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伽經

卷1卷2卷3卷4卷5卷6卷7


《大乘入楞伽經》(卷1)

新譯大乘入楞伽經序

御 製

蓋聞:摩羅山頂,既最崇而最嚴,楞伽城中,實難往而難入;先佛弘宣之地,曩聖修行之所。爰有城主,號羅婆那,乘宮殿以謁尊顏;奏樂音而祈妙法,因鬘峯以表興,指藏海以明宗。所言《入楞伽經》者:斯乃諸佛心量之玄樞,群經理窟之妙鍵,廣喻幽旨,洞明深義,不生不滅,非有非無,絕去來之二途,離斷常之雙執,以第一義諦,得最上妙珍。體諸法之皆虛,知前境之如幻,溷假名之分別,等生死與涅槃。大慧之問初陳,法王之旨斯發,一百八義,應實相而離世間;三十九門,破邪見而宣政法,曉名相之並假,祛妄想之迷衿,依正智以會真如,悟緣起而歸妙理。境風既息,識浪方澄,三自性皆空,二無我俱泯,入如來之藏,游解脫之門。

原此經文,來自西國,至若,元嘉建號,跋陀之譯未弘;延昌紀年,流支之義多舛。朕虔思付囑,情切紹隆,以久視元年歲次庚子,林鍾紀律炎帝司辰,於時避暑箕峯,觀風頴水,三陽宮內,重出斯經,討三本之要詮,成七卷之了教。三藏沙門于闐國僧實叉難陀大德,大福先寺僧復禮等,併名追安、遠,德契騰、蘭,襲龍樹之芳猷,探馬鳴之秘府,戒香與覺花齊馥,意珠共性月同圓,故能了達沖微,發揮奧賾,以長安四年正月十五日繕寫雲畢。自惟菲薄言謝珪璋,顧四辯而多慚,瞻一乘而罔測,難違緇俗之請,強申翰墨之文;詞拙理乖,彌增愧恧,伏以此經微妙,最為希有,所冀破重昏之暗,傳燈之句不窮,演流注之功,湧泉之義無盡。題目品次列於後雲。


大乘入楞伽經卷第一

大周于闐國三藏法師實叉難陀奉 勅譯

羅婆那王勸請品第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大海濱摩羅耶山頂楞伽城中,與大比丘眾及大菩薩眾俱。其諸菩薩摩訶薩,悉已通達五法、三性、諸識無我,善知境界自心現義,遊戲無量自在三昧神通諸力,隨眾生心現種種形方便調伏,一切諸佛手灌其頂,皆從種種諸佛國土而來此會,大慧菩薩摩訶薩為其上首。

爾時世尊,于海龍王宮說法,過七日已從大海出,有無量億梵釋護世、諸天龍等,奉迎於佛。爾時如來,舉目觀見摩羅耶山楞伽大城,即便微笑而作是言:「昔諸如來、應、正等覺,皆於此城說自所得聖智證法,非諸外道臆度邪見及以二乘修行境界,我今亦當為羅婆那王開示此法。」爾時羅婆那夜叉王,以佛神力聞佛言音,遙知如來從龍宮出,梵釋護世天龍圍遶,見海波浪,觀其眾會藏識大海境界風動轉識浪起,發歡喜心,於其城中高聲唱言:「我當詣佛請入此城,令我及與諸天世人於長夜中得大饒益。」作是語已,即與眷屬乘花宮殿往世尊所。到已下殿右遶三匝,作眾伎樂供養如來。所持樂器皆是大青因陀羅寶,琉璃等寶以為間錯,無價上衣而用纏裹,其聲美妙音節相和,於中說偈而讚佛曰:

「心自性法藏,  無我離見垢;
證智之所知,  願佛為宣說。
善法集為身,  證智常安樂;
變化自在者,  願入楞伽城。
過去佛菩薩,  皆曾住此城;
此諸夜叉眾,  一心愿聽法。」

爾時羅婆那楞伽王,以都吒迦音歌讚佛已,復以歌聲而說頌言:

