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寶:關於佛學大師的稀缺性和如何識別真正的大師

關於佛學大師的稀缺性和如何識別真正的大師

禪寶
2018.09.01

【注】:在新語絲網站的讀書論壇上與網友討論關於佛學大師的稀缺性和如何識別真正的大師的問題,有一些想法,請批評指正。


 

我試圖理解您提出的問題,如果不對,請海涵。

“佛先生”很多,很多是自稱的上師或者被非理性的信徒所追捧的上師 – 北京城裡據說有很多仁波切(上師) – 而我以為的真正的佛學大師,對佛陀教導的基本思想有紮實的功底,有理性的修習,有對此世間的洞察,有自由自在的喜悅,有對世間萬物平等的覺悟,有對處於因無明而痛苦的眾生的關懷:他遠離裝神弄鬼和欺騙貪婪的江湖術士那一套,他首先使自己通過理性的方法和道路獲得洞察世間的能力,他從來不迷信佛菩薩,他教導一個人清凈化和以自已為自己的依靠和島洲。真正的佛學大師很少,如同真正的數學大師很少一樣 – 一些數學教授也許從事數學的研究和教育,周遊在極少的數學大師之間,在數學大會上作些不痛不癢的報告,攫取一些地位和經費,織就一個數學圈的利益關係網 – 丘成桐大師曾經描述過他的不肖學生田某(饒某吹捧的某湖大學的數學大師),新語絲也揭露過浙江大學數學院的某些教授(包括前院長)滿街遊走鑽營的問題。

誰是真正的佛學大師呢?謝謝您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實際問題,這需要一個人自己去辨識判斷,是沒有捷徑可循的。因為佛學大師極為稀缺,普通人能有幸碰到的概率很小,就象數學系的學生很少能碰到丘成桐大師,而碰到某湖大學田某的概率較大一樣 – 這是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無法挑戰的事實。那麼,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可行的一種辦法是:閱讀一些較好和正派的介紹佛學的書籍,學習早期佛陀的教導(《尼克耶經》/《阿含經》佛陀說的概念和方法比後來複雜化的佛教教義簡單明了,直指人心和當下),參加正規和正信的修學活動,自己按照一些佛陀親自教導的具體方法持續地努力修習,理性地思考和辨別什麼是正信和究竟的佛學,什麼是佛教中不肖之徒的坑蒙拐騙的花招,理性地判斷什麼是善知識,什麼是邪知識,而離惡從善 – 理性是一種工具,在身邊沒有善知識時,可以引導自己向佛陀這位偉大的善知識學習;即使碰到了惡知識,也能很快地自我辨別而斷然離開,並能出於對其他同修的憐憫,還可以揭露惡知識,使之無法繼續作惡。很多受過基本科學和理性教育的人也會體會到紮實的科學訓練對修學的關鍵作用。在前中國佛教協會會長醜聞的揭露中,如果最終證實了前會長的毀戒違法行為 – 中國政府宗教事務局的調查已經發布結果,而司法機關的調查程序正在進行之中,那麼曾受過長期和嚴格的科學理性訓練的兩位法師就起了關鍵性作用,是他們首先判斷和識別出惡知識對佛教和社會的危害,勇敢地向中國政府宗教管理和司法部門舉報,幫助佛教和社會剷除醜惡現象和違法之徒,充分體現理性作為佛學工具的重要性。

如果您和朋友們真的對佛學感興趣,可以訪問https://chanworld.org/lib,那裡有庄春江、苟嘉陵和黃國達先生撰寫的適合當代受過正常教育的人閱讀的書籍,以及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的《尼柯耶經》。當然如果您不喜歡或不認同佛學的思想和方法,我也感謝您提出了認真的問題,供我和其他同修們思考,善莫大焉。


附註:

仁波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仁波切(藏文:རིན་པོ་ཆེ་;藏語拼音:rinboqe;威利:rinpoche),是對藏傳佛教上師的一種尊稱。

目錄

 

  • 1詞語釋義
  • 2具備仁波切的條件
  • 3冒充現象
  • 4相關條目
  • 5參見
  • 6參考文獻

詞語釋義

仁波切源於藏語,原義是“珍寶”,意義與和尚、阿闍黎、喇嘛、高僧相近。在香港譯作寧波車仁寶哲。在漢語中仁波切一詞的用法並不普遍;儘管在意義上仁波切與上師和活佛並不完全相同,但在漢語中大眾常用上師和活佛來稱呼仁波切。

僧人在三種情形下會被稱作仁波切,一是轉世高僧(即活佛)並被認證;二是學問堪為世人楷模者;三是此世有很高修行的成就者。也就是說轉世高僧一定是仁波切,但被稱為仁波切的人不一定是轉世高僧。

在西藏與不丹,此詞單獨使用時,亦指蓮花生。

這個稱號並不一定用作稱呼人物,有些物也稱作“仁波切”。例如,西藏大昭寺的釋迦牟尼像也被稱為“覺窩仁寶哲”(Jowo Rinpoche)。[1] 又如,西藏三大神山之首岡底斯山主峰被稱為岡仁波欽,既“雪山珍寶”之意。

具備仁波切的條件

  1. 須有正統傳承的根本金剛上師之密法灌頂。
  2. 從金剛持至自己的根本上師,其間所有密法之傳承灌頂皆須圓滿,不可間斷。
  3. 須受阿闍黎灌頂,精通顯密佛法及菩提心學與怛特羅,並具備火供等修法材料,熟悉所有經文儀規中說的修行方法。
  4. 自己有能力傳授密法時,須經根本金剛上師許可,方可對人傳法灌頂。

冒充現象

兩岸三地娛樂圈和商界的部分人物信仰藏傳佛教,且一般都拜有上師。[2][3]受此風氣影響,中國大陸的中產階級也開始推崇藏傳佛教,以尋求心靈上的撫慰,但這種現象有時被視為自我標榜身份的工具[3],而非純粹信仰。[4]對活佛的迷信導致“仁波切”被訛傳為活佛的代名詞[5],也導致了假冒活佛的出現,這些假冒活佛並未完整地看過一本佛經,很少遵守佛教戒律,但往往自稱“仁波切”且有一定數目的信徒,並與弟子存在供養關係,被網民調侃為“散養仁波切”或是“朝陽區仁波切”(因北京市朝陽區為中產階級聚居區)[3][6]。這些冒牌活佛中不乏假借宗教之名騙財騙色者。[7]

參考文獻

  1.  獅吼棒喝–大藏寺祈竹仁波切問答選錄
  2.  李春暉. 活佛告訴你企業家為何要拜上師求佛法. 中國企業家. 2014-04-29 [2015-12-25].
  3.  為什麼朝陽區盛產仁波切? 因為那是中產階級的“私人訂製”. 觀察者網. 2015-05-16 [2015-12-25].
  4.  追隨那些未經審視的仁波切有時只是一種時尚,與信仰無關. 新快報. 2014-08-06 [2015-12-25].
  5.  “仁波切”亂象 如何辨別山寨“仁波切”. 中國西藏網. 2015-08-18 [2015-12-25].
  6.  “仁波切”們的生財之道. 搜狐新聞. 2015-12-02 [2015-12-25].
  7.  劉毅. 朝陽群眾大有可為. 中國西藏網. 2015-06-23 [2015-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