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修行为何要管众生平等?

修行为何要管众生平等?

苟嘉陵

2018年3月15日

梁兆康兄常有在般若广场及他所主持修学网页群上的论述,指出修行佛法应关心社会、环境与文化,并指出现代人类的女权问题、种族歧视问题、甚至同性恋的平权问题,都应是我人菩萨道的修行范畴。这就引起了不少佛友的质疑,以为“这到底是你梁兆康说,还是如来所说?”我看这话倒是问得有点像中国人打的“太极拳”,看似柔弱,但内蕴深厚。大有一句话就堵住人嘴之势。有点像是四两拨千斤。昨日在纽约皇后区的 Bayside 与兆康兄喝咖啡,畅谈佛法现代化与未来的发展,受益颇多。深感佛法的现代化实在是极大的工程,需要由各个角度去讨论与切入。般若广场既然三月探讨的是“众生平等”,就让我从个人一直在中国佛教圈里大力弘扬的四念处谈起罢!

基本的问题是:“四念处的修行是观照自己的身、受、心、法。是看自己,也是管好自己。你要我去管众生平等不平等的闲事,甚至说我该关心人类社会的种种不平等问题,这难道不正是违反了四念处原来的如来所说义?这难道不正是修行人所应警醒且远离的无事生事吗?”

非也!非也!因为四念处包含了人生命的身心整体,也就是除了身体与感受,还有心与思想。现代人除非是远居深山洞穴而是个“山顶洞人”,大都是拜现代科技之赐而和人类生活整体的环境密切相关与相通。所以社会与环境的所有问题,都必然会是我人生活的一部分,也自然会浮现在我们的“身心幻影”里。当我人见到人间社会里各种的“不平”,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我人必然会有“受”,也会有“心相”浮现,而是心念处与法念处所应觉知的对象。这不是我们故意要去“无事生事”,而是所有这些“人间事”都会不请自来。当它来了,请问阁下您是要“视而不见”,还是要对自己说“这些不是我的事儿”?它也许不是我们的事儿,但它们一定会在我们的身、受、心、法上浮现。而佛陀教授的四念处是“如实观”,也就是 See things as they are。忽视或漠视这些身、受、心、法,恐怕并非如来所说义。

是因为四念处的指导原则是如实观,所以“众生平等”当然就和我人的修行相关,而且会是法念处的重要部分。我并没有主张修行人就应该支持或反对同性恋。但我以为当我们触碰到这个议题,无论是经由电视、网页还是朋友,修行人都应在当下观照自己的身心,看看我们有没有任何执着在身、受、心、法上浮现。如果有,这里面有没有轻视、歧视、激动或者愤怒?如果有,我们修行人“该怎样”?

这就是为何现代人的修行无法不管众生平等议题的原因。

就算佛陀没说,我也要如是说。而我的依据,正是佛陀所说四念处的修行。


首发于般若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