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方先生的《 要「賽先生」還是「佛先生」?》

點評方先生的《 要「賽先生」還是「佛先生」?》(最終版)

禪寶

2018.09.01


說明:

《 要「賽先生」還是「佛先生」?》原文: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log/saixiansheng.txt

用別人的價值觀標準來判斷一個人所帶來的價值結果。

試圖點評佛學和世間學問的不同以及自我評價的價值觀。【】內為禪寶的評論,請批評指正。評論文字不再更新。

「即使我不同意你的觀點,我也不會把你流放西伯利亞」,希望如此。


要「賽先生」還是「佛先生」?

·方舟子·

由於數學沒有諾貝爾獎,菲爾茲獎被認為是數學界最高獎,往往就被當成是數學界的諾貝爾獎。其實要獲得菲爾茲獎比獲得諾貝爾獎還難,因為它有一條嚴格的規定,只頒發給40歲以下的人,而且四年才頒發一次。今年輪到菲爾茲獎發獎,發給了四個數學家,其中德國數學家舒爾茨才30歲,是歷來最年輕的獲獎者之一,堪稱數學天才【讚歎,為數學做出貢獻】。舒爾茨的數學才華從小就表現出來,多次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獲得過三枚金牌和一枚銀牌。

最近北京龍泉寺鬧出了大丑聞,有人想起那裡有個和尚,俗名叫柳智宇,曾經在中國也被稱為數學天才,在2006年和舒爾茨同時獲得奧數金牌,而且是滿分,而舒爾茨不是滿分,好像顯得比舒爾茨厲害。其實中國對奧數的重視、投入、訓練程度是遠遠超過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中國選手獲得的分數高未必就是比外國選手更大的天才【這種關於天才性的比較沒有信息量;「未必」,其實也沒有人說「必」】。而且中國學生參加奧數有非常功利的目的【猜測性判斷用全稱不太妥當】,就是為了能夠保送上大學,獲得金牌功成名就了就不會再去參加了【是否繼續參加是一個人應該有的自由】,不像舒爾茨一次次去參加奧數。柳智宇獲得奧數金牌後,被保送上了北大數學系,畢業後放棄了去美國留學的機會【說明他自己不想像大多數人預測的那樣在北美或中國做個數學教授,或數學專業從業人員,也沒有去搞金融之類,這是他個人的自由的意志所決定的】,出家去龍泉寺當和尚【他的決定沒人強迫,自由並且正常;按世俗價值觀的評價選擇的好壞,只是一邊,而不是佛學所說的中道】。

中德兩個數學天才的不同結局,讓很多人感慨。也有人不這麼認為【「這麼認為」,認為什麼呢?感慨或不感慨?小感慨或大感慨?】。有一份叫《賽先生》的網刊,發表了一篇署名蔣方舟的文章《天才的出走》,就對這種對比很不以為然。文章中說:「將柳智宇和舒爾茨進行對比,既沒有必要也毫無意義。他們能夠選擇自己的道路,追隨本心,便已是難能可貴,沒有高下之分,更不由他人評說【佛學講的是平等心,柳智宇自己的評說才有意義】。」蔣方舟不許別人對比、評說,自己卻就在對比、評說【蔣方舟只是說了不由他人評說,包括她自己;別人是否評說和如何評說,客觀上,她也管不了】,只不過她對比的結果是認為兩人沒有高下之分【眾評說除了柳智宇的自己評價之外都沒有意義,哲學家尼采也是這樣宣揚的 – 一切價值的評估 / 重估一切價值 – 傅雷翻譯的羅曼羅蘭的小說中的約翰克里斯多夫,這個虛構的小說人物對年輕時期的你我來說可能比舒爾茨還有價值 :)】。

