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林納斯:科學界需要一起捍衛科學【轉】

【按】:想要了解最近幾年民眾最關心的問題,聽聽一個“過來人”的解說,供參考。禪世界不對內容持任何立場。


馬克·林納斯:科學界需要一起捍衛科學

(2017年5月8日,受邀來華的馬克·林納斯在北大英傑交流中心就自己的經歷做了演講,許智宏、朱作言、鄧興旺等國內着名科學家現場聆聽了其報告。5
月9日,馬克·林納斯和媒體進行了交流會,本文為馬克·林納斯本次來華演講內容,基因農業網整理。)

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在反轉陰謀論中間也有一定的“功勞”,但是我已經為此進行了公開的道歉,同時我現在已經把所有的工作都投入到解決這種陰謀論的
努力當中,希望能夠減少我在過去的工作當中帶來的一些破壞,而且這場工作已經開展了有十年之久。

現在我們的科學都是受到了攻擊的,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是這樣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先生在當選的時候把我們這個時代稱為“後真相的時代”,這是一個最
大的謬論。同時所謂的“後真相”已經被2016年的牛津辭典收錄,這就意味着現在真正的事實不再是那麼重要,而科學遭到了新一輪的抨擊。

反轉基因不僅僅是唯一反科學的運動,在世界範圍內還有很多其他的這種運動影響着人們的生活。比如說反對疫苗接種,這個情況在很多國家變得越來越突
出,人們忽視了醫生、科學家的建議,拒絕給自己的孩子接種疫苗。最後導致的結果就是現在傳染病的發生率越來越高,同時那些可以預防的兒童死亡率也在升
高。

這種對於疫苗接種的虛假的言論和謬論得到了廣泛的傳播。我們也可以看到在社交媒體上有很多這樣的信息,但是這些信息並沒有來自真正的疫苗專家,這
就是一個現在世界發展的結果,因為我們現在有了人和人之間直接的交流。在這個過程中,科學的專業知識不再能發揮很重要的作用。

我關注的一個重點就是氣候變化,我在2002年的時候第一次來中國就是關於氣候變化這個問題,當時我是到訪了內蒙古、甘肅、青海和其他地方,這些地方
的共同點都是遭到了嚴重荒漠化的侵襲。我就是想通過那次訪問來強調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其實已經在中國成為了日常能夠常見的不良的惡性影響。

但是,美國的總統特朗普認為氣候變化其實是一個謬論,根本就不存在,氣候變化是中國出來的一個謬論,他的目的是為了維持和平衡中國在製造業方面的
優勢。我想其實不會有太多的中國人相信他這種說法,但是至少這種說法向我們顯示出反科學的想法和思潮,背後有政治上的動機。這點我們在討論轉基因的問
題時,也應該牢記。

在中國有一個關於轉基因的陰謀論,這個陰謀論背後有幾千萬個支持者。就是說美國人他們自己是不吃轉基因的東西,這些轉基因的東西都是出口到中國,
為了破壞中國人的健康。這種陰謀論就相當於特朗普在美國說的那種全球變暖其實是中國製造出來的一個謊言。

那麼有關轉基因很多的謬論當中,其實最具有破壞性也最為嚴重的一條,就是我在這裡列出的第四項,就是有轉基因的安全在科學上還沒有共識。

但是實際上在英國和美國主流科學界,科學家們都非常明確、清晰地表明轉基因的技術是安全的,科學家一致認為轉基因這項技術在使用當中能夠保障安全
性。

但是很不幸在中國,科學家關於轉基因的問題通常講得不是那麼清楚,同時他們也不是那麼願意來表達自己的觀點。所以我希望,中國科學院、中國農科院
能夠發布一個非常明確的聲明,從專家的角度告訴中國的老百姓轉基因是安全的,來幫助老百姓理解科學上的論點。

我本人既不是科學家,也不是專家,我到這裡也不是說我要大家一定要相信我、信任我說的話。但是我能告訴大家的就是,我通過理解專家的意見,科學的
意見,改變了我對轉基因的看法,同時也認識到我最初對於轉基因反對的態度是不科學的。

很重要的一點,我們要對於各種各樣的陰謀論有一個很好的理解,因為已經有研究顯示,如果一個人他認為人類登陸月球是一個謊言,那他就更有可能相信
氣候變化是一個謊言,也可能相信疫苗接種是不安全的,同時就會相信轉基因是不安全的。

