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關於理性的教導《卡拉瑪經》

一個正信的佛教徒應該具有什麼樣的理性行為?佛陀關於理性的教導《卡拉瑪經》:


AN.3.65  克薩普塔(Kesaputtiya)經;又名《卡拉瑪經》

禪世界  譯

AN.3.65  克薩普塔(Kesaputtiya)經;又名《卡拉瑪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拘薩羅人(Kosalans)中巡迴遊行,抵達名叫克薩普塔(Kesaputtiya)的卡拉瑪人(Kalamas)市鎮。克薩普塔的卡拉瑪人聽聞:「據說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已抵達克薩普塔。現在四處流傳著一份關於喬達摩大師良好名聲的報告:「那位世尊是一個阿羅漢(arahant)、遍正覺者(perfectly enlightened)、明與行具足者(accomplished in true knowledge and conduct)、善逝(the Fortunate One)、世間解(the Knower of the world)、無上調御者(unsurpassed leader of persons to be tamed)、天人師(teacher of devas and humans)、佛陀(the Enlightened One;覺悟者)和世尊(the Blessed One)。他親自以證智(his own direct knowledge)證悟(realized)後,為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及眾人的這一代宣說正法。他教導的正法在開首、中間和結尾都是美善的,涵義和言辭正確;他揭示了一種圓滿和清凈(perfectly complete and pure)的精神生活(梵行)。」  現在去見這樣的阿羅漢們很有益處。」

於是克薩普塔的卡拉瑪人去拜見世尊。一些人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和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向世尊合掌禮敬後,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在世尊面前報上自己的名字和族姓後,在一旁坐下;而一些人保持靜默,在一旁坐下。克薩普塔的卡拉瑪人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有一些沙門和婆羅門來到克薩普塔,他們解釋和闡明自己的諸教義(doctrines),而毀謗(disparage)、貶低(denigrate)、嘲笑(deride)和譴責(denounce)其他人的諸教義。大德!但是後來,又有一些沙門和婆羅門來到克薩普塔,他們也解釋和闡明自己的諸教義,可是他們毀謗、貶低、嘲笑和譴責其他人的諸教義。大德!我們對哪些是宣說真理的沙門和哪些是宣說虛偽不實之物的沙門感到困惑和懷疑。」

「卡拉瑪人!你們有困惑是應當的,你們有懷疑是應當的。面對一件令人困惑的事情,你們會生起懷疑。來吧!卡拉瑪人!你們不要因循(go by)口述傳統(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誡的傳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傳聞(hearsay),不要因循經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邏輯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論性的論證(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邏輯的認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後對一個見(view)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說者的看起來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這位沙門是我們尊敬的上師(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瑪人!當你們親自了知:「這些事物是不善的;這些事物是應受譴責的(blameworthy);這些事物是明智者們所責備的(censured);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會導致損害和痛苦」時,你們應該捨棄它們。

【注】:「見」,又作「觀點」。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當一個人的內心生起貪婪時,對他來說,是福利還是損害呢?

「是損害,大德!」

「卡拉瑪人!一個貪婪的人,被貪婪所戰勝(overcome),其心著迷於它,殺生、偷盜、侵犯別人妻子和妄語,或教唆別人如此而為。那將會給他帶來長久的損害和痛苦嗎?」

「是的,大德!」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當一個人的內心生起嗔恨時,對他來說,是福利還是損害呢?」

「是損害,大德!」

「卡拉瑪人!一個內心充滿嗔恨(hatred)的人,被嗔恨戰勝,其心著迷於它,殺生、偷盜、侵犯別人妻子和妄語,或教唆別人如此而為。那將會給他帶來長久的損害和痛苦嗎?」

「是的,大德!」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當一個人內心生起妄想痴迷(delusion)時,對他來說,是福利還是損害呢?」

「是損害,大德!」

「卡拉瑪人!一個被矇騙的(deluded)人(愚痴的人),被妄想痴迷戰勝,其心著迷於它,殺生、偷盜、侵犯別人妻子和妄語,或教唆別人如此而為。那將會給他帶來長久的損害和痛苦嗎?」

「是的,大德!」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這些事物是善的,還是不善的呢?」

「是不善的,大德!」

「是應受譴責的,還是無咎的呢?」

「是應受譴責的,大德!」

「是明智者們所責備的,還是所稱讚的呢?」

「是明智者們所責備的,大德!」

「受持和完成,會導致損害和痛苦,還是不會,或者你們怎麼辦呢?」

「大德!受持和完成,會導致損害和痛苦。我們這樣辦。」

「卡拉瑪人!既然如此,當我們曾說道:「來吧!卡拉瑪人!你們不要因循口述傳統(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誡的傳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傳聞(hearsay),不要因循經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邏輯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論的推理(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邏輯的認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後對一個見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說者的看起來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這位沙門是我們尊敬的上師(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瑪人!當你們親自了知:「這些事物是不善的;這些事物是應受譴責的(blameworthy);這些事物是明智者們所責備的(censured);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會導致損害和痛苦」時,你們應該捨棄它們。因為這個,如是而說。

來吧!卡拉瑪人!你們不要因循口述傳統(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誡的傳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傳聞(hearsay),不要因循經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邏輯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論性的論證(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邏輯的認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後對一個見(view)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說者的看起來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這位沙門是我們尊敬的上師(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瑪人!當你們親自了知:「這些事物是善的;這些事物是無咎的;這些事物是明智者們所稱讚的;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會導致福利和快樂」時,你們應該遵循它們而生活。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當一個人的內心生起非貪婪時,對他來說,是福利還是損害呢?」

