幽默而且温柔地告诉我们:“佛法的修行和 have some fun, 也就是自娱,其实并没有什么冲突”吗?


首发于般若广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