作為那些支持科學的人士,我們能做什麼?在4月22日(聯合國“地球日”)的時候,我們一起走向街頭,發起了一場支持科學的大遊行,呼籲人們尊重真相、
尊重科學客觀的結論。這場大遊行在世界各地600個地區開展,包括在尼日利亞、孟加拉、華盛頓特區,我本人也參加了在倫敦舉行的支持科學的遊行。

很遺憾,當時在北京並沒有這種支持科學的遊行活動舉行,但是我相信並不是說中國就不重視科學的作用或者是不重視科學的價值。因此我要再次呼籲中國
支持科學的人士、中國的科學家發出自己的聲音,告訴中國的老百姓,告訴政府的決策者,科研創新對於中國非常重要,我們絕對不能讓反科學的意見來阻擋我
們的對話。

根據美國做的一項民意調查的資料顯示,相比反氣候變化和反疫苗接種,對於反轉基因的人士在破壞人們對於科學的信任度上是更為成功的。我們可以在這
張圖上看到,普通大眾對轉基因的反對意見和科學家的支持意見,存在51%點的差距,這個差距比其他幾類議題的差距都要大。
我曾經是一個反轉的活動人士,這張圖就是我在1998年拍的,我告訴大家當時我們做了哪些事情。我當時與很多反轉人士一起,我們到了轉基因作物試驗田
裡面,破壞了農作物和田地。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當時不僅是反對轉基因技術的使用,在實際行動當中我們也到了這些轉基因作物的大田當中,把大田給破
壞了。

很多人都問我為什麼改變了關於轉基因的看法,這張圖和下一張圖我將給大家展示我改變看法的原因所在。這張圖顯示了美國科學促進協會(AAAS)關於氣
候變化發布的一段科學的聲明。下一張圖,同樣是來自美國科學促進協會的關於轉基因安全性的一個表態,措詞是非常明確的,而且也表示出這是專家們統一的
意見,轉基因技術是安全的,我們不應該懼怕、也不應該反對轉基因技術的應用。

作為一個科普的作者,我本人不可能一方面支持以科學為基礎的氣候變化的結論,另一方面又反對以科學為基礎的轉基因的技術。對於我來說,這種矛盾的
做法是不可能的,其他的科普作家、科普教育人員也是這樣的,不可能一方面明知道這是一項技術,這是正確的真實的科學結果,另一方面又反對這種科學的真
實性。

因此我就感覺到我有一個道義上的責任,需要對於我在轉基因技術上造成的破壞後果做一個道歉。因此在2013年1月份的時候,我就發表了這個公開的道歉
演講(指2013年1月3日馬克·林納斯在牛津農業會議上的演講)。這是因為我認識到了自己的責任,這種對自身責任的認識,也使得我能夠在今天來到了北京。
我之前也說過,因為我所做的這個工作提供的錯誤信息,使得世界上很多地區的人基於一種不科學的恐懼來反對轉基因的技術。

那麼這個過程其實並不簡單,甚至是痛苦的。在一開始的時候我遭到了很多的攻擊、詆毀,很多人說我是一個騙子,說我是一個兩面派,輕易改變了自己的
立場。在BBC談話節目當中,主持人就問我說如果你在這個問題上改變了自己的看法,那麼我們還怎麼在其他事情上相信你的看法呢?如果你在這個事情上改變
了自己的結論,接下來你說的話還有誰會信呢?而我對他的回答就是,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我不改變自己的結論,還有誰會來相信我接下來說的話呢?如果我明知
道有證據證明我的觀點、我的說法是錯誤,難道我還要繼續堅持這種錯誤的說法
嗎?