「世尊於七日,  住摩竭海中;
然後出龍宮,  安詳昇此岸。
我與諸婇女,  及夜叉眷屬;
輸迦娑剌那,  眾中聰慧者,
悉以其神力,  往詣如來所,
各下花宮殿,  禮敬世所尊。
復以佛威神,  對佛稱己名:
『我是羅剎王,  十首羅婆那,
今來詣佛所,  願佛攝受我,
及楞伽城中,  所有諸眾生。
過去無量佛,  咸昇寶山頂;
住楞伽城中,  說自所證法。
世尊亦應爾,  住彼寶嚴山;
菩薩眾圍遶,  演說清淨法。
我等於今日,  及住楞伽眾;
一心共欲聞,  離言自證法。
我念去來世,  所有無量佛;
菩薩共圍遶,  演說楞伽經。
此入楞伽典,  昔佛所稱讚;
願佛同往尊,  亦為眾開演。
請佛為哀愍,  無量夜叉眾;
入彼寶嚴城,  說此妙法門。
此妙楞伽城,  種種寶嚴飾;
牆壁非土石,  羅網悉珍寶。
此諸夜叉眾,  昔曾供養佛;
修行離諸過,  證知常明了。
夜叉男女等,  渴仰於大乘;
自信摩訶衍,  亦樂令他住。
惟願無上尊,  為諸羅剎眾;
瓮耳等眷屬,  往詣楞伽城。
我於去來今,  勤供養諸佛;
願聞自證法,  究竟大乘道。
願佛哀愍我,  及諸夜叉眾;
共諸佛子等,  入此楞伽城。
我宮殿婇女,  及以諸瓔珞;
可愛無憂園,  願佛哀納受。
我於佛菩薩,  無有不捨物;
乃至身給侍,  惟願哀納受。』」

爾時世尊聞是語已,即告之言:「夜叉王!過去世中諸大導師,咸哀愍汝,受汝勸請,詣寶山中說自證法,未來諸佛亦復如是。此是修行甚深觀行現法樂者之所住處,我及諸菩薩哀愍汝故,受汝所請。」作是語已默然而住。

時羅婆那王,即以所乘妙花宮殿奉施於佛;佛坐其上,王及諸菩薩前後導從,無量婇女歌詠讚歎,供養於佛往詣彼城。到彼城已,羅婆那王及諸眷屬,復作種種上妙供養,夜叉眾中童男童女,以寶羅網供養於佛;羅婆那王施寶瓔珞奉佛菩薩以掛其頸。爾時世尊及諸菩薩受供養已,各為略說自證境界甚深之法。

時羅婆那王並其眷屬,復更供養大慧菩薩,而勸請言:

「我今請大士,  奉問於世尊;
一切諸如來,  自證智境界。
我與夜叉眾,  及此諸菩薩;
一心愿欲聞,  是故咸勸請。
汝是修行者,  言論中最勝;
是故生尊敬,  勸汝請問法。
自證清淨法,  究竟入佛地;
離外道二乘,  一切諸過失。」

爾時世尊以神通力,於彼山中復更化作無量寶山,悉以諸天百千萬億妙寶嚴飾,一一山上皆現佛身;一一佛前皆有羅婆那王及其眾會;十方所有一切國土皆於中現;一一國中悉有如來;一一佛前咸有羅婆那王並其眷屬。楞伽大城阿輸迦園,如是莊嚴等無有異,一一皆有大慧菩薩而興請問,佛為開示自證智境,以百千妙音說此經已,佛及諸菩薩皆於空中隱而不現。

羅婆那王唯自見身住本宮中,作是思惟:「向者是誰?誰聽其說?所見何物?是誰能見?佛及國城眾寶山林,如是等物今何所在?為夢所作?為幻所成?為復猶如乾闥婆城?為翳所見?為炎所惑?為如夢中石女生子?為如煙焰旋火輪耶?」復更思惟:「一切諸法性皆如是,唯是自心分別境界,凡夫迷惑不能解了,無有能見亦無所見,無有能說亦無所說,見佛聞法皆是分別,如向所見不能見佛,不起分別是則能見。」

