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

簡介

苟嘉陵先生1955年生於台灣台北市。1979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商學系。苟嘉陵先生1982年赴美深造,畢業後定居美國。旅美後遍訪佛教名師參學,致力於推動佛教教制與修行之現代化。

苟嘉陵先生對人間佛教和佛學修行貢獻卓著,他的著作對大陸、台灣、港澳、星加坡、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的修行者們影響巨大。釋迦牟尼佛所教的修行方法四念處,經先生的弘揚,在新的時代煥發了確切的和實在的修行魅力,在南傳和北傳佛學修行者之間架起了溝通和學習的橋樑。除了出版著作外,他的很多文章,發表在般若廣場、其它網站和媒體上。

苟嘉陵先生曾是美國佛教會的董事,目前是世界佛教青年會的般若廣場雜誌編輯和禪世界作者


著作

 


康龍哲:《活着真好》序言

 


《活着真好—佛教生死觀》跋

嘉陵居士在民國八十二年十一月,在生養他的台灣推出第一部弘法著作《做個喜悅的人———念處今論》之際,由於他對佛法的體證是我佛根本的教說,且其所弘揚的正法又特為時人在實際生活上所需,因此,刻時引起海內外學人的風從影隨。此後,陸續推出的《覺的宗教———全人類的佛法》、《我們要和平———緣起的政治觀》,更是以諦觀的慧見,以大慈大悲的菩提心,用出世法濟度世法,然後期望眾生能將受用於世法的法益,銷歸出世法,以圓滿生命的意義,而受到普遍的歡迎。

這不但讓嘉陵居士一本初衷的堅信,佛法對眾生的大用,是古今中外不昧的,更使他由此確立了弘法度生的志業,這不但是學人之福,也是眾生之福。如今,他依然不離世間覺的置身全球首屈一指的大都會紐約,並且在牽動全世界金融浮沉的華爾街,以高度專業的長才從事着金融的工作。只是在金錢帝國天天與金錢打交道的他,不但沒有財迷心竅的陷溺在錢坑中而成為逐臭之夫,反以其深於佛法的修為,等視眾生的生命底蘊,且在眾生生命長河的流轉中,明白的揭示出生死大事的中道義。

只要依佛法正而行,世法是養色身的憑藉,出世法是了脫生死大事的終極關懷。雖然嘉陵居士如實的領悟了這一切,但奔勞無端的眾生未必清楚,因此,既以度生為志業,那麼自覺覺他,期使眾生都能了得般若波羅蜜多,而再度推出新著《活着真好—佛教生死觀》。

「你就是你的所做」,只要本具佛性的眾生,願意在覺悟的前提之下成為覺者,進而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那麼我相信,即使這一生不大事成辦,只要由此種下善因,便沒有不得善果的。善果就是:「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究竟涅槃故,是為跋。時民國八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在芳川松之居。


《台灣佛教訪問記》

第三十五期 線上慧訊 訪本會董事苟嘉陵居士

編者:本會董事苟嘉陵居士於去年底回台灣做佛學講演,並連絡了不少和美國佛教會理念接近的佛教團體,交換了許多心得和意見。本刊特此對他做了一次訪問,將他的收穫和大家分享。

問:請問您這次回台灣,主要的活動是什麼?有何觀感?

答:這次主要是接受中華民國佛教青年會的邀請,回台灣做了四場演講。除了台北慕欽講堂兩天的兩場外,另外在嘉義和高雄各有一場。講的題目主要仍是原始佛教中四念處的修行,和我近幾年來努力的另一個方向 – – 佛法與佛教的現代化。

如果談到觀感,我想是很多的。最讓我感動的是見到不少佛教內年輕一代的道友,大家對教理、修行及佛教的發展皆有許多共同的看法。這是最令我興奮和鼓舞的。另外就是見到國內在佛教的現代化方面,有不少的進展,這也是很令我高興的。

問:您講到不少人有共同的理念與看法,可不可以請您多講一些?

答:最主要是見到教內年輕一代的菁英,越來越多的人已能頗深地理解佛教中原始教典的價值,及其和現代人生直接的關係。我想這部份要歸功於宏印法師多年來奔走於大專院校,向知識青年傳播印順法師人間佛教的理念及原始教典的重要性。這次在台灣南北各地的佛青會,我見到了黃崧修、黃國達、庄春江、呂勝強等對原始佛教有深度認知的同修。他們對許多事情的看法,會讓我覺得佛教日後在台灣的發展,是充滿希望的。佛法最難的,就是一種正而深的知見。他們的談吐與見解,和一般我在美國各佛學社團所接觸到的佛友,有相當大的不同。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透過和王靜蓉書信的連絡,這次回台灣去了仰慕已久的法味書院。他們有一群同修和一位馬來西亞來的曦比丘共同翻譯佛使尊者的着作,成就斐然。相信會對國內原始佛教的推動,有相當的貢獻。曦比丘也來參加我第二天在慕欽講堂的演講,後來一起乘車回去,在車上也交換了一些心得。他認為我若干的理念和佛使尊者十分類似。他也給了我不少南傳佛教的資料,並表示日後若有機緣,可來和美國的佛友結緣。可惜時間不多,沒有和他多談。但我相信將來若有機會請他來美國講學,一定會使美國佛友對正法的認識有所助益。法味書院目前已印行了佛使尊者的「人類手冊」,「一問一智慧」,和「解脫自在園十年」。有興趣的道友可直接和法味連絡。(注一)他們的書皆是結緣印贈,沒有在市場上流通。但是書的設計、印刷品質皆是一流的,不同於一般的結緣書。這顯示了作佛教事業者在各方面的素質皆在提高,也象徵了佛教的現代化在台灣已有頗多的進展。

