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由緬甸發生的不幸論菩薩行者的本份

由緬甸發生的不幸論菩薩行者的本份

苟嘉陵

很高興見到禪世界,在對當前緬甸發生的不幸表達關懷。雖然也有人在用揶揄的口吻批評禪世界對緬甸的政治生態了解地不夠全面,而以為他對昂山素季及緬甸軍人的譴責有失偏頗,我還是覺得自己應盡一個大乘佛教徒的本份,而對禪世界的舉措表達讚歎。事實上這正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來自中國的法的聲音,而它在禪世界出現了。它讓我對中國佛教現代化的前景,生起了無限的憧憬。今天就讓我解釋一下何以故。

中國佛教傳承的是大乘法義,主題是菩薩道。而菩薩道里有句名言,即「直心是道場」。緬甸發生了少數族群被迫害的事件,聯合國的觀察員都已經在對全世界宣布這是種族清洗,也就是和當年納粹屠殺猶太人同等性質的暴行。我以為凡是有正常血性的人類,都應會對此事件感到難過與憤怒。更不要說佛法的修行人,應是會有如何的反應了。有人對禪世界的文章做了批評,說禪世界不了解整個羅興亞人過去和緬甸其他族裔的歷史恩怨,並言之鑿鑿地指出羅興亞人其實可以說是自作自受。他們被緬甸軍人驅逐出境,則是咎由自取。對此我就要提醒大家:禪世界並沒有捲入緬甸的族裔鬥爭或政治。禪世界只是在針對正在發生的人類暴行,表達關切與不滿。而這些暴行不是禪世界捏造的,也不是道聽塗說,而是由具有公信力的聯合國觀察家對全世界表達的。禪世界對昂山素季及緬甸軍人用了「譴責」二字,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何不合佛法。

修行人當然不會隨意地譴責什麼,但該譴責的時候就應譴責。這才是不執着,也才是自在。而譴責的目的也不是逞口舌之快,而是止惡。當然,譴責只是在精神上,並不一定真能達到止惡的目的。但有譴責和沒譴責,是有天壤之別的。佛陀當初也沒有能阻止鄰國對釋迦族的屠殺,但他曾三度地去嘗試阻止。這就是止惡———避免與減輕人的殺業。而一個人能在精神上去嘗試止惡,是需要有一般人所沒有的膽識與魄力的。佛法雖並沒有要求所有的人都能去止惡,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足夠的膽識與魄力。但如自己不能止惡,至少應對別人止惡的努力表達精神上的支持。這就是佛法修行人的本份。如果連這個本份都做不到,就不要談什麼修行了。任何其他的的辯論,其實也就沒有太多意義了。

華嚴經的普賢行願品裡,有普賢菩薩的十大願王。其中一開始的兩大願,就是「禮敬諸佛,稱讚如來」。這個義理對中國佛教徒而言,應該並不陌生。這其實也就是在說菩薩行者對他人的「點滴之善」,都有稱揚的責任。這也就是菩薩道的修行。

我對禪世界的道德勇氣,感到十分敬佩。所以在此略盡在菩薩道的修學路上,一個小學生應盡的本份。


【注】:苟嘉陵先生授權禪世界發表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