時楞伽王尋即開悟,離諸雜染證唯自心,住無分別;往昔所種善根力故,於一切法得如實見,不隨他悟。能以自智善巧觀察,永離一切臆度邪解,住大修行為修行師,現種種身善達方便,巧知諸地上增進相,常樂遠離心、意、意識,斷三相續見,離外道執着,內自覺悟,入如來藏趣於佛地。聞虛空中及宮殿內咸出聲言:「善哉!大王!如汝所學,諸修行者應如是學,應如是見,一切如來應如是見,一切諸法若異見者則是斷見;汝應永離心、意、意識,應勤觀察一切諸法,應修內行莫着外見,莫墮二乘及以外道,所修句義所見境界,及所應得諸三昧法;汝不應樂戲論談笑,汝不應起圍陀諸見,亦不應着王位自在,亦不應住六定等中。若能如是,即是如實修行者行,能摧他論能破惡見,能捨一切我見執着,能以妙慧轉所依識,能修菩薩大乘之道,能入如來自證之地。汝應如是勤加修學,令所得法轉更清淨,善修三昧三摩鉢底,莫着二乘外道境界以為勝樂,如凡修者之所分別,外道執我見有我相,及實求那而生取着,二乘見有無明緣行,於性空中亂想分別。楞伽王!此法殊勝是大乘道,能令成就自證聖智,於諸有中受上妙生。楞伽王!此大乘行破無明翳,滅識波浪,不墮外道諸邪行中。楞伽王!外道行者執着於我作諸異論,不能演說離執着見識性二義。善哉!楞伽王!汝先見佛思惟此義,如是思惟乃是見佛。」

爾時羅婆那王復作是念:「願我更得奉見如來,如來世尊於觀自在,離外道法,能說自證聖智境界,超諸應化所應作事,住如來定入三昧樂,是故說名大觀行師,亦複名為大哀愍者,能燒煩惱分別薪盡,諸佛子眾所共圍遶,普入一切眾生心中,遍一切處具一切智,永離一切分別事相。我今願得重見如來大神通力;以得見故,未得者得、已得不退,離諸分別住三昧樂,增長滿足如來智地。」

爾時世尊,知楞伽王即當證悟無生法忍,為哀愍故便現其身,令所化事還復如本。時十頭王見所曾覩,無量山城悉寶莊嚴,一一城中皆有如來、應、正等覺,三十二相以嚴其身。自見其身遍諸佛前,悉有大慧,夜叉圍遶,說自證智所行之法;亦見十方諸佛國土,如是等事悉無有別。

爾時世尊普觀眾會,以慧眼觀非肉眼觀,如師子王奮迅迴眄欣然大笑。於其眉間髀脇腰頸及以肩臂德字之中,一一毛孔皆放無量妙色光明,如虹拕暉如日舒光,亦如劫火勐焰熾然。時虛空中梵釋四天,遙見如來坐如須彌楞伽山頂欣然大笑。爾時諸菩薩及諸天眾咸作是念:「如來世尊於法自在,何因緣故欣然大笑?身放光明默然不動,住自證境入三昧樂,如師子王周迴顧視,觀羅婆那念如實法。」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先受羅婆那王請,復知菩薩眾會之心,及觀未來一切眾生,皆悉樂着語言文字,隨言取義而生迷惑,執取二乘外道之行。或作是念:「世尊已離諸識境界,何因緣故欣然大笑?」為斷彼疑而問於佛。

佛即告言:「善哉大慧!善哉大慧!汝觀世間愍諸眾生,於三世中惡見所纏,欲令開悟而問於我。諸智慧人為利自他,能作是問。大慧!此楞伽王,曾問過去一切如來、應、正等覺二種之義,今亦欲問,未來亦爾。此二種義差別之相,一切二乘及諸外道皆不能測。」