問:談到佛教的現代化,可否請您講一講日前台灣進展的情形。

答:我想最大的進展是在佛教事業已走向專職化的道路。這次我去了佛青會和觀音線,他們已有一兩位的專職人員,而且不僅是有薪水,宏印法師告訴我就連一般公司的福利,他們也有,這是很大的進展了。我很高興台灣的佛教已走向專職化,在這一方面,我想美佛會還是需要努力的。

問:據您瞭解,這些團體是靠什麼財力支持呢?

答:觀音線是靠十方捐款。因為大家皆能了解並肯定他們的直接社會功能。但是因為傳統的功德思想仍然是教內的主流,故他們所得到的支持並沒有如一般寺廟那麼多。我覺得教內的思想家可以再多做些努力,去肯定並提倡一種更開闊、更符合大乘佛教入世理念的功德思想。使他們的功能更有力、人員更多,生活更有保障且無後顧之憂。(注二)

佛青會因為做的是講學等在文化上紮根的工作,故不像觀音線一樣為一般大眾了解。但因為有一些肯為正法現代化努力的出家人領導,故能夠藉助傳統佛教的力量,來為文化工作奉獻。宏印法師說他們一年辦一次法會來籌款,一年的開支就有着落了。我個人對於他這種能放下個人的供養來為正法的推廣奉獻的精神,十分敬佩。但畢竟能有他這種見識、格局與悲願的人,並不多見。

問:可否介紹一下觀音線是什麼樣的團體?

答:是在台灣近年發展出來用佛法站在社會服務的第一線,為有需要的人解除苦惱,提供幫助的團體。服務項目包括個別晤談、團體諮商、生活講座、禪學班和社會服務。他們的工作人員及講師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大部份皆有心理學或心理諮商的學位。我這次也抽空去台北松江路的觀音線和他們的工作人員及志工做了一些佛學討論及交流,見到了總幹事李憶微和護持組組長曾菱炤。他們有不少志工因為讀了我去年出版的「作個喜悅的人 – – 四念處今論」,所以問了不少四念處修行的問題。他們都覺得四念處的修行和現代人的生活很有關係,也能幫助他們社會服務的工作。這些是最讓我感到喜悅的事。我出國已十二年了,見到自已的努力仍能對親愛的祖國同胞們有一點貢獻,那一種欣喜,是難以形容的。

問:聽說您出版了第二本書,可否介紹一下?

答:第二本書是以原始佛教的修行理論為基礎,探討佛教的現代化。書名是「覺的宗教 – – 全人類的佛法」。我深深地覺得佛教在世間最需要發揮的功能,是使人類能自覺而逐漸走出「我見」的枷鎖,而能和平地相處,共同生存。但今天的佛教並未能有力地做到,這是很可惜的。因此我主張全人類的佛教應該逐步走向教理與修行方法整合的道路,使大家皆對四聖諦及八正道有一種深刻的共知共見,而使佛教能在人類文化中,更有效地發揮理性的力量。在書中我也嘗試性地提出了我個人以為佛教現代化的幾個原則,及現代人的在家五戒。這次在台灣的四場演講,有兩場就是在講這一個主題 – – 「覺的宗教」,探討佛教的現代化及普及化。

問:可否解釋一下您為何一方面推崇原始佛教,另一方面又支持佛教的現代化?難道沒有矛盾嗎?

答:沒有矛盾。原始佛教本來就是一個古印度文化的現代化運動,後來的大乘,事實上更是主張把佛法「覺的精神」普及和擴大,而在面上做不斷的現代化工作。故並不是我在故意提倡佛教的現代化,而是佛教本來就是一個不斷現代化的人類文化活動。我們這一個時代的人較「守舊」,缺乏開創的精神,忘了佛法的開展除了要守住祖宗的家業外,同樣重要的是要能方便善巧地適應現代人類的文化習性而有所調適和建立,這樣才符合緣起的精神。我以為當初的大乘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它一方面是一個原始佛教精神的「文藝復興運動」,另一方面又是一個有創造性而能順應時代的現代化運動。後來大乘產生質變,是因後來宏教的人不爭氣,沒有能掌握住這個權實互用的原則所造成的。並不是大乘本身的教法在本質上或原始佛教有何矛盾之處。這些看法我在「覺的宗教」一書中有詳細的探討。我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能逐漸促成佛教一定程度的整合,而更有力地在人類文化中發揮「覺的文化」的功能。

