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人身難得」的思考

「人身難得」的思考

梅塔


語言是有局限性的,佛所講的法具甚深意。佛法用語言說出來,如果不常守中道,則容易落入兩端,不能完整地理解佛法之意。

比如「眾生平等」,佛陀是說眾生面對的此世間的事物和眾生自己,是由因緣而生滅,在本質上都是無常、痛苦的和無我的,在這個意義上,眾生是平等的。可是在事相上,世間的種種事物存在善與惡,好與壞,迷與悟等的區別,否則學佛為何還要棄惡揚善,要精進修行呢?在這個意義上,眾生(的生活境界)並不平等。

說到「人身難得」,在事相上,眾生會因為往昔的因緣和此生的身語意行為(業),遵循因果之律而有不同的果報。此身為人類,而沒有因過去的業墮入惡道,反而有機會聽聞佛法,有機會修學正法,實在是機緣難得,用世俗的話來說是「人身難得」;可是在理上來說,即使這人身,就象包括眼/諸色/眼識/眼觸/以眼觸為條件的受、耳/諸聲音/耳識/耳觸/以耳觸為條件的受、鼻/諸氣味/鼻識/鼻觸/以鼻觸為條件的受、舌/諸味道/舌識/舌觸/以舌觸為條件的受、身/諸所觸物/身識/身觸/以身觸為條件的受以及意/諸精神現象(法)/意識/意觸/以意觸為條件的受,都是無常的、痛苦的和無我的(見《相應部》卷35),都會生滅,如同一切事物,有何「人身難得」可言呢?在這個意義上,與其他眾生相比較,人身並沒有特殊性和高超性,人類並非天然具備「人類中心主義」的優越性,偏離正道去培養所謂的貢高我慢。

在事相上的「人本主義」,是在和中世紀的宗教對人的精神的壟斷的鬥爭中提出來的,即使在現在的世界,針對專制、威權和非人道,也是有益的。在事相上,強調人類而非上帝、獨裁者或任何權威的價值,在人世間推廣自由與民主,建立人間凈土,推動佛教現代化,就與佛法的正見相應。在義理上,建立的人間凈土,也是惟心所造,有助於更多的人們走在解脫路上,去獲得安詳自在。

在大乘佛經里,有很多引人入勝的故事和譬喻,有其引導人們精進向上的方便作用。而佛陀的核心思想,如緣起、四聖諦、四念處、八正道等,和佛陀所倡導的中道,卻是我們真正披荊斬棘和破除迷信的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