爾時如來知楞伽王欲問此義,而告之曰:「楞伽王!汝欲問我宜應速問,我當為汝分別解釋,滿汝所願令汝歡喜,能以智慧思惟觀察,離諸分別,善知諸地修習對治,證真實義入三昧樂,為諸如來之所攝受,住奢摩他樂,遠離二乘三昧過失,住於不動善慧法雲菩薩之地。能如實知諸法無我,當于大寶蓮花宮中,以三昧水而灌其頂。復現無量蓮花圍繞,無數菩薩於中止住,與諸眾會遞相瞻視,如是境界不可思議。楞伽王!汝起一方便行住修行地,復起無量諸方便行,汝定當得如上所說不思議事,處如來位隨形應物。汝所當得,一切二乘及諸外道梵釋天等所未曾見。」

爾時楞伽王蒙佛許已,即於清淨光明如大蓮華寶山頂上,從座而起,諸婇女眾之所圍繞,化作無量種種色花,種種色香末香塗香,幢幡幰蓋冠珮瓔珞,及餘世間未曾見聞種種勝妙莊嚴之具;又復化作欲界所有種種無量諸音樂器,過諸天、龍、乾闥婆等一切世間之所有者;又復化作十方佛土昔所曾見諸音樂器;又復化作大寶羅網,遍覆一切佛菩薩上;復現種種上妙衣服,建立幢幡以為供養。作是事已即昇虛空高七多羅樹,於虛空中復雨種種諸供養雲,作諸音樂,從空而下,即坐第二日電光明如大蓮花寶山頂上,歡喜恭敬而作是言:「我今欲問如來二義,如是二義,我已曾問過去如來、應、正等覺,彼佛世尊已為我說。我今亦欲問於是義,唯願如來為我宣說。世尊!變化如來說此二義,非根本佛。根本佛說三昧樂境,不說虛妄分別所行。善哉!世尊!於法自在,唯願哀愍說此二義,一切佛子心皆樂聞。」

爾時世尊告彼王言:「汝應問,我當為汝說。」時夜叉王,更着種種寶冠瓔珞,諸莊嚴具以嚴其身,而作是言:「如來常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云何得捨此二種法?何者是法?何者非法?法若應捨,云何有二?有二即墮分別相中。有體無體、是實非實,如是一切皆是分別,不能了知阿賴耶識無差別相。如毛輪住非淨智境,法性如是,云何可捨?」

爾時佛告楞伽王言:「楞伽王!汝豈不見瓶等無常敗壞之法,凡夫於中妄生分別。汝今何故不如是知法與非法差別之相?此是凡夫之所分別,非證智見;凡夫墮在種種相中,非諸證者。楞伽王!如燒宮殿園林見種種焰,火性是一,所出光焰由薪力故,長短大小各各差別。汝今云何不如是知法與非法差別之相?楞伽王!如一種子生牙莖枝葉及以花果無量差別,外法如是內法亦然。謂無明為緣生蘊、界、處一切諸法,於三界中受諸趣生,有苦樂好醜語默行止各各差別,又如諸識相雖是一,隨於境界有上中下染淨善惡種種差別。楞伽王!非但如上法有差別,諸修行者修觀行時,自智所行亦復見有差別之相,況法與非法而無種種差別分別。楞伽王!法與非法差別相者,當知悉是相分別故。

「楞伽王!何者是法?所謂二乘及諸外道,虛妄分別說有實等為諸法因,如是等法應捨應離,不應於中分別取相。見自心法性則無執着,瓶等諸物凡愚所取本無有體,諸觀行人以毘鉢舍那如實觀察,名捨諸法。楞伽王!何者是非法?所謂諸法無性無相永離分別,如實見者,若有若無如是境界彼皆不起,是名捨非法。復有非法,所謂兔角、石女兒等,皆無性相不可分別,但隨世俗說有名字,非如瓶等而可取着,以彼非是識之所取,如是分別亦應捨離,是名捨法及捨非法。楞伽王!汝先所問我已說竟。