這張圖就向大家舉一些例子,在中國有關轉基因技術有哪些虛假錯誤信息的傳播。尤其是這個圖的下半部分,這段話當中寫的錯誤的謬論,在中國已經臭名
昭着的了,而且這個觀點可能也認識到是非常極端的。

那麼我想來談一談綠色和平組織。其實作為我本人來說,我在職業生涯當中從來沒有為綠色和平這個組織工作過,當然了可能和他們有一些合作的關係。我
要說的是,97%的情況下綠色和平的表現是積極的。我們在中國就可以看到,去年綠色和平的網站上沒有一次提到反轉基因的論點,而是把他們所有的精力關注
中國空氣污染的問題,關注中國霧霾的問題,關係到污染造成的其他毒素、毒害的問題。我想他們這種做法是值得讚賞的。

那麼我還要強調的就是,其實在中國那些反轉的意見,特別是中國人自己說的,包括所謂的電視主持人和高官他們表達出反轉的意見其實都是從外國輸入中
國反轉的觀念,但是真正的轉基因技術確是由中國的科學家他們自己開發出來的。這兩種人當中一對比我們就可以看到,到底哪一群人能夠更好地代表中國老百姓
的利益。

所以我想在這裡說一句雖然誇張但非常正確的話——吃轉基因食物有害的幾率比你被小行星砸到的幾率還要低!在高山地區確實有人曾經被流星給砸到過,
但是還從來沒有一例事件可以顯示出人們食用轉基因食品後對自己身體的健康造成危害。

自2013年起,我前往了世界很多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特別是到了非洲一些發展中國家。我認為在這些地區轉基因技術都可以發揮作用來拯救生命的。

就在現在,坦桑尼亞和中部非洲地區都在經歷一場嚴重的乾旱,這場乾旱摧毀了農民的作物,同時也進一步加劇了這個地區糧食不安全狀況。同時我在坦桑
尼亞也看到了有抗旱特性的轉基因玉米,這個玉米引入了外來的基因,使得缺水的逆境能夠有一個很好的抵禦力。如果在坦桑尼亞的這些反轉人士最後取得了勝
利,那麼坦桑尼亞的農民就再也沒有機會來種植抗旱玉米了。

當然可喜的是,我們看到也有一些發展中國家,他們成功地運用了農業轉基因的技術,來造福自己國內小農的利益。其中一個亮點就是孟加拉,是第一個種
植了轉基因的茄子,供自己國內的小農來使用。孟加拉的農民在過去種植劑有時候施殺蟲劑要80到140次,現在有了抗蟲的茄子之後,他們施用農藥的數量可以
直接降到零。

這個茄子的種子是由政府所有的,公共研究部門開發出來的,而且是和美國的康奈爾大學合作開發的,現在我正好是在康奈爾大學做這個合作的學者。而且
這個轉基因茄子的種子農民可以留下來,和自己的鄰居來共享,同時也不需要支付任何的使用專利費用。

大家可以看到,全世界的科學資料都可以向我們顯示,這是一個農業轉基因的使用,使得我們能夠大幅度降低了農藥的使用。大家可以從這張圖下面這段話
上讀到,就平均的情況而言,採用轉基因的技術已經使得化學農藥的使用量降低了37%,作物的單產水平提高了22%,同時讓農民的收益增加了68%。

同時有關轉基因作物種植情況的最新報告是在上周(2017年5月4日),由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 (ISAAA)發表的,是有關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狀況
的一個報告。我們看到全球範圍內轉基因作物的種植面積已經創下了歷史的新高(2016年生物技術/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達1.851億公頃,再創歷史新高:從1996
年的170萬公頃迅速上升到2016年的1.851億公頃,實現了110倍的增長 ),而且其中大部分也是在發展中國家種植的。

最後我要說的是,我現在職業的情況是康奈爾大學科學聯盟的一個研究人員,這個科學聯盟我們主要的工作重點就在於確保全世界的科學家,尤其是發展中國
家的科學家有更好的能力來對自己國內的普通群眾進行科普的教育,幫助人們接受新的科學知識,尤其是國內的發展技術。

所以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其實是從一個反轉人士,並不是變成了一個支持轉基因的人士,而是變成了一個支持科學的人士,因為我相信,其實在這個世
界上有很多科學的問題,在這些問題上,科學的聲音最後被淹沒了,人們聽不到。所以我相信我們應該通過我們的工作,能夠讓更多科學的聲音被大眾所接受。

我剛才提到4月22日我們組織的捍衛科學、支持科學的大遊行,我們在夏威夷、孟加拉、尼日利亞都組織了科學的遊行。有數萬人站到街頭捍衛科學,不僅
僅是捍衛轉基因的科學,也捍衛有關氣候變化、疫苗接種、特朗普後真相時代真實的科學意見。我相信科學界的人士需要在全球層面站到一起,一起來捍衛我們
科學的聲音。

(XYS20170511)


來源: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8/zhuanjiyin4.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