問:您這一次訪問台灣,回來後覺得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答:除了見到了祖國各面的進步,佛教現代化有了相當的進展,及教內精英的共知共識已逐漸在凝聚而感到很高與外,最主要的收穫是我見到了美國佛教會在組織的發展方向上,可經由明確理念之整合而團結內外的力量。美佛會過去僅守大乘尊重十方的原則,開放是很開放了,但開放並不代表有力量。而傳統佛教過去如果要有力量,就很難擺脫獨尊一宗、山頭主義的格局。美佛會在兩難之中一直嚴守尊重一切善法的傳統,但走得相當吃力。這次由宏印法師陪伴去台南妙心寺拜訪傳道法師,給了我很大的靈感和啟發。兩位法師皆是一方有成的佼佼者,而他們之間那一種水乳交融的親切,就像是一家人一樣。為什麼?我不禁自問。這一種關係,正是佛教需要的。我相信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法的知見上有深刻的共知和共識。他們在佛教思想上皆受到印順法師人間佛教理念的啟發,而在佛法上有開展和建立。而這一種「見和同解」所產生的力量是很大的。我相信「見和同解」是目前佛教仍須努力的,同時也是我對佛教現代化最主要的期望 – – 即希望各宗各派皆能體認到原始佛教中四諦及八正道的價值,並用其作為修行的基礎。

問:難道「人間佛教」或「原始佛教」不會形成一種獨斷的宗派思想或格局,而和美佛會或大乘的思想有所不符嗎?

答:我想主要的問題是在人而不是在法。部份宏揚原始佛教的人有頗強的排拒大乘的思想,我個人以為仍是對佛教整體發展的認識不夠,及自己對修行的體悟不深徹而造成的。我很希望大家(包括我在內)要能再深入,再調整,再出發。原始佛教真正的格局,是極開闊廣大的,只是若不透過修行,一般人較難在經論中分辨權實而已。將來我會由修行的立場去多探討一些為何原始佛教的修行和大乘在精神上是一體的。部派佛教的發展到後來有偏差是事實,但不能用其代表真正的「原始佛教」。就像大乘到今天也產生偏差而不能用其代表原始的大乘一樣。我希望將來佛教的發展要能做到不同宗派在異中有同,而且這個「同」是和修行及佛法「覺的精神」相關的。

問:您難道不覺得要做到這樣很不容易,而且阻力會很大嗎?

答:不容易當然是不容易,但宏揚正法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不過這次由台灣回來,我覺得樂觀了很多。因為我真地見到了不少人有相當深刻的知見,而且大家已越來越看出四念處在整個正法推行過程中的重要性。我希望今後所有佛教的宏法者,皆能有四念處覺觀的訓練,要能很清楚明確地講身、受、心、法每一個次第及其涵蓋範圍。只要這一個原始佛教修行的核心能掌握好,佛法「覺的宗教」的精神就能有力地發揚。問題是在於是不是有足夠的宏教者有這個原始佛教修行的訓練,而不是有沒有人會反對。宏揚佛法,我向來不怕有人反對,但我怕的,是自己對法的體認不夠深刻,格局不夠寬廣

問:有沒有什麼更具體的事,在短期內是美佛會能做的呢?

答:有的。我深深覺得在今天宏揚佛法,團結同道來共同合作是極重要的。像台灣的佛教青年會、法味書院、宏印法師、傳道法師、昭慧法師、曦比丘、淨耀法師等團體及個人,都是比較和美佛會在理念上接近的。他們都沒有權威型的人格和思想,不容易使其領導的團體走上崇拜及山頭的道路,這些人和團體,我們該加強和他們合作。

美佛會尊重多元,但在多元中仍可有一個自己認同的主題。我以為唯有如此,美佛會才能有力地走出一條宏揚正法的路。否則光是尊重多元,只能永遠站在一個輔助性的立場,這樣是不夠有力的。更何況當今人類的確存在着許多問題而需要佛法提供幫助,如何有效地使佛法能更深入現代人類的生命而提供幫助,當是每一位佛教徒的責任。

問:很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問。相信您訪問台灣的見聞,能給不少同修一些幫助。也希望您所盼望的理念,能逐漸得到更多同道的支持與認同。

答:謝謝您的訪問。最後我想補充一點的,是傳道法師推動編印的「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已經完成了。在妙心寺我見到了這一部結合了眾多心血結晶努力的成果。傳道法師用全職的薪資請了許多人,花了好多年的時間才完成了它。其特色是任何佛學詞句,除了有古典的資料外,也收錄了近代學者的相關論文節錄。印刷非常精美,紙質及編排都是專人精心設計過的,是近年來極珍貴的高級佛學研究工具書。我除了在此對傳道法師的貢獻做十二萬分的稱嘆,也特此讓大家知道,可與妙心寺連絡訂購。(注三)

◆注一:法味書院地址:台北市八德路4段50號4樓 電話:02-762-5994

◆注二:台北觀音線:台北松江路207巷64號二樓

電話:02-511-2248

◆注三:妙心寺地址:台南縣永康鄉勝利街ll巷10號 電話:06-237-5189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7.12.01-2018.01.05-MG