「楞伽王!汝言:『我於過去諸如來所已問是義,彼諸如來已為我說。』楞伽王!汝言過去但是分別,未來亦然,我亦同彼。楞伽王!彼諸佛法皆離分別,已出一切分別戲論,非如色相唯智能證,為令眾生得安樂故而演說法,以無相智說名如來。是故如來以智為體,智為身故不可分別,不可以所分別,不可以我人眾生相分別。何故不能分別?以意識因境界起,取色形相,是故離能分別,亦離所分別。楞伽王!譬如壁上彩畫眾生無有覺知,世間眾生悉亦如是無業無報,諸法亦然無聞無說。楞伽王!世間眾生猶如變化,凡夫外道不能了達。楞伽王!能如是見名為正見,若他見者名分別見,由分別故取着於二。

「楞伽王!譬如有人於水鏡中自見其像,於燈月中自見其影,于山谷中自聞其響,便生分別而起取着,此亦如是。法與非法唯是分別,由分別故不能捨離,但更增長一切虛妄不得寂滅。寂滅者所謂一緣,一緣者是最勝三昧,從此能生自證聖智,以如來藏而為境界。」

大乘入楞伽經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一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與摩帝菩薩,俱游一切諸佛國土,承佛神力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向佛合掌曲躬恭敬而說頌言:

「世間離生滅,  譬如虛空花;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一切法如幻,  遠離於心識;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世間恆如夢,  遠離於斷常;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知人法無我,  煩惱及爾焰;
常清淨無相,  而興大悲心。
佛不住涅槃,  涅槃不住佛;
遠離覺不覺,  若有若非有。
法身如幻夢,  云何可稱讚?
知無性無生,  乃名稱讚佛。
佛無根境相,  不見名見佛;
云何於牟尼,  而能有讚毀?
若見於牟尼,  寂靜遠離生;
是人今後世,  離着無所見。」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偈讚佛已,自說姓名:

「我名為大慧,  通達於大乘;
今以百八義,  仰諮尊中上。」

時世間解聞是語已,普觀眾會而說是言:

「汝等諸佛子,  今皆恣所問;
我當為汝說,  自證之境界。」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蒙佛許已,頂禮佛足以頌問曰:

「云何起計度?  云何淨計度?
云何起迷惑?  云何淨迷惑?
云何名佛子,  及無影次第?
云何剎土化?  相及諸外道?
解脫至何所?  誰縛誰能解?
云何禪境界?  何故有三乘?
彼以何緣生?  何作何能作?
誰說二俱異?  云何諸有起?
云何無色定,  及與滅盡定?
云何為想滅?  云何從定覺?
云何所作生,  進去及持身?
云何見諸物?  云何入諸地?
云何有佛子?  誰能破三有?
何處身云何?  生復住何處?
云何得神通,  自在及三昧?
三昧心何相?  願佛為我說。
云何名藏識?  云何名意識?
云何起諸見?  云何退諸見?
云何姓非姓?  云何唯是心?
何因建立相?  云何成無我?
云何無眾生?  云何隨俗說?
云何得不起,  常見及斷見?
云何佛外道,  其相不相違?
何故當來世,  種種諸異部?
云何為性空?  云何剎那滅?
胎藏云何起?  云何世不動?
云何諸世間,  如幻亦如夢,
乾城及陽焰,  乃至水中月?
云何菩提分?  覺分從何起?
云何國土亂?  何故見諸有?
云何知世法?  云何離文字?
云何如空花,  不生亦不滅?
真如有幾種?  諸度心有幾?
云何如虛空?  云何離分別?
云何地次第?  云何得無影?
何者二無我?  云何所知淨?
聖智有幾種?  戒眾生亦然?
摩尼等諸寶,  斯竝云何出?
誰起於語言,  眾生及諸物?
明處與伎術,  誰之所顯示?
伽他有幾種?  長行句亦然?
道理幾不同?  解釋幾差別?
飲食是誰作?  愛欲云何起?
云何轉輪王?  及以諸小王?
云何王守護?  天眾幾種別?
地日月星宿,  斯等竝是何?
解脫有幾種?  修行師復幾?
云何阿闍梨?  弟子幾差別?
如來有幾種?  本生事亦然?
眾魔及異學,  如是各有幾?
自性幾種異?  心有幾種別?
云何唯假設?  願佛為開演。
云何為風雲?  念智何因有?
藤樹等行列?  此竝誰能作?
云何象馬獸?  何因而捕取?
云何卑陋人?  此並誰能作?
云何六時攝?  云何一闡提?
女男及不男,  此竝云何生?
云何修行進?  云何修行退?
瑜伽師有幾?  令人住其中。
眾生生諸趣,  何形何色相?
富饒大自在,  此復何因得?
云何釋迦種?  云何甘蔗種?
仙人長苦行,  是誰之教授?
何因佛世尊,  一切剎中現,
異名諸色類,  佛子眾圍遶?
何因不食肉?  何因令斷肉?
食肉諸眾生,  以何因故食?
何故諸國土,  猶如日月形,
須彌及蓮花,  卍字師子像?
何故諸國土,  如因陀羅網,
覆住或側住,  一切寶所成?
何故諸國土,  無垢日月光,
或如花果形,  箜篌細腰鼓?
云何變化佛?  云何為報佛?
真如智慧佛?  願皆為我說。
云何於欲界,  不成等正覺?
何故色究竟,  離染得菩提?
如來滅度後,  誰當持正法?
世尊住久如,  正法幾時住?
悉檀有幾種?  諸見復有幾?
何故立毘尼,  及以諸比丘,
一切諸佛子,  獨覺及聲聞?
云何轉所依?  云何得無相?
云何得世通?  云何得出世?
復以何因緣,  心住七地中?
僧伽有幾種?  云何成破僧?
云何為眾生,  廣說醫方論?
何故大牟尼,  唱說如是言:
『迦葉拘留孫,  拘那含是我?』
何故說斷常,  及與我無我?
何不恆說實,  一切唯是心?
云何男女林,  訶梨菴摩羅,
鷄羅娑輪圍,  及以金剛山,
如是處中間,  無量寶莊嚴?
仙人乾闥婆,  一切皆充滿;
此皆何因緣?  願尊為我說。」