如果兩人真的沒有高下之分的話,那麼柳智宇選擇的道路反而要比舒爾茨的高明多了。為什麼這麼說呢?舒爾茨獲得數學界最高獎,是世界頂尖的數學家【對舒爾茨自己來說,又如何呢?有的人只不過和大多數人一樣認為「頂尖」了不起而已,按照佛學的說法,作為個人要放下對「頂尖」「了不起」的執著】,而柳智宇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和尚【不應該用別人的價值觀來評價柳智宇,而「普普通通」正是一位正信的佛學修行人的本色】,人們知道他是因為其放棄學業出家一事讓人驚訝,而不是因為他佛法多麼高深【一個和尚的價值與為世人知否沒有關係,如六祖慧能大師,在弟子神會推廣他的行傳前,沒幾個人知道,和柳智宇何干?佛學不用所謂的高深,只要放下對世間非解脫的執著】。舒爾茨這種級別的數學家,全世界大概也就幾十個【缺少舒爾茨一個人對柳智宇和他人沒有什麼影響,除了相互間的萬有引力:)】,而柳智宇這種級別的和尚【一個修持佛法的和尚,其價值只有他自己心裡明白,不需要由他人來審核】,全世界起碼也有幾十萬【幾十對幾十萬,難道是人以稀為貴嗎?在這裡進行橘子和蘋果的比較,不很妥當】。蔣方舟認為一個世界頂級數學家和一個中國普通和尚沒有高下之分【一定要分個什麼標準下的高下嗎?如果一定要作比較,請把標準呈現出來】,言下之意不就是當和尚要比研究數學高得多嗎?

如果以後柳智宇和他的師父一樣成了佛學大師而且沒有鬧出醜聞【柳智宇自己沒有鬧出醜聞之前,只能說是與醜聞無關;自己的事情自己了,如果最終證實了前會長的毀戒違法行為 – 中國政府宗教事務局的調查已經發布結果,而司法機關的調查程序正在進行之中,那麼龍泉寺的兩位受過嚴格科學理性訓練的前法師就正是揭露醜聞之人;柳智宇的師傅是否是前佛教協會會長暫在此處存疑;龍泉寺的官方住持或方丈也不是所有龍泉寺法師的師傅,應該是寺廟的常識;就算柳智宇不幸有個毀戒違法的師傅,他自己沒有罪,不必把他和醜聞生生聯繫在一起:)】,是不是就能說他和舒爾茨沒有高下之分呢?【現在就沒有高下之分,一個橘子和一個蘋果有什麼高下之分呢?有的人的價值觀自然不是我的價值觀,可能不是柳智宇的價值觀,目前看來也不是佛學的價值觀,就這麼簡單明了:)】這要看站在什麼樣的立場。如果是站在佛教的立場,當然會說兩人沒有高下之分甚至要認為柳智宇比舒爾茨高【站在佛學的立場上,佛陀如果生在當代,會說不過是一個平等而已】。但是如果是站在科學的立場,就應該說舒爾茨與柳智宇有天壤之別【數學不是科學,請明白這一點;舒爾茨在數學上與國家領導人更有天壤之別,但是作這種比較的前提有問題】。這份網刊名叫《賽先生》,不就是要提倡科學嗎?【科學和理性不排斥別人表達價值觀的自由】不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投身科學研究和科學普及嗎?中國不缺佛學大師【真正的佛學大師和數學大師一樣是稀缺的:) 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無法挑戰的事實】,但缺舒爾茨這樣的數學大師、科學大師【沒有人封數學家舒爾茨為科學大師,除了這裡】。《賽先生》卻說柳智宇和舒爾茨沒有高下之分,豈不是認為理工科學生畢業後從事科研還不如出家當和尚【有問題嗎?有的話也是有的人的價值觀想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問題:)】?如果當年牛頓畢業後不是去研究物理而是去當修道士,《賽先生》是不是也要說沒有高下之分【牛頓去當修士,也可能是一個基督教的大師,也許有助於基督教的演化;沒有牛頓,科學就會不前進了?沒有牛頓,還有其他科學家和數學家(如萊布尼茨等),沒有必要這麼悲觀。就象沒有中國的仲尼(文革中曾被中國人自己蔑稱的「孔老二」),還有古希臘的柏拉圖,還有蘇格拉底,還有古印度的佛陀,萬古也不會永遠是長夜。因為甚至目前科學發展所立足的地球有出生的一天,也有毀滅的一刻,萬物不是本來如此嗎?】?這就是拋棄了科學立場,把《賽先生》辦成了《佛先生》【有網友說《佛先生》換成《丐先生》,在【】的評論也有道理;拋開是否有譏諷的口吻不論,佛陀和他的弟子們本身就是托缽乞食者,稱為「丐先生」,也恰如其分:)】。

2018.8.15.

(XYS2018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