「是福利,大德!」

「卡拉瑪人!一個無貪婪的人,不會被貪婪戰勝(overcome),其心不會著迷於它,不會殺生,不會偷盜,不會侵犯別人妻子,和不會妄語,或不會教唆別人如此而為。那將會給他帶來長久的福利和快樂嗎?」

「是的,大德!」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當一個人的內心生起非嗔恨時,對他來說,是福利還是損害呢?」

「是福利,大德!」

「卡拉瑪人!一個內心沒有嗔恨(hatred)的人,不會被嗔恨戰勝,其心不會著迷於它,不會殺生,不會偷盜,不會侵犯別人妻子,和不會妄語,或不會教唆別人如此而為。那將會給他帶來長久的福利和快樂嗎?」

「是的,大德!」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當一個人內心生起非妄想痴迷(delusion)時,對他來說,是福利還是損害呢?」

「是福利,大德!」

「卡拉瑪人!一個不被矇騙的(deluded)人(不愚痴的人),不會被妄想痴迷戰勝,其心不會著迷於它,不會殺生,不會偷盜,不會侵犯別人妻子,和不會妄語,或不會教唆別人如此而為。那會將給他帶來長久的福利和快樂嗎?」

「是的,大德!」

「卡拉瑪人!你們怎麼想呢?這些事物是善的,還是不善的呢?」

「是善的,大德!」

「是應受譴責的,還是無咎的呢?」

「是無咎的,大德!」

「是明智者們所責備的,還是所稱讚的呢?」

「是明智者們所稱讚的,大德!」

「受持和完成,會導致福利和快樂,還是不會,或者你們怎麼辦呢?」

「大德!受持和完成,會導致福利和快樂。我們這樣辦。」

「卡拉瑪人!既然如此,當我們曾說道:「來吧!來吧!卡拉瑪人!你們不要因循口述傳統(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誡的傳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傳聞(hearsay),不要因循經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邏輯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論性的論證(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邏輯的認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後對一個見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說者的看起來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這位沙門是我們尊敬的上師(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瑪人!當你們親自了知:「這些事物是善的;這些事物是無咎的;這些事物是明智者們所稱讚的;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會導致福利和快樂」時,因為這個,如是而說。

卡拉瑪們!那位聖弟子,他如此缺乏渴望、缺乏惡意、不迷惑、清楚了知、保持正念,住於用慈愛(loving-kindness)充盈之心遍布第一方……用憐憫(compassion)充盈之心……用利他快樂(altruistic joy)充盈之心……用平靜(equanimity)充盈之心遍布第一方,象這樣遍布第二方,象這樣遍布第三方,象這樣遍布第四方,象這樣遍布上、下、橫向和各處,並對一切遍布如同對自己一樣,他住於用慈愛(loving-kindness)、憐憫(compassion)、利他快樂(altruistic joy)、平靜(equanimity)、廣闊(vast)、高尚(exalted)、不可估量的(measureless)、無憎恨和無惡意的充盈之心遍布一切包圍的此世間。

卡拉瑪人!那位聖弟子,他的心通過這種方式,無憎恨、無染污和純凈,能在此當生之中得到四種保證。

這是他獲得的第一種保證:「如果有另一個世間,並且如果有善和惡業的果報,那麼隨著身體的破裂,死後我會重生於善趣,甚至在一個天界。」

這是他獲得的第二種保證:「如果沒有別的世間,並且如果沒有善業和惡業的果報,那麼還是在這裡,在當生,我在幸福中保持自己,無憎恨,無惡意,沒有困擾。」

這是他獲得的第三種保證:「設想邪惡會來到作惡的人。那麼,當我對任何人沒有邪惡的企圖,因為我不作惡,我怎麼會受痛苦的折磨呢!」

這是他獲得的第四種保證:「設想邪惡不會來到作惡的人。那麼,就在這裡,我看見自己在兩方面都得到凈化。」

卡拉瑪人!這位聖弟子,他的心通過這種方式,無憎恨、無染污和純凈,能在此當生之中得到四種保證。」

「正是這樣,世尊!正是這樣,善逝!大德!這位聖弟子,他的心通過這種方式,無憎恨、無染污和純凈,能在此當生之中得到四種保證。

這是他獲得的第一種保證:「如果有另一個世間,並且如果有善和惡業的果報,那麼隨著身體的破裂,死後我會重生於善趣,甚至在一個天界。」

這是他獲得的第二種保證:「如果沒有別的世間,並且如果沒有善業和惡業的果報,那麼還是在這裡,在當生,我在幸福中保持自己,無憎恨和惡意,沒有困擾。」

這是他獲得的第三種保證:「設想邪惡會來到作惡的人。那麼,當我對任何人沒有邪惡的企圖,因為我不作惡,我怎麼會受痛苦的折磨呢!」

這是他獲得的第四種保證:「設想邪惡不會來到作惡的人。那麼,就在這裡,我看見自己在兩方面都得到凈化。」

這位聖弟子,他的心通過這種方式,無憎恨、無染污和純凈,能在此當生之中得到四種保證。

太偉大了,大德!……我們皈依世尊、皈依法和皈依比丘僧團。請世尊作記我們為眾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卡拉瑪經》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