爾時世尊,聞其所請大乘微妙諸佛之心最上法門,即告之言:「善哉大慧!諦聽!諦聽!如汝所問,當次第說。」即說頌言:

「若生若不生,  涅槃及空相,
流轉無自性,  波羅蜜佛子,
聲聞辟支佛,  外道無色行。
須彌巨海山,  洲渚剎土地,
星宿與日月,  天眾阿修羅,
解脫自在通,  力禪諸三昧。
滅及如意足,  菩提分及道,
禪定與無量,  諸蘊及往來,
乃至滅盡定,  心生起言說,
心意識無我,  五法及自性。
分別所分別,  能所二種見;
諸乘種性處,  金摩尼真珠。
一闡提大種,  荒亂及一佛;
智所智教得,  眾生有無有。
象馬獸何因?  云何而捕取?
云何因譬喻?  相應成悉檀。
所作及能作,  眾林與迷惑;
如是真實理,  唯心無境界。
諸地無次第,  無相轉所依;
醫方工巧論,  伎術諸明處。
須彌諸山地,  巨海日月量;
上中下眾生,  身各幾微塵。
一一剎幾塵,  一一弓幾肘;
幾弓俱盧舍,  半由旬由旬。
兔毫與隙游,  蟣羊毛穬麥;
半升與一升,  是各幾穬麥?
一斛及十斛,  十萬暨千億;
乃至頻婆羅,  是等各幾數?
幾塵成芥子?  幾芥成草子?
復以幾草子,  而成於一豆?
幾豆成一銖?  幾銖成一兩?
幾兩成一斤?  幾斤成須彌?
此等所應請,  何因問餘事?
聲聞辟支佛,  諸佛及佛子,
如是等身量,  各有幾微塵?
火風各幾塵?  一一根有幾?
眉及諸毛孔,  復各幾塵成?
如是等諸事,  云何不問我?
云何得財富?  云何轉輪王?
云何王守護?  云何得解脫?
云何長行句,  婬欲及飲食,
云何男女林?  金剛等諸山,
幻夢渴愛譬,  諸雲從何起?
時節云何有?  何因種種味?
女男及不男,  佛菩薩嚴飾,
云何諸妙山?  仙闥婆莊嚴,
解脫至何所?  誰縛誰解脫?
云何禪境界?  變化及外道,
云何無因作?  云何有因作?
云何轉諸見?  云何起計度?
云何淨計度?  所作云何起?
云何而轉去?  云何斷諸想?
云何起三昧?  破三有者誰?
何處身云何?  云何無有我?
云何隨俗說?  汝問相云何?
及所問非我,  云何為胎藏,
及以餘支分?  云何斷常見?
云何心一境?  云何言說智?
戒種性佛子,  云何稱理釋?
云何師弟子,  眾生種性別?
飲食及虛空,  聰明魔施設,
云何樹行布?  是汝之所問。
何因一切剎,  種種相不同?
或有如箜篌,  腰鼓及眾花,
或有離光明,  仙人長苦行;
或有好族姓,  令眾生尊重。
或有體卑陋,  為人所輕賤;
云何欲界中,  修行不成佛?
而於色究竟,  乃昇等正覺。
云何世間人,  而能獲神通?
何因稱比丘?  何故名僧伽?
云何化及報,  真如智慧佛?
云何使其心,  得住七地中?
此及於餘義,  汝今咸問我。
如先佛所說,  一百八種句;
一一相相應,  遠離諸見過。
亦離於世俗,  言語所成法;
我當為汝說,  佛子應聽受。」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何者是一百八句?」

佛言:「大慧!所謂生句非生句,常句非常句,相句非相句,住異句非住異句,剎那句非剎那句,自性句非自性句,空句非空句,斷句非斷句,心句非心句,中句非中句,緣句非緣句,因句非因句,煩惱句非煩惱句,愛句非愛句,方便句非方便句,善巧句非善巧句,清淨句非清淨句,相應句非相應句,譬喻句非譬喻句,弟子句非弟子句,師句非師句,種性句非種性句,三乘句非三乘句,無影像句非無影像句,願句非願句,三輪句非三輪句,摽相句非摽相句,有句非有句,無句非無句,俱句非俱句,自證聖智句非自證聖智句,現法樂句非現法樂句,剎句非剎句,塵句非塵句,水句非水句,弓句非弓句,大種句非大種句,算數句非算數句,神通句非神通句,虛空句非虛空句,雲句非雲句,巧明句非巧明句,伎術句非伎術句,風句非風句,地句非地句,心句非心句,假立句非假立句,體性句非體性句,蘊句非蘊句,眾生句非眾生句,覺句非覺句,涅槃句非涅槃句,所知句非所知句,外道句非外道句,荒亂句非荒亂句,幻句非幻句,夢句非夢句,陽焰句非陽焰句,影像句非影像句,火輪句非火輪句,乾闥婆句非乾闥婆句,天句非天句,飲食句非飲食句,婬欲句非婬欲句,見句非見句,波羅蜜句非波羅蜜句,戒句非戒句,日月星宿句非日月星宿句,諦句非諦句,果句非果句,滅句非滅句,滅起句非滅起句,醫方句非醫方句,相句非相句,支分句非支分句,禪句非禪句,迷句非迷句,現句非現句,護句非護句,種族句非種族句,仙句非仙句,王句非王句,攝受句非攝受句,寶句非寶句,記句非記句,一闡提句非一闡提句,女男不男句非女男不男句,味句非味句,作句非作句,身句非身句,計度句非計度句,動句非動句,根句非根句,有為句非有為句,因果句非因果句,色究竟句非色究竟句,時節句非時節句,樹藤句非樹藤句,種種句非種種句,演說句非演說句,決定句非決定句,毘尼句非毘尼句,比丘句非比丘句,住持句非住持句,文字句非文字句。大慧!此百八句,皆是過去諸佛所說(上正列中少二句,應訪尋)。」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諸識有幾種生住滅?」

佛言:「大慧!諸識有二種生住滅,非臆度者之所能知。所謂相續生及相生,相續住及相住,相續滅及相滅。諸識有三相,謂轉相、業相、真相。大慧!識廣說有八,略則唯二,謂現識及分別事識。大慧!如明鏡中現諸色像,現識亦爾。大慧!現識與分別事識,此二識無異,相互為因。大慧!現識以不思議熏變為因;分別事識以分別境界及無始戲論習氣為因。大慧!阿賴耶識虛妄分別種種習氣滅,即一切根識滅,是名相滅。大慧!相續滅者,謂所依因滅及所緣滅,即相續滅。所依因者,謂無始戲論虛妄習氣。所緣者,謂自心所見分別境界。大慧!譬如泥團與微塵非異非不異,金與莊嚴具亦如是。大慧!若泥團與微塵異者,應非彼成,而實彼成,是故不異。若不異者,泥團微塵應無分別。大慧!轉識、藏識若異者,藏識非彼因;若不異者,轉識滅藏識亦應滅;然彼真相不滅。大慧!識真相不滅,但業相滅,若真相滅者,藏識應滅;若藏識滅者,即不異外道斷滅論。

「大慧!彼諸外道作如是說:『取境界相續識滅,即無始相續識滅。』大慧!彼諸外道說相續識從作者生,不說眼識依色光明和合而生,唯說作者為生因故。作者是何?彼計勝性丈夫自在時及微塵,為能作者。複次大慧!有七種自性,所謂:集自性,性自性,相自性,大種自性,因自性,緣自性,成自性。複次大慧!有七種第一義,所謂:心所行,智所行,二見所行,超二見所行,超子地所行,如來所行,如來自證聖智所行。大慧!此是過去未來現在一切如來、應、正等覺法自性第一義心;以此心成就如來世間出世間最上法,以聖慧眼,入自共相種種安立,其所安立不與外道惡見共。大慧!云何為外道惡見?謂不知境界自分別現,於自性第一義,見有見無而起言說。大慧!我今當說,若了境如幻、自心所現,則滅妄想三有苦及無知愛業緣。

「大慧!有諸沙門婆羅門,妄計非有及有於因果外顯現諸物,依時而住;或計蘊、界、處依緣生住,有已即滅。大慧!彼於若相續、若作用、若生、若滅、若諸有、若涅槃、若道、若業、若果、若諦,是破壞斷滅論。何以故?不得現法故,不見根本故。大慧!譬如瓶破不作瓶事,又如燋種不能生牙;此亦如是,若蘊、界、處法已現當滅,應知此則無相續生,以無因故,但是自心虛妄所見。

「複次,大慧!若本無有識三緣合生,龜應生毛、沙應出油,汝宗則壞,違決定義,所作事業悉空無益。大慧!三合為緣是因果性,可說為有,過現未來從無生有,此依住覺想地者,所有理教及自惡見熏習餘氣,作如是說。大慧!愚痴凡夫惡見所噬邪見迷醉,無智妄稱一切智說。

「大慧!復有沙門婆羅門,觀一切法皆無自性,如空中雲、如旋火輪、如乾闥婆城、如幻、如焰、如水中月、如夢所見,不離自心;由無始來虛妄見故取以為外。作是觀已斷分別緣,亦離妄心所取名義,知身及物並所住處,一切皆是藏識境界,無能所取及生住滅,如是思惟恆住不捨。大慧!此菩薩摩訶薩不久當得生死涅槃二種平等,大悲方便無功用行,觀眾生如幻如影從緣而起,知一切境界離心無得,行無相道漸昇諸地住三昧境,了達三界皆唯自心,得如幻定絕眾影像,成就智慧證無生法;入金剛喻三昧,當得佛身恆住如如,起諸變化力通自在。大慧!方便以為嚴飾游眾佛國,離諸外道及心意識,轉依次第成如來身。大慧!菩薩摩訶薩欲得佛身,應當遠離蘊、界、處心因緣所作生住滅法戲論分別,但住心量觀察三有,無始時來妄習所起,思惟佛地無相無生自證聖法,得心自在無功用行,如如意寶隨宜現身,令達唯心漸入諸地。是故大慧!菩薩摩訶薩於自悉檀應善修學。」

大乘入楞伽經卷第一


卷1卷2卷3卷4卷5卷6卷7


【Chanworld.org】底本來自CBETA-2018.02.02-2018.02.0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